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我风驰电掣的赶到训练基地的时候,老乌贼的脸色很是难看,通往地底的电梯门刚打开,我就看见了他那张脸,他就像是在婚礼上被新娘遗弃的新郎一样颓丧,他镜片后的眼角斜吊着,歪着头斜视着我,问题我没抢他的老婆啊……

  “我迟到了?”我心里有点发虚,这又谁踩他尾巴了,不要飞来横祸,让小爷躺枪才好……我作势去看手机上的时间,这离半个小时还早呢。

  “唉,正所谓是人算不如天算哪……这先知真是防不胜防啊……”老乌贼脸涨的血红,额头上青筋暴跳,“你知道我为了你这全套菜单,花了多少时间,绞尽了多少脑汁么?那小不点居然就这么剧透了!苍天啊,何以要对我老曹如此残忍!”

  “……”我只能沉默,老乌贼这个人分分钟都能给我下套,千万不能自己一头撞上去,我冷眼看着他秀演技,在那捶胸顿足,自怨自艾。

  “这花了大把时间、心思给你下套,咳咳,配菜!配菜!这对我而言最值得期待的难道不是上菜时,好好看着你那惊吓的表情么?咳咳,惊喜!惊喜!这哪有这么不上路的,实在可恨啊,这就跟接了张订单要杀人,为了杀得有质感一点,不辞辛劳、殚精竭虑的布置好一切,眼看着目标就要呜呼哀哉,半路突然杀出个程咬金,直接上去一枪爆头一样煞风景好么!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这心情你懂么?”老乌贼这是真得急眼了,一不小心把心里话都漏了……

  不过他这比方打的不太好,我这个菜鸟可从未杀过人,那种被蠢货捷足先登的挫败和遗憾,我没有体会过,我只能摇摇头。

  “就好比你出去逛街突然肚子疼的转筋,你夹着裤裆苦寻厕所而不得,在你快要绝望的时候,你终于发现了一间厕所,你充满期待夹紧菊花冲进去,却发现厕所客满,你只能两只脚扭成麻花一样的煎熬,好容易熬到一间空出来,你痛快淋漓的解决后,正自神清气爽之时却突然发现没有纸,你只能无奈的拿出手机求救,偏偏手还滑了一下,手机直接掉进粪坑咕嘟咕嘟在下沉……这心情你懂么?我就是这心情!懂了么!”抓狂的老乌贼在咆哮,吐沫星子飞溅,简直就像下雨。

  “懂了,懂了,消消气,消消气,真是太不容易了……”我试图出言安慰,他这比喻一波三折、峰回路转、跌宕起伏实在是太惨烈了,我多少能体会到一点他的心情,这个时候得罪他不太明智,只好安抚。

  “这孩子这能力以后禁止对你使用!”老乌贼依旧不依不饶,这个我本来就跟小婷已经约定过了,事实上,这种提前预知到自己命运片段的感觉并不好,这就像人生只是一个被设定了一连串坐标的火车头,无论你如何挣扎、努力也无法改变去往的方向或者脱离轨道,而我极为讨厌这种感觉,生活中还是需要一些惊喜,当然没有惊喜时,惊吓也不错!

  “小婷以后不会再预测我了,我跟她约定过了,你就放心吧,倒是,小婷这次的预测也算一道菜?”我一边信誓旦旦,一边试图打探些消息。

  “这都让你知道了,也不怕告诉你了,这正是全套菜单上的一道菜……”老乌贼沮丧了一会,又高兴起来,“小蜘蛛这次闲事真是没白管,这小不点真是个活宝贝啊,这孩子的古怪可能不只是预测、画画那么简单……”

  老乌贼捻着他那把花白的胡子,沉思起来,这谜底依旧没有揭晓,我只好假意咳嗽了一下,老乌贼这才醒过神来,他看了我一眼,“这提前剧透了,真是没劲,唉,这确实是全套菜单其中一道菜,三个月以后,我就打算送你去参赛!”

  “参赛?”我充满疑窦的看着老乌贼,在电视机里,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血腥、恐怖的决赛场地,就算是看上去比较血腥的美国职业摔角,其实也是表演性质居多,就算使用一些日光灯管、射钉枪、铁链、割草机这类凶器,也不会造成巨大的人身伤害,偶有死亡的摔角选手,也只能归咎于意外,并非真正的生死相博。

  “黑暗格斗联盟,你听说过么?”老乌贼问我,我似乎确实是听过这个词,我抓着头皮努力回忆到底是在哪从谁嘴里提到过的时候,老乌贼叹了口气,“别想了,想也白想,我来告诉你,这是个什么组织吧!”

  “在这个地球上,人类是最无聊的动物,因此人类发明了许多运动用来宣泄那些过多的荷尔蒙以及打发时间,比如足球、篮球、棒球、拳击、格斗这类竞技性的定期赛事,围绕着这些赛事衍生出门票、转播、周边、博彩、新闻等等生意,这些生意就是一台台开足马力的印钞机,你能听见那哗啦啦像河流与潮水一样在流动的钞票声音么,你听不见,但是你可以看见那些体育明星们以千万美元计算的签约与广告合同吧?”老乌贼一只手在头上转着圈挥动,意思这是多得数不胜数的钱。

  “你和蛇信这样的超人随便参加个比赛都能成体育巨星的吧……”我说,这不是恭维,而是我心里萦绕久久的疑惑。

  “嘿嘿,你倒是会说话,不过我跟蛇信可比不了,这世界能和平而微妙的运行是因为其中有一条线不能逾越,略微超越常人的天赋叫做才能,而远超正常人类的异能则是怪胎!要么永不展露自己的能力潜藏在人海里,要么就像我们一样生活在黑暗中,要么加入磐石、圣盾、红潮、梵蒂冈教廷这类神秘组织并宣誓效忠,除这三条路,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变成手术台上被解剖与研究的实验体……再说了,骏马生来就该高傲的在翠绿的原野上自由徜徉,钻到狗场里去耀武扬威又算什么本事?”老乌贼罕见的表现出了难能可贵的谦虚,他没拿自己和蛇信相提并论,却又同时展露出了他的骄傲,绝不沦为俯首帖耳的鹰犬。

  “我明白了,可是这黑暗格斗联盟又是怎么一回事?”我有些敬佩的看着老乌贼,这是无关金钱的选择,而是身为强者的荣耀与坚持。

  “当运行在所谓现代文明法律之下的赛事无法完全负载人类的欲望时,黑暗格斗联盟就应运而生,这个组织运营一系列在地球上绝大多数地区与国家都被视为反人类罪行的赛事,这些血淋淋的赛事能满足人类潜藏在内心最深处的嗜血、残忍、凌虐、杀戮等一切邪恶的欲望,看客们在看台上看着浴血搏杀的双方,比起场中人的生死,他们更关注自己的赌注,败亡者往往还要承受最肮脏的唾骂,胜者在血泊中等待下一场未知的死亡!”

  “……”我沉默。

  “我给你安排的比赛被称为笼中死斗,没有任何规则,没有裁判,没有不可击打部位,挖眼、踢裆、扼喉、偷袭等等,尽请随意!甚至你的对手未必是人类,它可能是地球上任何能在铁笼中与你厮杀的猛兽!”

  “……”我无话可说,虽然提前剧透,可是‘惊喜’如旧,我恨恨的看着老乌贼,我跟你真是什么仇!什么怨!什么仇?什么怨?
  ============================================================================
  功课来了,这可能是年前最后一更了,大家看完顶一顶,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