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闹钟突兀的响起,清脆的铃音伴随着手机震动的声响,将我从睡梦中拉回了现实,我有些兴奋,再过一小时就能见到那座冰山了。清晨通常是忙碌的,我没去叫醒小婷,孩子么,能多睡一会就让她多睡一会。

  洗漱完毕后,我开始准备小婷的早餐,面包片放入烤面包机,微波炉里加热的是牛奶,面包的香甜味道开始飘散,兴许是我走动的声音吵醒了小婷,没等我叫她,她已经睡眼惺忪的走进了浴室,黑长老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活像个跟屁虫,哪有半点高僧的风范。

  叮的一声,两片烤好的面包,弹出了面包机,面包已经变成了焦黄、松脆的模样,我这厨子却也做得轻松,在面包片上再抹上一层甜甜的草莓酱,这早饭就算完成了。

  我跟小婷吃早饭的时候,黑长老依旧在餐桌上参与,“阿弥陀佛,人类真是麻烦啊,一天三顿,少一顿都不行,老衲多方便,充电就行!关键你们吃完还得上厕所……这就更麻烦了!”

  “闭嘴!”我和小婷同时怒斥黑长老,这厮顿时哑了火,它把肚皮搁在餐桌上,沉默了一会,突然转头跟我说:“老衲也想去,菜刀,小施主,可否商量则个?”

  “这又不是逛庙会,黑长老,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啊?照照镜子去,你也不怕国安局把你抓了去,关在哪个秘密基地拆个七零八落,到时候,你叫破了嗓子也没人救你!”我简直无语,我是没办法,不得不陪着去,这厮倒好,还上赶着要去。

  “老衲三个月没看到菜菜主人了,甚是想念,而且,老衲已经筹谋好了跟着去还不会惊动人的办法!是吧,小婷女施主?”黑长老这番话说的很是哀怨,说来也是,我多久没见蜘蛛,它就多久没见,自打跟我一起被轰出来以后,它就没回去过,小婷捧着牛奶很认真的对我点头。

  “那我看看,你那不惊动人的办法!”要真能不惊动人,我倒也不介意带着它去,小婷站起来,跑进自己的房间,不一会抱了一个毛茸茸的布偶出来,居然是个蜘蛛玩偶,个头比小黑略大了一圈,同样也是黑色的,八只黑爪子软绵绵的在空气里甩来甩去。

  “……”我登时无语,这厮居然给自己弄了一件伪装服,小婷把布偶放在桌上,玩偶背部有一条拉链,小婷把拉链拉开,把里面的填充物掏出来,小黑刺溜一下钻进去,小婷再把拉链拉上,不得不说,真他妈绝了,完全不可能知道里头藏了个机器蜘蛛。

  小婷一把将黑长老抱在怀里,黑长老在玩偶里边问我:“阿弥陀佛,这回你能看出来老衲是老衲么?这样以后,老衲也可以跟两位小施主一起逛街,逛公园了!”

  “算你狠!带你去!有外人的时候,你可不许乱动,也不许说话!”我是真心佩服这厮,想来它一个和尚在家的时候,也确实寂寞的很,都逼得它放大招了,再不答应,我也不落忍,

  “老衲省得!”这厮在玩偶里一片雀跃,信誓旦旦的保证。

  六点五十五分,我和小婷已经衣冠楚楚的在楼下等冰山,黑长老被小婷抱在怀里,它老老实实,一言不发,我手里则拎着昨天采买的烟、酒、肉、老虎脚爪。一辆硕大无朋的黑色越野车在我们身边停下,车头上是一个盾牌的标志,黑红金三色,盾牌的正中是一匹前蹄腾空的骏马。

  我靠,这车得多少钱,我正在给车估价,那车窗降了下来,薄施粉黛的冰山坐在驾驶位置上冲着我们微笑,只是这一笑,就如春风绿了江南,我痴痴的看着她,心跳骤然加速,却连打招呼都已经忘记,全身就像是有电流在通过,每一根头发和头皮都是麻的。

  “上车呀,发什么愣?”冰山今天依旧是一身黑,修身的礼服让她显得利落而又飒爽,袖子挽到肘部以上,两只纤细的胳膊露在外面, 我这么瞅她让她有点不自在。

  “小婷,叫姐姐。”我终于从那种手足无措的窘迫中恢复了正常,我对小婷说,她却躲到了我身后,只露出一个小脑袋,胆怯的看着冰山,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孩子依旧不能跟生人说话,这点上,蜘蛛似乎也有同样的问题。

  我拉开车门,把小婷抱上越野车的后座,为了不让蜘蛛有种驾驶员的感觉,我本来打算到前座去坐的,小婷却紧紧的拉住了我的衣服,我看了看蜘蛛,她对着后视镜笑了一笑,显然并不介意。

  她转过身子好奇的看着小婷怀里抱着的玩偶蜘蛛,我砰的关上车门,黑长老瞬间复活,它挣开小婷的手,跳到车前的空座上,手舞足蹈大声嚷嚷起来:“伟大的,美丽与智慧并存的菜菜主人,我是小黑呀,想死老衲了,您难道就一点不想老衲么……”

  冰山捂着嘴吃吃的笑起来,我的心又是一颤,她把手搁在黑长老的脑袋上,轻轻拍了两下,“我天天看着你们呢,小黑表现的不错噢,要继续加油哟!”这表扬的话就像是一根火柴,点燃了汽油,黑长老开始吹嘘自己,把自己简直夸的天上有地下无,呕心沥血、日以继夜、殚精竭虑等等词开始层出不穷。

  蜘蛛、小婷、我三个人忍耐了数十秒后,忍无可忍,大家异口同声的喊了一句,“闭嘴!”这厮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开车的这个女人,它迅速跳回小婷怀里,开始一动不动,变成了一只沉默的蜘蛛玩偶。

  冰山干脆利落的挂挡,踩下油门,车缓缓开动,我问冰山,“咱们这是上哪?”她回答,“提篮桥。”

  提篮桥,仅这三个字听起来很旖旎,试着联想一下,多半会是潺潺流动、清澈见底的小河上横卧着一座青石拱桥,娇俏的小娘子,手挎竹篮,伫立桥头,竹篮内一碗鸡汤热气腾腾,香飘四野。

  可是在魔都,这三个字却跟旖旎没有一丝半点的关系,在魔都,这三个字充满了晦气、血腥、森严与黑暗,亲近的朋友之间,若开玩笑说‘送侬去提篮桥’,必然是要翻脸的。因为有一座监狱就位于提篮桥,这座监狱被称为“远东第一监狱”

  这座监狱规模宏大,历史悠久,始建于一九零三年,提到中国的监狱,素来有“北秦南桥”之说,北秦指的是秦城监狱,南桥就是这座提篮桥监狱了,两座监狱的共同特点就是囚禁的高官与名人数不胜数。

  自监狱建成以来,在提篮桥关押、枪决、绞死的不仅有革命烈士,也有汪伪政权的高官,更有侵华日军中将谷寿夫这样的甲级战犯。这座监狱占地32000多平米,可以关押上万人,这座监狱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死亡之城”

  再有两个小时,榔头也要命丧于“死亡之城”。
  =======================================
  功课来了,大家看完顶一顶,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