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困兽犹斗,我脑海中浮现出这样一个成语,这所谓“笼中死斗”就是人为制造出一个绝境,而参赛者就要在这样残忍的牢笼内一决生死,这黑暗格斗联盟听着倒是挺像那么一回事,在黑暗世界里,这样的名字可比什么杀手工会、盗贼工会、黑帮要来得体面、漂亮、上档次的多。

  但他们实则是一群以血淋淋尸体为食的秃鹫,它们滑翔在幽深的黑色天幕里,巨大的黑色双翼像是死神的镰刀一般撕裂空气,锐利而呈勾状的嘴能轻而易举的撕裂尸体,光秃秃的脑袋和脖子,便于它们钻进尸体的腹腔啄食内脏,腐烂与恶臭也无法影响它们进食时的好胃口,胸前染血的羽毛如同是盛宴时绅士们领口那光泽、细密、柔软的白色餐巾。

  我在深呼吸,慢而又慢的往外吐气,希望能平抑一下自己的紧张情绪还有那崩的跟弓弦一样紧的身体,老乌贼则哈哈大笑,他显然很满足于上这道菜所带来的“惊喜”即使是经过了剧透,依旧是效果十足……

  “今天训练科目是什么?”我故意打断已经暗爽得快要内伤的死老鬼,他挥了挥手,“你先去换衣服,有两道菜是每天都要上的,护短乌贼的怒火,还有那是男人就撑住一百秒,今天再多加一个菜,一会你就知道了……”

  他说的轻描淡写,我听的是心惊肉跳,进休息区的时候,我并没有踹我自己那张被雕刻在大门上的脸,因为一个人正从里面出来,一个女人,正是那七彩硕果仅存的最后一人紫依,我试图用微笑表示一下友好,我这笑容却像是吹破了泡泡糖一样糊在我的脸上,尴尬、难堪而无地自容。

  那姑娘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就连视线都未转动一下,没有点头、没有微笑、没有寒暄,她就像是一块锐利、坚硬、冰冷的礁石,她六个哥哥的死亡彻头彻尾的改变了这个姑娘,我目送着她单薄的背影消失在那若干座正方体之间。

  我听见自己心底那一声苦涩的叹息,她这一生难道从此就跟在此地纵身一跃的独眼阿迪一样,唯有刻骨的仇恨,再无其他么?老乌贼说打开她这把锁的钥匙要着落在我身上,这实在是有些一筹莫展,我再神通广大也不能给她变出六个活蹦乱跳的哥哥来……这钥匙到底在哪里?

  护短乌贼的怒火,是老乌贼全套菜单上的第二道菜,这名字当然是他的恶趣味使然,这个正方体的实际名称是神经反射训练室。昨天,是的昨天,我的耻辱日,E套训练模式下,六十公里时速下,五分钟,一百发棒球,我的成绩是躲闪率为零……

  这样的成绩不可谓不耻辱,我站在房间里看着四壁黑洞洞的炮管,脸在发烫,昨天这耻辱的测试成绩落后了紫依不可以道里计,那姑娘第一次五十公里时速下的测试居然躲掉了整整六十三个,我这多出来的十公里时速是老乌贼为了讨好蜘蛛给我加的料,可是怎么也不应该会有如此巨大的差距。

  至于老乌贼更是让人匪夷所思,他闭着眼睛躲过了一百六十公里时速下的整整二百发棒球,这到底是如何做到的?我在心里暗暗的问自己,那超重力的测试成绩,是连老乌贼都表扬过的,我并不如何担忧,只是这神经反射如何提升,是横在我面前的一道巨大的难题。

  “我能不能自己设定发射速度?”我转头问在房间一角悠闲抽着雪茄的老乌贼,他点了点头,旋即又说:“即使穿着黑岚带着头盔,当棒球速度超过三百米每秒,依旧会造成致命的伤害,你可得悠着点!这已经是子弹的飞行速度了!”

  “给他神经反射训练室自行设定的权限。”老乌贼对着天花板说了一句,基地主控电脑很快回答道:“明白,给予神经反射训练室设定权限,已开启。”

  “三十公里时速,五分钟,每分钟二十发!”我对着天花板发布了我的第一个设定,老乌贼担心我受伤的顾虑显然很多余,我这话音才落,就看到老乌贼那表情异常精彩,死老鬼就跟吞了一个活苍蝇进肚子里一样,他的太阳穴突突的在那狂跳,随时有脑溢血之虞。

  “我跟你丢不起这人……你自己练吧……你这小废柴!给你两个小时时间!”老头气的胡子都在打颤,他一甩手直接撂了挑子,气鼓鼓的走了出去,他背影在门口消失的同时,飘过来他的一句嘟囔,若有似无的似乎是“还算不蠢…… ”

  我要解释一下,我这回还真不是故意的要气他,也不是怕疼而耍诈,我是要寻找那种躲闪的正确方法,在低速的情况下培养出身体的记忆,这记忆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忙,每一次的疼痛,每一次跌倒,每一次翻滚,每一滴汗水,都将强化身体的记忆,就如同刺青一样,以千次万次为单位计算的疼痛,最终在皮肤上镌刻出无可匹敌的妖娆。

  三十公里与六十公里时速的差别,在大部分人的眼中其实没有直观与真切的感受,或许只是两个不同的数字,但有了参照物或许完全不一样,五公里是正常成年人的步行时速;而十五公里是马路上上下班的自行车潮的速度;三十公里就是十五六的唇角毛茸茸的愣头青们疯狂的打着车铃后座载着同样年纪发育姣好的姑娘在大街小巷呼啸而过的速度;至于六十公里,那就是摩托车或者助动车险而又险跟你擦身而过,一旦撞击发生就是骨断筋折的惨剧,你一定会后怕的问候开车那孙子的母系族人,以及那孙子是赶着投胎还是家里着了大火。

  六十公里的时速换算成每秒的话,意味着秒针滴答一下的这段时间,物体向前行进的距离为十六点六七米,鉴于每个立方体是十米见方,也就是说立方体内最长的距离为对角线,这段距离约为十七点三米,简单的说从正方体一角直射而出的棒球在六十公里的时速下撞击到立方体另一角的时间只需一秒零三。

  这段说明未免有些枯燥,但是我其实想说的是即使是离我距离最远的炮筒发射出的棒球飞行到我身体的时间不会超过零点五秒,因为我不可能选择一个角落站立,那意味着你完全没有时间闪避来自背面的打击,我只能选择站在房间的正中。

  我闭上眼睛,我的心跳在降低,我能听见自己悠长的呼吸,我能听见自己心脏在用力的跳动,我就像是一块在水中缓缓下沉的铁块,渐渐的呼吸与心跳不再听闻,就像是滤纸过滤掉咖啡渣一样,人体的雷达果断放弃了那些无用的信息。

  我侧耳倾听,立方体的六面,墙壁的后面,混凝土内到处都有细碎的声响,那是棒球在管道中流动,棒球一只连着一只,就像是训练有素正在集结的士兵,肃穆而安静,阴沉而危险。

  “开始测试!”我低语,咚的一声闷响从身后传来。
  ============================================================================
  新年第一更,我节前就说了我更新要到三月二号以后才能恢复正常,我司放假就是这么不含糊……哎,今天这么多人催更,就去码了一章,算是给大家个惊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