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必须说利用谢尔盖的家人做为谈判的筹码,这是一个相当卑劣、无耻、阴损、缺德的下流招术,但是很有效。克格勃头目切布里科夫此后与基地叛军派出的谈判代表索尔中校进行了一系列谈判,并最终得到了皆大欢喜的结果。

  苏联当局如从前一样继续对秘密基地进行资金与弹药、药品、食品的补给,做为回报,克格勃所辖的秘密部门多了一个,该秘密部门被命名为“红潮”这个组织将由索尔中校担任最高长官,以精英卫队的叛军充任骨架,他们在基地内的叛变与屠杀将被既往不咎,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对索尔中校与卫队效忠的实际对象沉默不语。

  这当然也体现了克格勃首领切布里科夫的狡猾或者说是高明之处,总统要求的是国家必须掌握四个强大的基因变异人,恩,现在他们属于国家,但是他们更属于我,脏活累活都干了,到手的金卢布可绝不能从指缝间溜走。

  索尔中校交出了第一手的实验室绝密资料,当然也交出了那枚核弹,至于有没有复制且流落在外的绝密资料?切布里科夫并不想知道,他甚至问都没问,谈判的技巧在于彼此妥协,他是轻装简行,冒着生命危险来到秘密基地与对方谈判,这体现了他的一片赤诚与好意,不给对手退路,就是绝了自己的生路,这道理切布里科夫非常明白。

  至于以后泄密?呵呵,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需要操心的也不是他切布里科夫,他早就退休了,况且潘多拉计划的拟定与执行人,正钉在十字架上惨嚎呢,伊利亚这狗杂碎,真是把天都捅了一个大窟窿啊。他倒并没有被那凄厉的惨叫所吓倒,克格勃总部地底的密室里天天都能听到类似的声音。

  谈判的难点居然出现在对剩余的实验体婴儿,以及待产孕妇们身上,这有些出乎了克格勃头目的预料,叛军要求将待产孕妇送回她们的家人身边,切布里科夫摊着手表示这无法办到,因为这些女人送回家就意味着多了无数个可能会爆出人体实验丑闻的信息源头。

  对此索尔中校给出了折衷的办法,他表示可以删除这些女人的记忆,事实上他也确实办到了,他的主人魅魔顾汜,如精准的手术刀切除肿瘤一样,删除了这些女人被政府特工绑架以及在基地内被囚禁的这段记忆。

  最高明的拷问或者催眠专家,也无法从这样的对象身上获取到任何有价值的消息,切布里科夫小心奕奕的让随行的克格勃人员反复测试过好几位孕妇之后,才确信记忆确实是可以被删除的。

  这倒是有些让他后怕,假如哪天赤身裸体的出现在街头,大脑一片空白,连自己是谁已经遗忘,这该是多么凄惨的下场,由此他对谈判对手的尊重又上升了一大截。

  将这些受过长期人为蓄意核辐射的孕妇送回家,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因为后续出现的疾病或者畸形,将让她们痛苦终身,或者在未来失去生命。但是即便如此,也要让她们和家人在一起,这是当时基地主宰者魅魔顾汜的意志,哪怕只有一秒钟可以感受到家人的温暖,也胜过任人鱼肉。

  实验体婴儿更难处理,大部分都患有核辐射引发的疾病,各种癌症、白血病、器官畸形,这意味着他们很快会陆续死去,而寻找他们的家人也异常困难,伊利亚不仅杀死了这些分娩后的女子,更是彻底销毁了她们的尸体,与档案资料。

  通过比对DNA来寻找亲人,在八十年代几乎没有可能,这部分实验体留在了秘密基地,他们绝大部分没有活到苏联解体的那一天,他们生于那,他们死于那……

  而苏联则从此多了一张王牌,这张牌轻易不出手,出手必定是血流成河,天崩地陷,这张牌的名字就叫做“红潮”那四个基因突变的孩子,现在被人称作“红潮四杰”

  故事至此嘎然而止,这一段讲述堪称惊心动魄、波澜壮阔,我手指间的雪茄已经自动熄灭,前苏联政府的惨无人道和小女孩血洗秘密基地的惨烈都让我难以平静,并不算第一流势力的红潮都已然如此犀利,磐石和圣盾又将会强大到何等地步?

  这个长长的故事跟我泡着的绿色液体又有什么关系?红潮四杰的双胞胎又有什么样的异能?那小女孩是中国人这背后又有什么样的牵绊?我脑子里塞满了一个个问号。

  “你听完了这个故事,现在有何感想?”老乌贼问我。

  “黑暗的世界实在是太过广袤,人体也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了,强大的敌人多的超乎我的想象,我……”我已经无话可说,我有些气馁,这样的对手如何战而胜之?

  “气馁了?绝望了?”老乌贼冷冷的打量着我,他的眉毛一高一低,眼里全是鄙夷,“想当年领路蛇信,赤手空拳,形单影只,有谁可以倚仗?今日之渡者六道又怎样?威名赫赫,江湖上谁人敢小觑?你气馁个什么劲?”

  “万丈高楼平地起,再说了,就你这废柴,值得人家出手么……狮子会去捕猎一只苍蝇么?我这话你还别不爱听,你真别好高骛远,什么时候你能在杀手界如那骨灰盒一样小有名头了,能扛着杀手之王的榜单行走了,说不定啊,人家会看你一眼……还没学会走,倒想着飞的事了,呸!”死老鬼嘲讽模式一旦开启,几乎不需要技能冷却的时间。

  “这液体到底什么来头?”我用手掬了一捧那绿液,直勾勾得看着他。

  “说了半天基因变异的事,这液体自然跟基因有关,它所蕴含的科技水平,远远超越了目前地球的最高科技水平,你看强大如地球二级之一的前苏联,也只是在暗地里摸索着使用核辐射产生基因突变,而成功几率简直低到让人发指。这缸液体除了治愈,它最大的用处是复制,当然你也可以叫做克隆。” 老乌贼的态度开始变得严肃。

  “克隆你肯定不懂。”老乌贼鄙夷的摇晃着手指头,“西游记里的孙悟空,拔一把毫毛,变出一大群猴子来,这样就便于你理解了吧?”

  我无奈的点头,又被死老鬼插了狠狠的一刀,不过确实理解了。

  “这缸液体第一个功能是治愈,也就是说你只要没有真正的脑死亡,只剩一颗头颅,也能将你治愈,第二个功能,就是即使你脑死亡,带回来一根你的头发,就能复制出一个外表与遗传基因完全相同的你,但也仅此而已,新生的个体没有你的记忆、没有你的情感、没有你的个性、没有你的行为方式,他仅仅是一个跟你完全相似的陌生人罢了。”

  我吓了一跳,立马在那银色容器中寻找自己可能掉落的头发,我的本能告诉我,多一个完全相同的自己,绝不是什么好事。

  “那是二级功能,暂时没有办法开启,这只是蜘蛛和我的分析与推测。破开这东西自带的操作系统密钥,非常的难。看把你吓得,怂货!”

  “……”我停止搜索,脸红耳赤。

  “关键是可能还存在有第三级功能……”老乌贼的镜片后的眼睛,贼亮贼亮,就像是盗墓贼打开了棺材,被珠宝晃的眼花缭乱的样子。
  =======================================
  功课来了,大家看完顶一顶,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