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老乌贼的笑容益发可疑起来,那笑容就像是一个铺满了枯叶伪装的天衣无缝的陷阱,我的脚步开始迟疑,头皮渐渐发麻,黑长老的那张牙舞爪、嚣张跋扈、色厉内荏的样子,我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每回它威胁要挠我的时候,就是门上的那副样子,我有相当不好的预感……

  万一门打开,突然涌出几千几万只跟黑长老一样的蜘蛛机器人,对着小爷就是一通群殴,一只蜘蛛八条腿,十只蜘蛛八十条腿,一百只蜘蛛八百条腿,一千只蜘蛛八千条腿……小爷要如何抵挡?岂不是呜呼哀哉……

  “猜呀,小废柴!这道菜叫什么名字!”老乌贼看见我渐渐发青的脸,更加的兴致勃勃,这死老鬼眉飞色舞的沉浸在给我上菜的乐趣之中,平日里仙风道骨的范儿早已被他丢到了爪哇国,眼前的老乌贼就剩下猥琐与贱格,真想打他一个生活不能自理啊,打的他老娘都不认识他啊,我恨恨的想。

  “想打我一个生活不能自理,想打得我老娘都不认识我?”老乌贼那张可恶的脸斜凑到我眼前,呼的一口雪茄烟笃悠悠的喷在我脸上,我皱着眉屏住呼吸,一边用手挥散那白烟。

  “没有的事,莫说我打不过你,就打的过你,这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也是不敢丢的,您这废寝忘食、殚精竭虑、苦心孤诣、匠心独具的全套菜单不正是为了更好的造就我么,我这心里对您只有感激与尊敬!没有半点怨恨与不满!”为了避免老乌贼的惨烈报复,我不得已云山雾罩的一通胡诌,整句话里有五个字是真的,我打不过你。

  “嘿嘿,小废柴,你最好是心口如一……”死老鬼说这话的时候拖着长音,带着浓重的威胁,话里有话的敲打我,那黑框眼镜的镜片就像是刀片一样闪着寒光。

  跟心理学博士斗智斗勇的这功夫,我的四肢渐渐缓了过来,那种无意识的痉挛与颤抖终于过去了,大脑对身体的指挥系统恢复了正常,可是更要命的麻烦来了,痛觉也在恢复。

  这疼痛之剧烈,丝毫不下于上次在老乌贼的暗室中接受火锻膏的改造,尽管我拼死咬紧了牙关,没有呻吟,我单膝跪在地上,斗大的汗珠像是下雨一样的滴落在面前的混凝土地面上,我无法准确告之大家这疼痛的部位,除了被头盔保护的大脑,这疼痛遍布全身。

  体内的冰蠡蛊已经力不从心,这种遍及全身的伤痛已经大大超越了它的能力,它所散发的凉意在迅速的衰减,它的行动也变得迟钝而凝滞,它焦躁的在我胸口呈圆环状盘旋,它的四面八方都是淤血、受损、变形还有肿胀的肌体。

  除了脸,我的身体就像是发面馒头一样肿胀了起来,老乌贼幸灾乐祸的看着我,“哟,两个小时不见,你小子倒是胖了许多,疼吧?你牢牢记住这疼痛的滋味,记得越牢,你就会闪躲的更好,疼痛就是你最好的训练伙伴,最好的老师!”

  他这话已经完全堵死了我想去那绿色液体里泡一泡,加速身体愈合的异想天开,他训练我的方式就是要让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根头发,每一寸肌肤都牢牢记住疼痛的滋味,熟悉疼痛,敬畏疼痛,从而成长。

  “我估计你也没有心情猜菜名了,这道菜叫做熔炉,是蜘蛛应我之邀为你精心准备的一道大菜。”老乌贼自顾自走近正方体的入口,他凑近虹膜扫描仪,将右眼凑了上去。

  入口处厚厚的钢门滑向一侧,我忍住剧烈的疼痛,站起身往里面看了过去,诺大的正方体里只有一盏红色孤零零的射灯,灯光自天花板上直射而下,那火红色的光柱所罩住的地面也就一米见圆,房间的其他部分却隐没在黑暗里,这就像是一个供诗人吟诵诗歌的舞台。

  “进去吧!莫要辜负了蜘蛛的一番美意,就即使是她,也是颇费了一番功夫!”老乌贼背靠着门框,指着正方体内部说道。

  “熔炉?这房间不会突然加热?变成一个大烤炉吧?”我加着小心问老乌贼,这样的联想是合理的,因为整个训练基地内诸多光怪陆离的事物早已超越了我的认知范畴,我从熔炉这两个字本能的想象就是他会把我关在里面烧烤……

  “亏你想的出来,此炉非彼炉,蜘蛛这次的手笔之大远超你的想象,以五洋四海为壁,以古今中外为盖,以科技智慧为炭,方成此炉,当然我老乌贼于中也略做了些微贡献,不过跟蜘蛛那小丫头比起来不值一提,哈哈,不值一提。”老乌贼罕见的谦虚了一次。

  听到这是蜘蛛的作品,无疑让我吃了一剂定心丸,我走进门内,我踏进那红色光圈的时候,听见了咔咔的机括作响,光圈的中心处的地面缓缓裂开,出现了一个黑洞,黑洞中一个银色圆台缓缓升起,到齐腰左右的高度那圆台嗒的一声停止了运作。

  厚达寸许的银色圆盘上赫然躺着一副黑色头盔,一副黑色手套,一双式样古怪的厚底靴子,我以往从未见过如此古怪的东西,这头盔跟神经反射训练室的防护头盔完全不一样,黑不溜秋,密不透风,我俯下腰隔着头盔的玻璃往里看,想窥视出一点端倪,却只看得见玻璃上自己的脸。

  手套和靴子同样古怪,我见过皮手套、布手套、棉线手套、橡胶手套等各种各样的手套,毕竟我前一任东家鸿运公司卖的就是这个,但我从未见过这种用金属与未知材料组成的手套,每一个指节处的链接部分都是金属,精细的宛如艺术品,用巧夺天工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那些小而又小的金属零件就如同最精密的瑞士钟表一样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这副手套的材质与制造工艺跟家里的那个贼秃黑长老或许不分伯仲,看到这副手套,我这才百分之百的确信,这所谓熔炉这道菜必定是出自冰山之手。

  一条洁白的大浴巾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仔细研究这头盔和手套、靴子的功夫,身边居然围满了人,这群人就像是幽灵一样出现在了我身边,这要是来取我命的杀手,我早就死了一百遍。

  除了蛇信与未曾谋面的羯蚁,五个断路穿山,退路乌贼,迷路避役,把我围在了当中,简直是水泄不通,递给我浴巾的正是第五,而站在入口处远远看着的居然还有那七彩紫依。

  这是闹的什么鬼?我疑惑的看着在场的一干人等,那避役琳琅小小的个头却威风凛凛,五条大汉如众星捧月一样拱卫着她,老乌贼躲在人群的边缘处,离她远而又远,她看着我吃吃的笑起来。

  “小家伙,擦擦你脑袋上的汗,穿上这副行头,大伙等这场热闹等了好久了,我那菜菜妹妹可是宣称这是她除了小黑之外的第二个杰作,熔炉一点零,正式登场!”
  ============================================================================
  功课来了,大家看完举手之劳顶顶,谢谢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