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如果说世间有些人天生就具有无与伦比的才能,小婷无疑是其中一个,她的画有种奇特的感染力,让人不知不觉的就沉浸其中,难以自拔,这种从画布上投射出的光芒直抵心灵,这既是先知的预言,同时也是杰出的艺术品。

  我当然没有夸赞和表扬她的心情,小丫头已经把她自己都吓蒙了,她抱着黑长老在发抖,她看着我的眼神胆怯而内疚,黑长老在不断安慰她,“阿弥陀佛,我佛有云,‘种善因,得善果。’这菜刀小施主有如此下场,非你预测之过,是这小子本来就有的命运,再说这也不一定就必死无疑,女施主,就莫要过于自责了。”

  这黑长老的狡猾、阴险之处就体现在这了,它说的是‘种善因,得善果。’它没说后半句,‘种恶因,得恶果。’这厮安慰小婷也就罢了,还同时影射我是自作孽,不可活,我强忍下暴打它一顿的冲动,仔细的看着那副画。

  这副画的中心是一个用钢管与铁丝网组成的牢笼,铁丝网上布满了锐利的倒刺,按照比例放大,我估计这铁笼将近六米见方,高度约有三米,铁丝网的倒刺上到处都是发黑、腐烂、散发着恶臭,干巴巴,一条条、一绺绺的碎肉或者毛发,而笼内坑坑洼洼的水泥地面上,到处都是血,这血迹有的新鲜,有的陈旧,甚至直接沁渗进了混凝土,就拿高压水枪也无法冲刷干净。

  这是何等险恶的地方?用于出入的一扇钢丝网门被巴掌大的黄铜挂锁牢牢锁住,关在笼内可谓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插翅难飞。因为就连天空也被那满是倒刺的铁丝网笼罩住,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这幅画的主角,我就在那牢笼内,我上身赤裸,双拳缠着白布,赤着脚,浑身是血的单足跪地,一束追光从头顶笔直的笼罩着我,我的背脊上是无数大大小小沟壑纵横的伤口,简直就像是春天被犁开的大地,鲜血顺着脊背,顺着胳膊如小河一样奔涌,那缠在拳头上的白布被染成血红,简直都要看不出本来的颜色。看不见我的脸,这是我的背影,却似乎比如今的我要精壮一些。

  铁笼外的黑暗里是无数双眼睛,那些眼睛或狂热,或冷酷,或仇恨,或愤怒,或狂喜,或颓唐,或绝望。我难道死在那铁笼里了?我的对手也同样看不清楚,因为我的脊背和那束追光,让对手隐在黑暗里,铁笼里也没有裁判。这同时意味着所有的攻击,即便是至死的手段也是允许的,没有规则,只分生死。

  “我的对手是什么?”我问小婷,她委屈的摇着头,“哥哥,我看不清……你别怪我,我只能捕捉瞬间的画面,然后再画出来……这种能力并不像是看电影那样有连续不断的画面……”她死死的咬着下嘴唇,眼看又要大哭。

  说句实在的,我的心真是拔凉拔凉的,后脊背湿湿的一片,冷汗已经打湿了我的衬衫,可我更不愿意让小婷难受,我朝她笑了一笑,“多大点事,这是死是活还两说呢,老乌贼那全套菜单可不比这轻松,小婷,没事的。”

  “阿弥陀佛,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这菜刀小施主,缺德缺的都快冒烟了,想来定是无碍的,善哉,善哉!”黑长老又补了我一刀。

  我懒得跟这臭和尚计较,因为我刚刚提到了老乌贼,这画里的惨状,完全可能就是全套菜单的其中一道菜,这浑身上下的伤口看着惨烈,我倒真没有当多大一回事,因为我胸口的那只冰蠡蛊,和训练基地里那神秘的绿色液体,一个是随身急救包,一个是有口气就能救回来的活命不二法宝。

  想到这里,心情倒是镇定了许多,这游走在死亡边缘的搏杀固然无比的危险,却最是能提高人的战力,每一次受伤都是一个最高明的老师,在指出你的破绽所在;每一次胜利,都是百炼成钢的重重一锤;每流一滴血,都在体内积聚起一往无前如火焰般熊熊燃烧的斗志,老乌贼这回想要给小爷意外的惊吓,怕是难了!册那,我家里有个小先知啊,册那,册那!

