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狂热的谢尔盖,脸上出现了一种诡异的潮红,他已经激动的连气都透不过来,他执着的凝望着被车厢顶所遮蔽的天空,良久良久,可是他想象中穿透车厢顶部,那束将拯救他和小女孩于水深火热的圣洁的光,一直没有出现。

  “上帝啊,难道是我不够虔诚么?难道我犯下了太多罪孽么?可是我明明听到了您的召唤啊?”谢尔盖跪在那里,绝望的嘶吼,卡车的前方,驾驶室里的人,异常恼火的用胳膊肘猛撞了两下金属挡板,发出砰砰的撞击声,伴随着怒骂,安静,都快死了还不能让我们安静一会,要是想挨揍,我不介意用靴子好好满足你一下。

  谢尔盖终于彻底得绝望,他跪着爬向小女孩,铁链拖在车厢地板上,哗啦啦作响。小女孩依旧保持着那个往外递半块巧克力的姿势,她微笑着说“你……也……吃……”

  谢尔盖把脸靠在铁笼上,看着小女孩抽泣起来,他的眼泪就像是两条小河一样蜿蜒,他摇了摇头,“你吃吧,可怜的孩子,上帝已经放弃了我们,我们都要死了,我死不要紧,你还这么小,你就连巧克力都只吃过一次啊,上帝啊,该死的上帝,她只是一个孩子,她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命运!”

  谢尔盖泣不成声,他说话断断续续,他不时的吸着鼻子,就在这时,一只小手穿越铁笼的阻挡,轻轻擦拭掉他的泪水,她乌黑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谢尔盖此前从未见过的光,她细长的睫毛在轻轻晃动,谢尔盖突然觉得,自己不再愤怒,不再恐惧,不再绝望,不再忧愁,似乎一切负面的情绪瞬间都消失不见。

  自己好像是回到了农场,清晨躺在谷仓的草堆里偷懒,严厉的父亲故意装作找不到他,嘴里却轻声嘟囔着,别让我逮着你,母亲在厨房里欢快的忙碌,白色的炊烟从烟囱里袅袅飘散,朝阳从谷仓的窗户里照射进来,干草的清香溢满胸膛,被朝阳映照成金色的谢尔盖,他嘴角叼着一根干草,在睡梦中温暖的微笑。

  “谁……都……不……会……死!我……和……你!”白生生的小手,轻轻的抚摩着谢尔盖的头顶,她扯出浴巾的一角,轻轻的擦拭掉谢尔盖的泪痕,谢尔盖已经沉沉睡去,小女孩的眼神突然就变了,漆黑的眸子就像是刀锋一样锐利,就像是寒冰一样刺骨,就像是寒冬腊月里的朔风一样凛冽,就像是魔鬼一样残忍。

  她放下娃娃,看了一眼铁笼上拳头大小,异常结实的黄铜挂锁,那挂锁就吧嗒一声自动弹开,小女孩摘下挂锁,推开铁笼的门,弯着身子钻了出来,她赤着脚走在冰冷的地板上,宛如一个幽灵,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响。

  她走到熟睡的谢尔盖身边,谢尔盖倚靠着铁笼在沉睡,她小小的身体,只到谢尔盖的肩膀那么高,她踮起脚尖,轻吻了一下谢尔盖的额头。然后她费力的搬动谢尔盖的两只胳膊,她从两只胳膊的间隙里钻进去,钻到谢尔盖的怀里,她侧着头倾听谢尔盖的心跳,她眯缝着眼睛微笑起来。

  “这……就……是……抱……抱……好……温……暖……”她闭上眼睛,像是找到了母猫的小猫咪一样,在谢尔盖的怀里睡去。

  车身继续有规律的晃动,车厢里的橘黄色白帜灯摇来晃去,小女孩自出生以来,头一次睡得那么香甜,就像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她抱着谢尔盖的一只胳膊,就像是一只贪睡的考拉挂在了树上,谢尔盖的身上也有糖果的甜香呢,她这样想着,手中紧紧捏着那半块吃剩的巧克力。

  归途终于结束,卡车的后车门被咣的拉开,一个带着宿醉的士兵,走进车里,他一脚猛踢在谢尔盖的大腿上,他怒骂:“你这个娘炮,狗杂碎,到基地了,还睡得挺香,你就等着挨枪子吧!”

  谢尔盖在剧痛中醒来,他怀中并没有小女孩,小女孩已经回到了铁笼中,她歪着脑袋,抱着娃娃,耐人寻味得看了一眼那个踢人的士兵,那士兵俯下身子,一把薅住谢尔盖的领口,把他直接拎了起来,谢尔盖没有反抗,他转头看了一眼铁笼里的小女孩,他无声的说了一句,“上帝保佑你,孩子,我们在天堂里再见。”

  小女孩微笑着对谢尔盖摇了摇头,她奶声奶气的说:“谁……都……不……会……死!”这句话就像是闪电一样击中谢尔盖,他讶异的看着小女孩,他大脑一片空白,如同计算机当机一般,旋即他突然明白了一件事,这小女孩并不是被捕捉押送回来,她回到秘密基地,只是因为她想回来,她要替那些死去的动物们复仇!替她被鞋带吊死的母亲复仇!替她自己复仇!

  她复仇的目标,将是秘密基地内数以百计的科学家以及他们的助手,和数以千计的军人。

  谢尔盖被宿醉的士兵又踢又踹的离开了卡车,他脸色苍白,一直在哆嗦,他薄薄的嘴唇,一直在颤抖,他只是不停的重复一个词,上帝啊,上帝啊,这帮该死的科学家们终于制造出了真正的魔鬼,谢尔盖仿佛已经看见那片尸山血海,押送他的军人却认为谢尔盖是怕死怕成了这样,他更是粗暴起来,他拽着谢尔盖的铁链,就像是在拽一头猪。

  谢尔盖的第一站将是军纪处,在确认事件经过后,他将被单独囚禁,直到军事法庭开庭。

  带着口罩,穿着白大褂的科学家们随后出现在了车厢里,他们用一辆小推车装栽好铁笼,小女孩悠闲的盘坐在铁笼中,抱着她丑陋不堪的娃娃,她的眼睛滴溜溜的乱转,四下打量,她一丝一毫也没有紧张,她微笑仿佛正骑坐在旋转木马之上,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声音,死!你们统统都要死!

  基地内一片喧闹,许久不见的人们彼此微笑着打招呼,三个月餐风露宿的实验终于结束了,可以放松一下了,他们用憎恶的眼神看着小女孩,正是这个小东西让他们吃了整整三个月的苦,他们的眼神既不友好而且恶毒,仿佛那就是一只在下水道里泡的发了臭的老鼠尸体。

  一岁零三个月的魅魔顾汜,毫不在意那些眼光,她攥紧手中的半块巧克力,鄙视吧、憎恶吧、唾弃吧、没有关系,重要的是,我回到了秘密基地。妈妈,我回来了,我在您子宫里沉睡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的足够多了。

  还在母体里的我,能够体会到您的每一份紧张、恐惧、绝望与悲伤、我同样记得他们把我夺走的时候,你奋不顾身跟那些强壮的士兵搏斗,直至您被电棍电击,倒在地板上抽搐的样子,只是,那时候我还不会说话呀,妈妈。

  用鲜血来染红这个巨大的实验室吧,梦魇从这里开始,就从这里结束!你们拿走了属于我的一切,当然需要付出代价,这代价就是死亡,真是有些迫不及待呢。

  小女孩微笑起来,眸光却冷如霜雪。
  ============================================================================
  功课来了,大家看完帮着举手之劳顶一顶,谢谢大家,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