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你猜猜看……”死老鬼又来了,对话又再次进入了卖关子和吊胃口的惯例,这老头有时候真的就跟孩子一样,就算小婷都比他懂事多了,老谋深算和稚子童心居然能如此神奇的结合起来,这也真是咄咄怪事一桩。

  “你就饶了我吧,就我这点见识,猜也白猜……”我求饶道。

  “没劲,真没劲,太没劲了!”老乌贼开始抱怨,他沮丧的耷拉着脑袋,一副心灰意冷的样子,一边偷偷用眼角不时的偷瞄我一眼,一副我欠了他糖没给的惫赖样子,倒是让我有些不忍心。

  “那我猜……我猜还不行么……”我开始浮想联翩,我首先想的是,我自己最想拥有的超能力,我在飞翔和隐形、刀枪不入、长生不老、点石成金之间来回摇摆了许久,各有各的好处,真是让我一时难以抉择。我开始掰着手指头,计算每样能力的优劣。

  “你是不是特想拥有隐形的能力?这样就能溜进女澡堂子,安安静静的一览春光,既不会被人发现,更不会被人追打得连逃九条街?”死老鬼在我严密计算的时候突然就插了一句话,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回了一句,你怎么知道的?

  说完我就立刻后悔了,脸上像是有一把火在贴近了细细的炙烤,额头上的汗都下来了,这事自己心里阴暗一下,嘀咕一下,没什么,说出来可就丢脸了……太下流了,连我自己都在蔑视我自己的人格,下流!无耻!卑鄙!这要让蜘蛛知道了,我想都不敢想……

  我没有等到预料中的嘲讽与威胁,老乌贼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他说:“男子汉嘛,就该有点梦想,就是跟你想象中的春光无限可能不太一样,公共女澡堂子里,简直是噩梦啊,菜刀,别的先不说,大多都是大婶大娘老奶奶,年轻漂亮的辣妹压根看不到,你满眼都是那发福臃肿的水桶腰,干瘪下垂平的像门板似的屁股,两个空面口袋一样的胸脯,下边的那什么都是花白的……呃……呃……”

  老乌贼不断发出干呕的声音,我用膜拜的眼神看着他,这死老鬼还真干过这缺德事……这似乎成了他的噩梦,每想到就会引发干呕的条件发射。他擦了擦嘴巴,直起腰来,叹口气,他冲我说:“这事你可得替我保密,传出去,太丢人了……”

  “必须的!”我一拍胸脯,为了表示决心,使的劲大了点,肋骨都差点拍断三根,我之所以满口答应,是对他的佩服所致。这真是色狼界的前辈啊,不但以身犯险,还传授这用血和泪换来的经验给我,这得让我少走多少弯路啊……何其无私!壮哉,老乌贼,伟哉!老乌贼,实乃狼界英烈啊,都落下终身的病根了……

  “那什么,我觉得吧,你在作案地点的选择上有值得商榷的地方……”我说,我这话音刚落,老乌贼就一拍大腿,“说得对啊,我当年就是太过草率,你以后一定要吸取这个教训,我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去公共女澡堂,可不是他妈的老菜皮乌泱乌泱的么,当年去纺织厂女工澡堂就好了,那年轻姑娘多的是!这头一回真是噩梦啊,落下病根了……”

  老菜皮,魔都俚语,年华逝去的老女人,都可以称为老菜皮,偶尔可用于嘲讽比自己岁数大的女人,凸显自己年轻。

  老乌贼依旧在痛心疾首,就差涕泪横流,青春的梦想在实现的同一瞬间就喀嚓的碎裂,说来也确实是让人心碎与忧伤。我看着也心有戚戚,等等,怎么聊这来了……

  “越南,越南……”我试图把话题导回正途,老色鬼,老脸只是略微红了一红,若无其事的打着哈哈,“一时忘情,一时忘情,哈哈,这对美丽事物的欣赏能力,是人之常情呀,你说呢,菜刀!”他用殷切的眼神看着我,我只能点头。

  男人之间,假若同时拥有同样的恶趣味,彼此之间的距离会很快缩短,喝酒、抽烟、好色、烂赌、打架等等莫不如此,在一起学雷锋建立起来的感情,跟一块缺过德完全不能相比,老乌贼看我的眼神里已经是满满的识英雄,重英雄,相逢恨晚,惺惺相惜的意味。

  “越南政府持有的这件物品真的是隐身衣?”我问老乌贼,他扔过来一枝雪茄,依旧沉浸在他那悲催的记忆中,无法自拔,我只好一屁股坐在地上,陪他吞云吐雾。

  “你说我去买间公寓楼怎么样?我装修得弹眼落睛,然后浴室、房间里统统装上摄像头,专门租给单身漂亮姑娘们,你说我这主意怎么样吧!”他用的完全是征求狼友意见的口吻,就等着我附和与赞同,我内心感到一片深深的无力。弹眼落睛,魔都俚语,漂亮得让人眼珠子都掉下来的意思。

  “钱你是不缺的,这个我知道,穿山几个,我估计也没多大意见,要瞒过蜘蛛估计悬,蜘蛛知道了,那避役也一定知道,避役肯定往死里收拾你,蛇信什么态度,我吃不准……”我说,我只能给他大打了一通太极拳,这老头有点魔怔了,噩梦般的偷窥经历是巨大的内心创伤,难以愈合。一提到避役,老乌贼终于冷静了下来,他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直接蔫了。

  “说得有道理啊,那小姑奶奶不得收拾死我啊……冲动是魔鬼,冲动是魔鬼!”老乌贼有些后怕,“刚刚说哪了?”

  “越南……越南……隐形衣……”我回答。

  “就是隐形衣啊,蜘蛛说,这件东西落入越南政府手里时间并不长,据称不仅能够骗过人的眼睛,在摄像头拍摄的画面中也能做到无影无踪,不仅如此,微光夜视仪,甚至红外热成像技术也发现不了它的踪迹,它甚至不是一件用于穿着的衣服……”老乌贼毫不吝惜赞美之词。

  “不是衣服怎么隐形?”我很纳闷。

  “它只是一枚小小的宝蓝色胸针,它能制造出一个光线可以通过却无法发现佩戴者的奇异空间,这个空间隔绝一切窥视,微波、激光、红外线、电磁波或许红潮那个魅魔的脑电波也同样可以屏蔽,这东西对于刺客而言,简直就是锦上添花,妙不可言哪,它可以让你最大限度的接近目标,一击即中,纵使不中,要全身而退也是易如反掌,你明白我意思吧?”老乌贼的镜片反射着灯光,晃的我眼晕。

  “我明白,这大概是比五行遁法更为高明的科技,没有使用的限制,任何一个普通人拥有了它,都具有了巨大的杀伤力,它比断路穿山的土遁更容易隐藏自己,也更难被发现。”我说。

  “说的好,有了这东西,你就算扒在莲蓬头上看漂亮姑娘洗澡,她也照样发现不了,她会放肆的放响屁,抠鼻子,剃腿毛,所以这东西,不管闹到天翻地覆,也必须到手,这将是渡者六道的一张王牌,一个杀手锏,冰冷的枪口贴近太阳穴之前,敌人不会发现我们,所需要的,只是扣下扳机!”

  怎么又绕回偷窥女人洗澡了……我再度觉得深深的无力……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动手?能带上我么?”我问老乌贼。
  ===============================================================================
  交功课了,大家看完,举手之劳顶一顶,谢谢,么么哒^-^祝大家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