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这女人对于如此剧烈的恶臭几乎没有丝毫的反应,这是天赋异禀,还是长期工作在这个环境内的人体自我进化?我弯着腰一直吐,一直吐,一直吐,简直要把苦胆都快吐出来,朱颜则笑声不断的站在一旁看着我,护目镜后的眼睛里一派的幸灾乐祸,我无暇他顾,酸液灼烧着喉咙,鼻孔中充斥着又酸又苦的气息。

  那恶臭还是一阵一阵的袭来,每每当我自认为吐无可吐,要止住呕吐的时候,那恶臭就让我的胃再度痉挛,我扑向水槽,想用水清理一下自己。打开水龙头,流出来的却不是水,那液体散发着刺鼻的气息,居然是消毒液。

  水槽紧挨着透明的玻璃,长有二米多,外观看不到任何水管,我估计可能是隐蔽在黑色孔状钢板的下面,一共四个龙头,我一个个打开,万幸仅有两个是消毒液,另外两个则流出了清水,消毒液刺鼻的味道这时闻起来,简直有如异香扑鼻。什么玫瑰、百合、桂花、麝香、薄荷、薰衣草统统见鬼去吧,这消毒液对我而言就是当下世间最好闻的味道,有效的稀释了那有如生化武器一般的尸体恶臭。

  我把帽子和护目镜摘下,把水龙头开到最大,我像是离水很久的鱼一样,一头扎进水里,冰冷的水顺着头发肆意流淌到脸颊上,顿时一阵清凉。奔流的水似乎暂时将我和这个世界隔离了开来,有效过滤了有如附骨之蛆的恶臭,我大口的呼吸,象火一样滚烫的耳廓在渐渐冷却。

  我转过头用嘴去接水,好好的漱了漱口,再清洗了一下衣服上的呕吐物残留,转过身去,吓了我一大跳。那朱颜居然就站在我身后,一只手高高托在我面前,带着白色手术手套的纤巧掌心里躺着一颗樟脑丸大小,色泽青翠欲滴,散发着莹润如玉般光泽的丹药,那丹药散发着一股幽幽的香气。

  “这个叫做‘蔽瘴丹’,老曹头出品,货真价实,童叟无欺,你把它赛进口罩里,嘻嘻…… 老曹头关照的,一定要等你呕吐完再给你……”朱颜贼忑兮兮的笑道,窄窄的肩膀不住耸动。

  我没好气的接过来,心底一股无名恶火汹涌的燃烧起来,又是老曹头!!!这死老鬼简直就是捉弄人有瘾,也不知道他是住在那曹公馆太过寂寞还是怎么样。我对于老曹头而言简直是天上掉下来一块馅饼,砸在他的圆脑袋上,如同一个送上门的大好玩具。这死老鬼左一次右一次的给我设套,要不是顾虑到他那一身深不可测的本事,我真想打上门去,砸碎他的黑框眼镜,打破他的鼻子。这朱颜,好好一个姑娘家,居然跟他串通起来搞如此可恶的恶作剧。

  把耳侧吊着的口罩拿下来,我仔细一瞧,正中的位置有个小小的暗袋,恰好能放下那“蔽瘴丹”,我将丹药放进去,重新带上口罩,这个世界完全变了样,顿时对我友好了许多,恶臭似乎就像耗子一样被赶出了这个房间,呼吸间,只有丹药散发的幽香,我深呼吸,那幽香就像丝线般丝丝缕缕窜入肺部,沁人心脾,连脑子都清醒了许多。

  “你别拿你那死鱼眼睛瞪着我,老曹头就是这么个人,损人不利己,无利也起早。这‘蔽瘴丹’却也珍贵的很,二十四味珍稀草药制成,清道夫们要买的话,三万一颗,不折不扣、言无二价。他这退路乌贼实在是名不虚传,诺大个魔都,泱泱几千万人里能造这‘蔽瘴丹’的也就一个老曹头。”夸完老曹头,朱颜耸了耸肩,一副这恶作剧与她无关的样子。

  我倒吸一口凉气,三万一颗……贵的简直惨绝人寰令人发指,我顿时有些惊惶失措,那老曹头生性薄凉,上次那套骑马耍球杆的衣服扣了我一千,未来三年每月两千的生活费,我就不吃不喝,也要还一年零三个月,刨去吃喝、房租的话,这三万要还到什么时候去……

  这恶臭会不会闻着闻着就习惯了,这三万一颗的“蔽瘴丹”老子实在是用不起。倘若要是欠了那老曹头的债,那可就真够我喝一壶的了,怕是他又有无数花样翻新、层出不穷的损招等着我,我正自胡思乱想。

  “老曹头说了,知道你是穷鬼,看丝瓜面子上,这‘蔽瘴丹’白送不要钱。”朱颜憋不住的偷笑。

  我则如释重负,长出了一口气,暗自庆幸不用在忍受生化武器级别的恶臭与背负巨债之间进行抉择,要做出这样的选择无疑是痛苦且艰难的。

  “咱们拿这尸体怎么办?”我问。

  “是‘我’拿这尸体怎么办,你能怎么办?你一个什么也不懂的蠢货,站旁边看就好。”朱颜一句话差点噎死我,我没有搭话,只能静静的看她。

  她在不锈钢矮柜之间逡巡,不时打开或者关闭柜门,随意拿起一件器械端详很久又放归原处,那神情就像新婚的妻子柔情而甜蜜的替丈夫挑选衣物。那些金属的怪兽,默不作声的展露着自己的利齿,锐利的锋芒处闪烁着寒光,它们似乎在等待主人的召唤,等待着饱食肉、血、骨头、内脏的盛宴钟声。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静静流逝,朱颜终于选定了一把雪亮的刀,刀的长度约一尺半,狭长锐利,象牙白的原色木柄,刀柄与刀刃的结合部位包裹寸许长的铁皮,漆黑发亮。近柄的刀身上手工雕刻了四个字,雕的是“正本手作”,这四个字显然是书法家的作品,笔走龙蛇,苍劲有力,好漂亮的一把刀。朱颜轻轻挥动那刀,轻盈如草叶上飞舞的蝴蝶,又像指挥家在舞动指挥棒。她不住的点头,显然是非常满意。

  很久以后,有一次朱颜跟我赌酒,让我猜一猜她这把刀的价格,我自然知道要往贵里猜,狠了狠心,跺了跺脚我猜了个三千,这已经是我脑子里的高不可攀的天价,她却摇了摇头,嘴角撇了一撇,指了指我的酒杯,我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她吐出轻飘飘的两个字“美金”。

  她握着刀,走向那尸床,走向那个生前叫做胡鹏的连环强奸幼女犯,她走到尸床左侧,左手一把准确的抓住胡鹏那紫黑色的腌臢物事,右手的刀顺着根部往里一切,然后再向上一挑,那每一个男人最为宝贵且引以为傲的物件,就此与它死去的主人再无瓜葛,漆黑卷曲的丛林依旧茂盛,丛林下面是一个拳头大的紫色窟窿,并没有鲜血流出。这杂碎现在有了两个菊花,我恶意的想着,我此刻竟然有一丝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