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小婷并没有回答我,她扭头就跑,跑得咧咧趄趄差点跌倒,就像是一只受了伤的小鸟,她关上房门,就像是回到了从前在孤儿院时一样,她一个人躲藏进黑暗里,似乎只有黑暗才是她真正的朋友。

  我叹了口气,把手里拎着的东西,放在饭厅的桌上,走到厨房,打开抽油烟机,点起一枝烟,小黑终于出现了,它从它的隐藏地点鬼鬼祟祟的溜出来,蹑手蹑脚的踅摸到厨房,它八只爪子轻提轻放的样子,实在让人叹为观止,简直让我联想到杰出的钢琴家在温柔的演奏,它一跃而起,跳到我肩膀上。

  “你刚刚死哪里去了?你个挨千刀的臭和尚!”我没好气的说,这厮也太没义气了,一点同甘共苦的觉悟都没有,生让我一个人在那顶雷。

  它似乎有点抹不开,八只红眼明灭不定,这大概就算是在害臊了,“阿弥陀佛,老衲那什么……方才正自禅定,神游物外,小施主归来一时未察,善哉!善哉!”

  “小婷女施主心中颇多愁苦,黑长老可有良方?”往死里挤兑它,方消我心头之恨,我咚的弹它一个脑奔,它憋了半天,憋出一句:“阿弥陀佛,佛渡有缘人,据老衲所观,小婷女施主与我佛无缘……善哉!善哉!”

  “滚犊子,尽扯这没有用的!”我一抖肩膀,这厮噹的一声,失足掉在厨房的地砖上,反正它结实的很,不怕摔坏。奇怪的是它这回居然没生气,它晃了晃脑袋,又跳上灶台,它把自己搁在煤气灶上,居然叹了口气……

  “我是真没招,才躲起来的,我怕看见眼泪,这事我知道的比你还早,就是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小黑的情绪也很是低落,它甚至都忘记了装和尚,我摸了摸它的脑门,表示已经原谅了它的不仗义。它咻的一下,再度跳到我肩膀上,它说:“要不去看看?”

  我关掉抽油烟机,掐灭香烟,走到小婷的门外,房门底下的缝隙处一片漆黑,屋内连灯也没开,我竖起耳朵听门内的动静,却只听见呼呼的风声,没有哭泣,也没有抽噎,只有风的声音。

  我的心顿时咯噔一下,我在害怕,我害怕推开门,会见不到小婷,我害怕得握着门把的手都没有了力气,那扇薄薄的房门,一时之间竟有了千钧之重,人只有得到过才会惧怕失去。

  我从未想过,在魔都会有这样一个七拼八凑、奇奇怪怪的家,这个家的成员是自闭症的小女孩,自我认知紊乱的机器蜘蛛,加上我这个从未杀过人的废柴杀手,可是,这毕竟是一个家呀,这个家有欢笑,有温暖,有羁绊,有希望,魔都夜晚有如恒河沙数的亿万盏灯火中,只有这个家中亮起的那盏灯火是为我而燃起,家人们在等待我归家的脚步,这个家,难道就此毁之一旦?

  我在心中求肯了诸天神佛,脑门上的冷汗涔涔而下,我就像是一株被台风连根拔起的树木,脚步漂浮,已经一点主心骨都没有了,我推开那扇沉重的门,就像是一个死囚在接受命运的审判,小黑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恐惧,它八只眼睛都灭了,他连珠炮似的口诵佛号,我佛慈悲,我佛慈悲,我佛慈悲……

  房门终于推开,迎面而来是初秋带着寒意的风,白色的窗帘被拉到了窗户两边,它们在风里飘荡,就像是两个被捆缚住,却在狂乱挣脱的幽灵。窗户被打开到了最大的限度,身高不过一米左右够不着窗台的小婷,正站在一个凳子上,背对着我们,她齐肩长的黑色头发在猎猎飞舞,她静静的看着窗外的风景,背影孤单而落寞。

  “小婷?”我轻轻的叫了一声,我怕惊着她,心里那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小婷没事就好,我大口的喘气,才发现之前竟然紧张的连呼吸都已经忘记。

  “哥哥,你来看呀。”小婷转头叫我,我走上前去,站在凳子上的小婷,脑袋刚刚好到我的肩膀,她把小脑袋靠在我的肩上,她用手指着漫天的星星问我,“哥哥,人死后是不是会变成漫天星星里的一颗啊?那就是死亡的终点吗?”

  蹲在我左肩的黑长老,非常不合时宜的插了一句话,“阿弥陀佛,修善者,生三善道,造恶者,生三恶道。天道、人道、阿修罗道、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合称六道轮回,红尘世界,亿万生灵,生死流转,不得出离,怎会化作星星?善哉!善哉!”

  我心下暗道不好,这岂不是说那榔头肯定会进地狱受无穷尽的折磨?我当即断喝了一声,闭嘴!打断了黑长老的卖弄,我侧着脸用眼珠对它使眼色,它这才恍然大悟。

  “死亡从来不是终点,小婷,那只是灵魂超脱了肉体的桎梏,卸下所有的包袱,对灵魂而言,那是一个可以自由飞翔的新的起点。”我硬着头皮开始信口胡诌,小婷却听的异常认真。

  “可是为什么这里还是会痛?”小婷指着自己心脏的部位,我的肩膀湿漉漉的,小丫头的眼泪终于开始奔涌,我沉默了一会,我说:“因为挥手再见了以后,要等很久很久以后,才会再度相遇啊,会痛,是因为喜欢,喜欢所以舍不得,舍不得就会痛……”

  “噢……”小婷抽噎着答应我,我伸手去擦她的泪痕,却发现小脸冷的就像是冰块一样,我伸手将窗户关上,一把抱起小婷,她双手环住我的脖子,吊在我的胸前。

  小黑很识相的去拉上窗帘,打开台灯,我把小婷放在床上,我掰开她的胳膊,我看着小丫头的眼睛,“就像小婷喜欢小杨叔叔一样,哥哥也喜欢小婷,小婷心痛的时候,哥哥也会心痛,我们明天一起去跟小杨叔叔挥手再见好么?因为心痛的时候,能给彼此力量、勇气、让我们坚持下去的只有家人呀!”

  “老衲也会心痛……”小黑一边说一边试图跳到我们俩当中来,小婷弯下腰去抱起它,她一边哭,一边说:“恩,黑长老也会心痛,小婷再不让你们心痛了。”她的泪水滴落在小黑的脑袋上,我却分明看见她那双泪眼里深藏其内那一抹残余的冰冻在溶解。

  “善哉,善哉,做人呢最要紧的就是开心,菜刀小施主,速速的去煮一碗面来开心一下,小婷女施主,可曾饿了?”黑长老说。

  小婷一脸的鼻涕和眼泪,却被小黑惹的破涕为笑,她用力的点了点头。
  ============================================================================
  功课来了,大家看完举手之劳帮着顶顶,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