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一小时的会面时间在飞速的流走,榔头风卷残云的吃了个不亦乐乎,手上嘴角都是油,他在蓝色囚服上擦干净手,再用袖子擦嘴,然后他点起一枝烟,举起杯,他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小婷就拜托了!”

  我无言的点了点头,他仰头一口喝干那杯中残酒,站了起来,他微笑起来,摸了摸肚子,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酒足、饭饱,谢谢了,我去了!”小婷立时就嚎啕大哭,拽住他的衣角死活不肯撒手,榔头想抱一抱她,却被手铐和铁链所阻,他苦笑起来。

  他摸了摸小婷的头,用干净的那只袖子,擦干小婷满脸的鼻涕和眼泪,他说:“小脸哭花了,都不漂亮了,叔叔不喜欢看到你哭,要笑,叔叔要自由了,像风一样的自由,吹过翠绿的山岗,吹过波光粼粼的湖面,吹过街角的梧桐树,吹开小婷的窗,看着你沾满颜料的小手在画板上挥洒,看着你快乐的生活和成长,微笑着再见好么?”

  小婷的眼睛湿润,却努力的挤出一张笑脸,她松开榔头的衣角,嘴唇颤抖着说:“杨叔叔,再见。”榔头微笑着点头,房间的门突然洞开,走进来三个狱警,领头的那个就是领我们进来那位。

  “抱歉,一小时时间到了,法院、检察院的人还有法医都来了,行刑前要验明正身。”他身后那两个狱警就上来一左一右的挟住榔头,榔头笑起来,“我自己能走,就不麻烦政府了。”他冲我和冰山拱了拱手,“谢了!小婷就拜托了!”

  他微笑着走了出去,身后两个狱警在嘀咕,这小子真有胆色啊,平时执行死刑一个个路都走不动,大小便失禁的都有,这连环杀手就是不一样啊。走廊里铁链拖曳着地板的声响,渐行渐远。

  “我送你们出去。”领路人面无表情的说,我收拾了一下桌上的狼藉,抱起小婷,三人延来时的路,走出了提篮桥监狱,时间是上午八点三十五分。

  我们坐在车里沉默了很久,谁也不说话,黑长老也识相的很,它一言不发,只是不断的从前座上抽出面纸递给依旧在抽泣的小婷,我实在忍受不了这气氛,打开车门,下车。

  我倚靠在车的前盖上,天色黯沉如夜,灰色的云在慢慢变成深黑色,不是一朵一朵,而是无边无际,就像是一块笼罩住整个天地的黑色裹尸布,树上的叶子被狂风吹的哗啦作响,无数枯黄的落叶在黑色柏油路上如幽灵般飞舞。

  第一滴黄豆大的雨点落在车盖上的时候,从高墙内传来了清脆的枪响,不是一声,而是同时开枪的三声枪响,也多亏我这听力突飞猛进,才能听出这细微的分别。

  据说枪决时为了避免行刑武警的心理创伤,是三枝步枪同时开枪,其中两发是空包弹,一发实弹,到底是谁真正杀死了死囚,即使是射击者自己也不知道。

  扬立军,绰号榔头,连环变态杀人狂,死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七日,上午九点,时年二十七岁。他的命运没有改变,就连小婷在画纸上昭示过指着他的三枝步枪也已应验。

  我掏出那剩下的半盒中华,搁在马路牙子上,转身上车,臭名昭著的杀人狂已经死去,他用生命偿还了自己所犯下的罪孽,瓢泼的大雨打得车顶啪啪作响,越野车开启了大灯,在骤雨狂风中前行。

  到家的时候,却已风停雨住,下车的时候,冰山说了句,训练注意安全,就直接驾车离去,就连问句不上去坐坐的时间都没给我,这让我有些失落,小婷倒是不哭了,她抱着黑长老在电梯门口等我。

  小婷表现的非常不同寻常,进了家门的第一件事,她就跑进了自己的房间,反锁了房门,就连黑长老也被她扔在客厅的沙发上,我把黑长老从它的伪装服里解救了出来,示意它去敲门。

  “阿弥陀佛,小婷,女施主,是老衲呀,让老衲进去陪陪你。”门内没有丝毫的应答,我竖着耳朵听,只听见刷刷的声音,似乎是画笔涂抹在画布上的声音,我在家的时候,小婷很少画画,所以我轻声问黑长老,“平时小婷画画,也不让你进去吗?”

  黑长老摇了摇头,“阿弥陀佛,平时都开着门画的啊……今天可能这刺激受的有点大吧?善哉,善哉……”

  我想破门而入又怕吓着孩子,让她一个人呆着又实在是不放心,我只好搬了把椅子坐在门口,竖着耳朵听门里的动静,小婷的呼吸很正常,画笔依旧在不断挥舞,整整一个小时过去了,她依旧没有停止,就像是台上足了发条的机器。

  这孩子怎么了?我心头反复萦绕着这个问题,室内画画的声音终于停止下来,小婷的呼吸却变得凌乱而粗重,她像是困兽一样在房间里来回走,她在自言自语,她牙齿在剧烈的互相撞击,似乎是极度恐惧。

  “小婷,你开门,再不开门,哥哥就破门而入了!”我的话音刚落,那扇门静静的打开,小婷神色仓惶的看着我,“哥哥,我预测到了非常不好的事情。”

  “我不是一直跟你说,不要使用那种能力吗?”我刚要发脾气,却看见小婷那双眼角都在渗血,她原本苍白的脸蛋嫣红如血,这不是那种健康的苹果红,而是诡异、凄厉的血红。

  小婷一把抱住我的大腿,她抽泣起来,“小杨叔叔已经死了,小婷实在是怕,小婷害怕也会失去你,不是小婷不听哥哥的话,是小婷再也不想孤零零的一个人……”

  这哭泣就像是锯子在切割我的心,疼痛难忍,我蹲下去,我看着那对渗血的眼睛,我说:“哥哥发誓,用生命发誓,绝不会让你再孤零零的一个人!”小婷咬着嘴唇点头,旋即指着屋内的画架,那里静静的躺着一幅油彩尚未干透的画。

  那是小婷对我的人生预测,小先知捕捉到的时空碎片,黑长老风一样的从我和小婷之间蹿进房内,它停在画前面,旋即高叫起来,“善了个哉的,菜刀,小施主,你这回不妙啊……大大的不妙!”

  黑长老这话对我可没有丝毫帮助,我心情忐忑的走进小婷的房间,凝视着那副画,结果是我的心就像是落入深井的石头般,笔直的下坠,这岂止是不妙啊,我的老天爷!
  ===============================================================================
  功课来了,大家看完帮着顶一顶,谢谢,安安,老宋你们的账号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