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被基地内众多人在背后称作沙皇的伊利亚,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他的傲慢,须臾之间,未来政坛炙手可热的大人物,已经沦落成了一只簌簌发抖的丧家犬。他可没有时间去考虑他的雄图大业了,曾经让他飞扬跋扈、可以肆意生杀予夺的权力丝毫改变了不了手术室内的力量对比,手术室已成绝地。

  瞬间死去的两个人,让伊利亚和剩下的人,完全丧失了反击的信心,他们曾无数次的看着铁笼里、手术床,解剖台上,实验体的颤抖、哀求、泪水、恐惧与绝望,也有不甘或者愤怒,通常临死前祈祷的概率比诅咒要多许多,那时的他们高高在上就如同踩在云端之上的神灵。

  “是……不……是……很……无……力?”虚浮在半空中的小女孩,轻声问道?她说话还是有些不适应,语速很缓慢,带着些奶里奶气。可是没有人感到可笑,她俯瞰着众人,她在微笑,那笑容却凄厉而忧伤。

  “求求你了,不要杀我,我有家人,我有妻子,我还有孩子啊,我的女儿四岁,小儿子才一岁啊,这只是一份工作,死去的那些人并非出自我的本意,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是他,是他的主意,他才是真正的刽子手!”伊利亚的人肉盾牌,跪在了自己散发着浓烈骚臭味的橘黄色尿液中,他磕头如捣蒜的求饶,他为了求生甚至指控起他的长官伊利亚。

  背叛一个人从来不需要理由,只看所收获的代价,与活下去相比,伊利亚长官什么都不算,背叛者跪下去的时候,伊利亚一直在拽他的领子,想把他拉得站起来,看着人肉盾牌指着自己身后的手指,他的脸色开始铁青,青得发灰,就如同手术室的地板一样。

  伊利亚没有丝毫犹豫,就下了狠手,他一把攥住那根正指向自己的食指,就像是掰断一根筷子般,狠狠的一拗,卡的一声手指就骨折了,伊利亚松手的时候,那根手指头翻转了一百五十度,诡异的指向了地板。

  人肉盾牌惨叫起来,就像是一只被放血的猪猡,他左手反手一肘痛击在伊利亚的腹部上,伊利亚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怂包跳起身,骑到伊利亚的身上,用手指完好的左拳痛击伊利亚的头部,他湿漉漉的裤裆看起来就像是一幅诡异的地图。

  小女孩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们扭打,她眨了眨眼睛,她歪着小脑袋似乎在倾听什么,她旋即微笑,又自顾自点了点头,然后她盘起双腿,居然就在半空盘坐起来,丑娃娃被她抱在怀里,她把自己小小的下巴颏搁在丑娃娃脑袋上,银色的刀轮在她左侧缓缓转动,有如一轮银日。

  “等救兵么?演戏么?呵呵,我就陪你们等又如何?”小女孩这样想着,事实上这正是伊利亚想出来的缓兵之计,在他的头号弟子死去的同时,伊利亚就按下了自己胸口上二十四小时不离身的信号发射器。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小心驶得万年船,基地最高长官伊利亚阁下,虽然对人命看得不怎么重要,但也是有例外的,那就是他自己的命。到任的第一天,伊利亚就抽调基地内最精英的士兵组建了自己的贴身卫队。信号发射器被激发时,那只二十四小时轮流待命的卫队将在最快的时间内赶来救他。

  这支卫队同样是伊利亚用于镇压任何异己的核心力量,他们执行命令从不打折扣,伊利亚哪怕叫他们去屠杀某个农庄,杀死八十岁的老人,孕妇与婴儿,他们也不会犹豫哪怕半秒钟,而这支武装到了牙齿的卫队正在赶来的途中。

  不得不说,伊利亚与尿裤子的怂包,演技颇为了得,打斗的时候拳拳到肉,砰砰声不绝于耳,也不知道是疼痛让他们打出了真火,还是对生命的渴求让他们在演技上不敢有丝毫马虎,总之双方鼻青脸肿,狼狈不堪。伊利亚那引以为傲的小胡子,都被对手撕去了小半撮,他鼻子里流出的血已经把胡子染成血红色。

  这场殴斗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不得不说科学家和他的助理们,体力确实是差了些,也就打了一分多钟,伊利亚已经反败为胜,他从被骑着打扳回了一城,现在是他骑着怂包打,可是他挥出去的拳头已经绵软无力,速度慢的就跟是地主的丫鬟在软绵绵的捶腿一样,不是伊利亚不想秀演技,是实在没了力气。

  手术室外由远及近的传来了无数沉重的军靴在狂奔的声音,伊利亚似乎见到了胜利的曙光,他的贴身卫队终于是赶来了。伊利亚身子一歪倒了下去,躺在了地板上,他的肚皮就像是丘陵一样高高坟起,他的呼吸就像是破风箱一样呼哧,他必须躺下,才能尽可能避开一会炸药炸开手术室大门的弹片。伟大的生物学家才不会死于流弹或者弹片呢!