  请原谅我使用脏话表示自己激动的心情,不过我是真的开心了起来,我嘿嘿直乐的样子,让黑长老很是纳闷,它说:“善了个哉的,菜刀,小施主,你吓傻了吧?都那惨样了,你还乐呢?你这是病啊,要看医生!”

  “小婷,下次千万别再使用这能力了,知道了吗?否则,哥哥可是要生气的,我生起气来,我就往死里揍黑长老,你要是可怜黑长老,就要好好听话!”我语带威胁,小婷怯生生的连忙点头。

  “善了个哉的,女施主不听话,你揍老衲,这是何道理?老衲人在庙中坐,祸从天上来,你这小施主好生邪恶呀!你是不是看我和尚做的久了,欺负我不会挠人啊?”黑长老不满的抗议起来。

  “臭和尚不说种善因,得善果么?种恶因,得恶果,这就是你的恶因恶果!”我对这贼秃义正辞严的怒斥之,小婷又出来拉偏架,“黑长老,我听话就是了,我听话你不会挨揍的,你放心就是了!”

  “阿弥陀佛,女施主当真是一副极好的心肠,老衲看你与我佛有缘,可愿皈依我佛,以女施主的良才美质,他日定能修成正果……”这厮开始巴拉巴拉长篇大论,它自己也就一个月做和尚的自我认知,下个月还不知道是什么花里胡哨的古怪,居然还想着渡人了,我跟小婷实在难以忍受,同时叫了起来,闭嘴!它这才哑火,贼秃郁闷的一头扎进小婷的枕头底下,大概是生气了。

  我去浴室,弄了盆热水,拿了小婷的毛巾,回到小婷的房间,把小婷脏兮兮的小脸擦干净,这时候,她脸上那妖异的血红色渐渐褪了下去,我特地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小姑娘的眼睛,还好没有什么大问题,我这才如释重负。

  在给小婷洗她那五颜六色的小手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会,还是鼓起勇气问我,“哥哥你真的不会有事?”我伸手捏了捏她那小小的鼻子,她这才笑起来,我这小小的作弄似乎给了她信心。

  “要对哥哥有信心噢,哥哥可厉害了!哥哥没把小婷嫁出去之前,绝不会死!我说过绝不再让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呀!”我说。

  “除了哥哥,大概没有人会喜欢小婷的吧……”小婷的声音又低落下去,这孩子总有一种深深的自卑藏在心里,如影随形,挥之不去。

  “善了个哉的,老衲就很喜欢你啊,还有老衲伟大、聪明、睿智、风华绝代、天生丽质、倾国倾城的菜菜主人也很喜欢你啊,小婷,女施主,你这样讲话就不对了!你这是说老衲和老衲的主人不是人么!”黑长老终于没忍住,从枕头底下爬出来大吼道,这贼秃生气并保持沉默的时间没超过五分钟……

  “小婷也很喜欢黑长老啊,黑长老莫生气……小婷也喜欢那个会开车的漂亮姐姐!”小婷跑过去轻抚它的脑门,以示安慰,两个人在那掰扯的时候,我的手机来了条短信。

  “就放你半天假,你个小废柴敢磨蹭到现在都不来?是榔头死了还是你死了?我老乌贼就给你半小时,你半小时内不出现在训练基地,你就等着后悔!”

  册那!册那!催命鬼啊,这死老鬼,连个喘气的功夫都不给……腹诽归腹诽,确实是不敢耽误,我一溜烟的跑出家门,我这速度,就跟曹公馆着了火,老乌贼在火海里惨嚎等着我去救他一般!
  ======================================
  功课来了,大家看完帮着顶顶,时近年关,家里和公司的事都很多,要是断更也请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