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唉,又有看官批斗我了,噢,不对,是批评,用词颇为痛心疾首,恨铁不成钢之意满溢。

  有说离题万里、画蛇添足的;有说前后落差太大,建议休息;有说你走入歧途了,批评当然是一件好事,只要批在点上,欢迎任何善意的批评。

  然后我们来掰扯掰扯这事,事实上类似的声音这是第三次出现了,第一次是写狗王佘天昆的栽跟斗,第二次是魔都猎手榔头的故事,第三次就是这个魅魔顾汜了。读者都是痛快爽利的人儿,大家希望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内容,很正常,作者却没有满足大家这种需求的义务。

  痛快爽利的读者们口味我知道了,就举个例子吃西瓜,甜蜜、多汁、一刀两半,勺子先挖当中那一块,怎是过瘾两个字能解释那种爽……可是水果之王却是榴莲,它有坚硬的外壳,有丑陋的外表,还有公众场合不能忍受的异味,爱者觉其香,厌者怨其臭。

  我举这个例子的意思,怕大家看不明白,所以解释一下,一本书是整体的,有如榴莲,近期部分可能是那坚硬的壳,也可能是你难以忍受的异味,而真正的美味潜藏其内。

  要衬托主角的伟大,莫过于对手的犀利,我说我在留伏笔,我在挖坑,我在为一个宏伟、广阔到五洋四海的战场在点燃引线,还需要剧透么?

  顺便一提,自96年至今畅销不衰的冰与火之歌,我买了前五卷,我遇到了跟大家一模一样的问题,我靠,怎么不给我看我想看的内容呢?看到血色婚礼的那一幕,我操,主角和女主角你都敢弄死?这五卷,洋洋近二百万字,我仍然没有读到我想要的东西,但这并不影响这套书在全世界的畅销,并不影响这套书的杰出,吊胃口同样是写作技巧之一。

  这当然不是说我和马丁大叔一样伟大,只是告诉大家,这次的批评不在点上,做为一个自负的讲故事的人,我不接受类似的批评意见,以后也请不要再重复类似意见了。

  众口难调,关于红潮四杰的这段故事,收获了最多的好评,也让部分看官难以忍受,是为记!

  最后一句,这不算更新^-^

  “我要这个基地,这是我出生的地方,也是我母亲长眠的地方,去替我夺取。”不要伤害谢尔盖,以及实验体,杀死所有敢于反抗的人,潘多拉计划从这一秒钟终止,我要成为这个基地的主人。”小女孩只是看了一眼中校索尔,索尔就明白了她的意图,他二度轻吻小女孩的脚丫。

  “如您所愿,大人!”索尔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狰狞,他舔了舔自己因为紧张而有些干裂的嘴唇,继而深深的一躬,他保持这姿势缓缓倒退了几步,转身大步就走。可是还没走出手术室,他又用比离去的速度更快的速度走了回来。

  “大人,您的安全?需要不需要我留下足够护卫的人手?”他小心奕奕的询问小女孩,他的眼光只敢看着那双光光的小脚丫,看着她的黑眼睛说话,那将是对主人的亵渎。忠诚于这个尚不及他膝盖高得主人,已经深深的烙印进他的灵魂。

  虽肝脑涂地、万死不辞,什么祖国、事业、前途、待遇,统统的滚他娘,我只效忠于强大的主人,我将为她征服她手指指向的方向,我将用身体为她抵挡每一颗子弹,我就是那头最忠诚的猎犬,让我咬谁就咬谁!索尔对自己这样说。

  “无妨,你去吧。”小女孩挥了挥手,之前的场景再一次重现,小女孩看着索尔中校离去的高大背影,若有所思。管控一个如此巨大的基地那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这个人或许是个适当的人选。

  这基地里能有人伤到我么?呵呵,或许只有那个成天下雨的伊万,或者那对双胞胎吧,那三个傻瓜,大概话都说不利索吧,我应该是最厉害的!小女孩一边想一边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孩子终究只是个孩子呀。

  手术室外传来了两声清脆的枪响,率众造反果然很难一帆风顺,索尔中校需要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杀鸡儆猴,当他提出要占领基地的时候,卫队的两位副队长率先提出了反对的意见。

  第一条意见是基地有武装战斗人员六千余人,将近四个团的兵力,精英卫队不过五百人,也就是一个营的兵力,以如此兵力去主动攻击其他武装战斗人员,等于送死,兵力对比达到了惊人的一比十二,这是痴人说梦。

  第二条意见,轻武器自然是卫队占优,可是重武器方面,卫队就有些可怜了,要靠轻武器去攻下那些配备了强大火力,且处于一级警戒的火力点,简直是天方夜谭,这就像蚍蜉撼树、蚂蚁吞象一样荒谬。

  面对这样的质疑与挑战,以及冷冷看着自己如同看到白痴般得眼神,索尔中校只做了一件事,扣动扳机。

  “还有人有疑问么?”索尔就像是狼王一般冷冷的环视四周,枪口青烟缭绕,四下里一片默然,两具尸体就横在地板上。没有人能够料想到索尔中校会这样不管不顾直接干掉了同僚。

  “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这个基地必须拿下,而且一定能够拿下!我不会逼着你们送死,我将第一个发起冲锋!我的尸体倒下去的时候,你们就可以举手投降了!你们这帮撅起屁股等着挨草的猪猡,你们这帮娘娘腔!”索尔中校厉声叫骂。

  精英卫队的成员们听到这样的羞辱,简直就像是被人把尿泼到了脸上,大家脸越来越红,喘气越来越粗,人群中突然就爆发出射击声,哒哒哒哒,那是冲锋枪扫射天花的声音,那人打完了这一梭子,粗豪的大吼起来,“老子可不是娘娘腔,中校,跟着您干了,不就是条命么,您都不怕死,豁出去跟您干这一票了!”

