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这第二级功能已经足够骇人听闻的了,我下意识的抓挠着自己的头发,我在脑子里想象一根头发将是如何复制分裂出另外一个我,而这个过程又需要多长的时间,复制出的是一个婴儿,还是已经发育成熟的我?这个复制体应该算是我的兄弟,还是我的子嗣?假如有相同的生长环境,以及经历,复制体的个性与行为方式是否会和我无限趋同?遗传与环境究竟哪一个对成长更利害攸关?

  这些难题或许只有真的复制出一个人类才会有答案,这要是复制一百个领路蛇信,都跟他本人一样厉害,啧啧啧,在这豪华阵容面前,红潮算什么里个东东,磐石、圣盾又算什么里个玩意!想到这,我简直有些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嗨……嗨……想什么呢?”老乌贼很不爽,他对我怒目而视,他卖关子卖了一半,却没人接话茬,直接把他晾在那了,这让他非常难受。

  “……”我欲言又止,怕死老鬼骂我,我只好擦掉嘴边的哈喇子,“那个是男人,就撑住一百秒,就那个可以改变重力的房间和这个是不是同一地点挖出来的?”我轻轻拍了拍银色容器。

  老乌贼左手拈着山羊胡子,右手突然猛一拍大腿,给我吓了一大跳,我那胳膊肘都挡在脑袋前面了,我以为死老鬼要揍我,却见他嘴里念念有词,“难得啊,难得……”

  “什么难得?”我这才放下胳膊,问了他一句。

  “你这榆木脑袋,居然有问到点上的时候,难得啊,难得……”老乌贼一副唏嘘不已的样子,这看着像夸我,简直就是啪啪啪的在打我的脸,我决定保持沉默,你丫爱说不说,小爷绝不再配合!

  我跟老乌贼对视了许久,大眼瞪着小眼,我不说话,他也不说话,好,今天就看谁耗得过谁!我俩就像是窄巷里迎头撞上的两个人,谁都不肯后退,实在是无聊,我开始数他的山羊胡子玩,一根,两根,三根,四根,五根,六根……

  “你小子不许数我的胡子!你没胡子,我没得数,这不公平!”老乌贼有点急眼了,他用手挡住胡子不让我数,好像谁稀罕数一样……

  “你不往下说,我可回家做饭去了,你今天连上四道菜了,也够意思了,我家里可还有个小姑娘要吃饭的,这会几点了?” 我站起身打算开溜,我浑身上下就一条内裤,我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所以是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你滚,你滚,我还偏就不说!”老乌贼气得吹胡子瞪眼睛,我心想不说拉倒,我站起身,满身的绿液就像是水银一样往下滚落,液面一下低下去一截,只没到我的膝盖处,浑身上下却没有半点水渍,我小心翼翼得提起一只脚,待得脚上的绿液褪尽,再跨出容器外,另一只脚也如法炮制,这要溅出一滴来,那死老鬼不知道得心疼成什么样……话说回来,这能救命的东西,也真是不舍得糟践。

  我穿衣服那会其实心里特盼着老乌贼拦我一下,我也就就坡下驴了,我心里其实相当好奇,就跟虫子在心里挠一样,我先看了一眼手机,时间才下午两点钟,离饭点还好几个钟头呢,转头再看老乌贼一眼,他翘着二郎腿跟那晃脚呢……“我可真走了……”

  “滚!”他回答的相当干脆,给我气得转身就走,不说拉倒,可是真的好想知道啊,能改变重力的房间,其神奇之处怕是也不下于那缸救了我命的液体,第三级功能难道是安全的诱发基因突变?

  我眼看着就要走出去了,身后传来一声很无奈的叫喊,“回来,回来……”我大喜过望,大步流星的走了回去,死老鬼终于是憋不住了……

  “接着说,接着说……”我在老乌贼旁边蹲下,他一脸无辜的看着我,“什么接着说?我让你回来是告诉你,你看到听到的一个字都不能漏出去,你可以接着滚了……”他指了指门口。

  “……”我的脸涨得血红,真想一口老血喷他脸上,到底还是斗不过他……我心里暗骂三字经,这心理学博士真是不白给啊,又玩了我一把!我二度走到了出口处,“回来……回来……”

  “又干嘛……”我就站在门口那回答他,死老鬼登时哈哈大笑,笑得眼镜都顺着鼻梁往下出溜,他得意洋洋的说:“跟我斗,你还嫩点!赶紧滚回来,接着说啊,我这话匣子打开一半,也挺难受的……”

  我刚想说小爷不听了,他的表情立刻就变了,那表情整个就是站在鸡窝边上的狐狸,狡猾而阴沉,我随即想到,今天这带你飞翔、护短乌贼的怒火、是男人撑住一百秒,我后背凉飕飕的在飚冷汗,这小命还捏他手里呢,不服不行,我只好走回去,二度在他身边蹲下。

  “算你识相,哼哼!还有点脑子,不然就给你开小灶,加菜了!”他阴阳怪气的叫嚣,我无奈的点了点头,“您接着说,您接着说……”

  “史前文明,你听说过没有?”老乌贼问,我摇了摇头,我确实一无所知。老乌贼长吁了一口气,他看着那银色容器,“这或许就是史前文明存在过的证据之一,当然也可能是外星文明曾经造访地球的证据,首先可确信的是,他们有着跟人类相似的体型与外观,不然这个容器不会是这个大小与形状,其次就是他们拥有远超当前地球的科技与文明。”他神色复杂,唏嘘不已。

  “史前文明和外星文明无法确认么?”我问,这个答案虽然震撼,但我是亲身领略过神奇之处的,这让我有了些思想准备。

  他缓缓摇了摇头,“这个容器跟那个可以改变重力的房间,都是穿山从地底深处挖掘出来的,在不同地点,年代也不一样,这两样东西的操作系统使用的文字与语言也各不相同,事实上,据我所知,地球上的国家可能都挖掘到过类似的物品,但各国政府都选择了秘而不宣,设为最高绝密。”

  “要是能去偷来,岂不是发达了?”我这话压根没过脑子,这类设为最高绝密的东西肯定是藏匿的极为隐秘,且防护严密,偷出来,岂不是痴人说梦……

  “你就这点好,敢想,蜘蛛最近黑进了越共总书记农德孟的个人电脑,还真得获取到了一件类似物品的信息,以及保管地点,我想用不了多久,渡者六道就要干一票大买卖了,既然是越南,无妨肆无忌惮的大闹上一场,嘿嘿。”老乌贼笑吟吟的看着我。

  我顿觉一阵晕眩,眼前有无数个小星星在旋转,这渡者六道还真是胆大包天啊,这样的事,我只是想想罢了,渡者六道,却打算真的付诸实施……

  “越南政府所拥有的那件东西有什么功能?”我问。
  ===============================================================================
  功课来了,大家看完帮着顶顶,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