  尖锐、刺耳的警报突然响彻了整个秘密基地,这警报就像是海啸一样冲击着秘密基地,基地内沉默了许久,无数个喇叭状的广播,同一时间响起:“一级警戒,这不是演习!一级警戒!这不是演习!非作战部队成员,原地待命!非作战部队成员,原地待命!擅自行动者,就地枪决!擅自行动者,就地枪决!禁止一切出入!逾越者,杀!”

  基地内所有作战人员都进入了高度的警戒状态,在基地的每一个角落都有相似的声音,那是在塞入弹匣,拉动枪栓,子弹上膛的声音。基地内的众多明暗岗哨也已就位,机枪黑洞洞的枪口俯瞰着基地,机枪一侧链接好了的弹链在灯火下闪着寒光,肩扛单兵火箭尖锐的墨绿色弹头直指天空。

  其余的非战斗人员,则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什么。人们面带疑惑的对视,试图想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自秘密基地建成一来,一级警戒从未发生过,只有一个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基地不为人知的最深处,他泡在齐腰深浑浊、恶臭的黑水中,他手紧紧抓住鸡蛋粗细的水牢栅栏,听到广播时,他喃喃自语,“终于还是开始了……这一次不知道要流多少血……该死的伊利亚,该死的伊利亚!”

  这人正是谢尔盖,他不住的用头去撞击栅栏,直撞得鲜血淋淋,他抓住铁栅栏的手在疯狂的摇动,人力终有极限,疯狂战胜不了那坚固,即便就算他能出去,也会因为违背一级警戒条例而被射杀,他终于绝望的闭上眼睛,瘫坐下去,黑色脏水几乎要溢进他的嘴里,他却浑然不觉。

  躺在地上装死的伊利亚长官,正在祈祷,祈祷在卫队破门而入之前,这个该死的小女孩不要提前动手,他用眼角的余光死死的盯住那缓缓转动的刀轮,他的心脏跳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像是台风中的雨点一样急迫。此时门外,卫队已经到达,滋滋滋巨大的电钻声已经响起,很显然卫队正试图在钢质的大门上打出一个洞,先确认手术室内的状况和伊利亚长官的安危。

  “援……兵……到……了……么?”啪啪啪的声音突兀的响起,盘腿悬坐在半空中的小女孩,她正挥动丑娃娃的两只小细胳膊,做鼓掌的动作。

  她看了一眼因为惧怕破门时被波及而在往后退却的砸门的助理,空气中并没有任何异状,那位助理突然就转身看向伊利亚,他扯下自己的口罩,他的双眸血红血红,就像是炉膛里的炭火一样。

  他就像是饿虎扑食一般猛扑向伊利亚,他的嘴巴大张,一口漂亮、洁白、整齐的白牙露在外面,他就像是训练有素的猎犬一般,一口咬住了伊利亚的左脸,有如破帛被撕开般刺啦一声,伊利亚脸上多了个鸡蛋大的血窟窿,血如泉涌。

  伊利亚疼的浑身的肥肉都在颤抖,他完全不理解,这之前还好好的助理,怎么会突然就变了疯狗,疯狗噗的一声吐出嘴里的皮肉,那血淋淋的肉块滑出一条弧线,落在地上。

  “你他妈的是疯了吗?”伊利亚尖叫起来,他一手捂住脸,一手试图抵挡那二次袭来的噬咬,第二口又是血淋淋的一块肉,这块肉来自右胳膊上,就连墨绿色的手术服也被咬去一块。

  秘密基地最高长官正在抵挡这完全疯狂的啃咬,电钻的声音却突然安静,伊利亚的尖叫响遏行云,从被钻透的孔洞间探入的一支蛇状摄像头,看到的第一幕,看到的是伊利亚长官就如同一个被疯狂家暴的弱女子一样无助,他尖叫的声音都带着哭泣的颤音。

  疼痛、恐惧、绝望、哀求、企盼奇迹的降临,面对死亡,高贵的伊利亚和他低贱、卑微的实验品并没有任何区别,他像是只蛆虫一样扭动自己肥硕的身体。

  小女孩舞动着丑娃娃的小胳膊,在啪啪啪的鼓掌。
  ===============================================================
  昨天没更,今天这章略长,三千字,大家看完顶顶,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