  人群里这种情绪迅速的传播开去,就像是一滴墨滴落进一盘清水,纯净的水迅速的变黑,又像是一滴火星掉进了干草堆,慢慢就变成红透夜空的燎原大火。

  众人在索尔中校的带领下,就像是发了疯的狼群一般嗷嗷叫着往外冲去,密集的枪声开始响起,惨嚎和哀求的声音也如潮水一样涌来,索尔中校领着他的精英卫队开始大开杀戒

  手术室里的小女孩,微笑着听了半天外面的动静,她摇了摇头,她心想,哪有那么难啊,我只是懒得亲自动手罢了,不过还是略微帮你们一小下吧。

  她再一次漂浮上半空,她闭上了眼睛,她的头颅高昂着,血红色的灯光从高处洒落,将她惨白的肌肤映照成了赤红,她在缓缓转动,以足尖为圆心,她就像是一个陀螺般自传起来。

  她的脸上有痛苦的神色,细细的两根眉毛紧皱在一起,她似乎是在努力的催动全身的力量,她紧皱的眉毛上方,额头的中间,出现了一点针尖大小的蓝色光点。那光点一点一点变大,慢慢从眉心处往外浮现,这蓝色近于焊枪喷射出的火焰,却又比那火焰要灵动许多,它摇曳而飘忽,璀璨而明亮。

  小女孩眉心处的蓝色的光点就像是火山一样开始爆发,这些光点彼此融合、拼接、延长,就仿若是有了生命一般,最后变成了一张蓝色的光网,它形如半个圆球,碗状倒扣下来,小女孩转动的速度在加快,额头喷涌的蓝色光点却愈加迅猛,那张网变得越来越清晰,它此刻骇然就是画满了经纬线的半个蓝色圆球。

  小女孩自传的速度愈发迅疾,手术室内像是刮起了飓风,体型沉重的伊利亚和那些手术器械都开始在地面上移动起来,呼呼的风声如魔鬼在嘶吼一样慑人心魄,已然绝望的伊利亚睁开眼睛的时候,依旧是吓到差点当场二次失禁。

  当旋转的速度达到顶峰时,那张网骤然扩张,它放大的速度甚至超过音速,它没有丝毫障碍的没入墙壁、天花、地板,任何物体都无法阻挡,很快,这张蓝色大网将整个秘密基地都笼罩在内。

  小女孩旋转的速度开始变慢,最终停下来的时候,她的脸色苍白如纸,她苦笑起来,果然是费力啊,这脑电囚牢,她的嘴角、鼻尖、眼角、耳朵眼,都渗出丝丝殷红的血迹。

  显然以她现在的实力,施展这样的能力,还是太过勉强了一些,她的大脑中却出现了一幅三维的地图,整个基地的建筑结构尽在掌控之中,地图的各个部份都漂浮着无数细小的蓝色光点,数量大概不会低于一万。其中最密集的地方,正是带着队伍抢夺基地控制权的索尔中校所在位置,地图上索尔中校队伍的四周,很多光点在迅速的黯淡下去。

  这每一个光点就是一条生命,在施展这个能力的同时,小女孩就如同雷达一样扫描了整个秘密基地,实验室,弹药仓库,水牢,后勤补给区域,实验体喂养区,待产孕妇区,车库,娱乐区,宿舍区,出入通道,还有最重要的是基地自外而内的五条防线。

  五条防线上越往内火力越强大,索尔的精英卫队开始停滞不前,似乎啃到了硬骨头,被强大的火力压制的动弹不得,他的面前是品状的三个火力点,确实是有些麻烦,不过不着急,小女孩这样想着。

  她闭着眼睛默数了一下火力点的数量,第五道是48个,第四道24个,第三道12个,第四道8个,第五道4个。越往内防守火力越强大,总共96个明暗火力点。

  每个火力点战斗人员是四名,就都拔了吧,若是补充人员还能再度使用的话,也是件麻烦事!

  96个火力点中,出现96个倒霉鬼,在同一个时间,他们悄悄的后退到弹药储存处,他们还在同一时间拉开了拉开了手榴弹的引信,数秒钟后,96个弹药储存处同时爆炸,96个火力点统统在惊天动地的爆炸中飞上了天。

  整个基地都在剧烈的晃动,就像是飓风里的航船,手术室里灯忽明忽暗,伊利亚就像是甲板上得一只木桶,时而往东,时而往西,他被同样滑动的器械撞的死去活来。

  小女孩漂在半空中,微笑的看着发生的一切,最高长官,简直就是个笑话,我才是这里的真正主宰,她擦去脸上的血迹,然后冲着伊利亚的方向,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枪声、爆炸声、惨嚎、火光、此起彼伏,飓风开始肆虐,扫荡一切阻挡它脚步的生灵,基地的某个角落,一封密电趁着夜色疯狂的飞往克里姆林宫,信上只有八个字。

  潘多拉计划已失控!
  ============================================================================
  又是近三千字的长章,看完大家顶顶,谢谢,祝大家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