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戴上黑色头盔的那瞬间,头盔的上方有强烈的光照射的我睁不开双眼,我闭上双眼,随即觉得两侧的太阳穴有极细的针状物体突然刺入,这疼痛轻微处在可以忍受的范围,随后我能感觉到那灼人的光渐渐的黯淡下去,当我慢慢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四下一片寂静,我被困在一条幽暗而死寂的隧道中,一道白光从我脚底下向着前方伸展,我的左右还有身后都是没有边际的黑暗,我只能顺着这条如同白云铺就的小路向前,一路向前。

  似乎走了许久许久,又似乎是一步之间,隧道终点处的白光已在眼前,我伸出手掌小心翼翼的探进那光里,我的手掌就如同被切断了一般瞬间消失不见,可是并没有疼痛的感觉,我吓得把手猛力的抽出,手掌又完好无恙的恢复如初。我壮着胆子朝那光里迈步,身体所有突入白光的部分都消失不见,就像是一只半个身体被牛奶淹没的小强。

  这种诡异的场景居然没有吓住我,这并不是说我有多见多识广,又或者是艺高胆大,这种盲目的信任来自于小黑的主人,那个叫做菜菜的网路蜘蛛,把生命托付在冰山的手里并不需要考虑太长时间,我朝着白光继续前进,步伐坚定,就像是扑火的飞蛾。

  随即我发现自己突然身处在了那个雪白的房间正中,古灵精怪的小和尚就站在一旁笑嘻嘻的看着我,“阿弥陀佛,欢迎来到虚拟世界,伟大的网路蜘蛛一手打造的梦幻之地。”

  我看着空空如也的四壁,还有变成小和尚的黑长老,如堕梦中,眼前的一切是如此的真实,我走过去不由分说一把抓住了小贼秃,一左一右捏住他红扑扑的脸蛋,就是狠狠的一通揉搓,这厮奋力挣扎嘴里不住的抗议,可是这抗议因为我狂捏他脸的关系而变得含混不清。

  这揉搓却让我的脑袋更加混乱起来,因为指尖能感觉到小和尚的体温,还有小脸蛋惊人的弹力,我真的开始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可能是在训练中昏迷过去了,我放开小和尚,看着自己的手掌,那是一双裸露在外的肉掌,可是之前不是戴了一副手套么?我再去摸自己的脸,头盔也不翼而飞,我能摸到自己的鼻子和嘴巴,也能摸到头发和眼睛。

  “善了个哉的!你这厮怎敢对老衲如此无礼!”小和尚一边揉着自己的脸,一边气鼓鼓的对着我抗议,这类萌物的抗议效果可想而知,我强行忍住自己再去揉捏他一番的冲动。

  “这里是哪里?你真是小黑?”我满腹疑窦的问小和尚。

  他没有回答我的答案,而是手指了一指,我立刻转身,那面雪白的墙开始融化,就如同是滚汤泼雪,融化的白色液体就像是有生命般的向四面八方流动,像是渗入沙海的水滴一样渐渐消失不见,而我的瞳孔在放大,墙壁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屏幕,正如之前大伙看着黑长老变成小和尚的那块屏幕。

  我看见了一盏孤零零的红色射灯,我看见那如追光覆盖的红圈里那个带着头盔和手套的自己,我看见了五个体型巨大的穿山,看见忘记了避役的威胁而难以自控在渐渐走近的老乌贼,看见了避役眼睛里的问号,看见了七彩紫依那张冷漠的脸上写满了四个字,那四个字叫难以置信。

  “现实世界。”小和尚走到我和屏幕中间,指着屏幕外的大伙对我说,而我已经分不清我到底是在屏幕的这一头还是在屏幕的那一头,小和尚原地跺了跺脚,继而笑嘻嘻的说:“虚拟空间!”

  “小废柴,真的是你在那里头?”越走越近的老乌贼一边用手指像是敲门一样的叩击着屏幕,他突然就大叫起来,我茫然的转头看向老乌贼,几乎本能的点了点头,老乌贼闻言立刻脱下了他的眼镜,在衣服上擦拭,继而又用双掌用力的搓他自己的脸,显然需要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的不仅仅只有我而已。

  这情景很诡异,我既是水族馆玻璃后游弋,被围观的海豚,同时也是玻璃前的看客,我究竟是看到了自己,还是只是玻璃上倒影?

  “阿弥陀佛,时间长了希望你能适应,不过现在可不是跟他们聊天的好时间,熔炉之所以是熔炉,第一个原因就是高到让人混淆的虚拟环境,通过你两侧太阳穴的神经微电极直接在脑部模拟视觉成像,也就是说,你现在看到的,跟你在现实世界所看到的并无二致,也可以说,你现在看到的并非你所看到的。我佛有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黑长老看着如泥塑木雕的我想要来个当头棒喝。

  “说人话!不然胖揍你这小贼秃一顿,打得蜘蛛都不认得你!”我有些恼羞成怒。

  “善了个哉的,在这里,你打老衲?老衲不打你就算是你捡着了,信不信我挠死你?变!”小和尚话音才落,这回没有急速的旋转,只是突然砰的一声炸响,平地一道惊雷,一道青烟飘过,小和尚消失不见,我登登登倒退了三步。

  眼前出现了一只让人难以分辨的猫科动物,难以分辨的原因在于,你要说它是猫也没错,因为它呼哧呼哧威胁的咕噜声完全是猫,这猫一副跃跃欲试随时准备给我一爪子的架势,但是它体型完全超过了一只公牛,那脑袋比脸盘还大,俯伏在那也有一米多高,体长则超过了二米,一条尾巴比电缆还粗,带着风声在空气中来回挥动。

  这大猫那锐利的爪子大的就像是用来拴缆绳的钢质挂钩,就那么歘歘的在我脸前挥动,好汉不吃眼前亏,还不知道这厮在这熔炉里有多少手段,我这正绞尽脑汁打算怎么应付它的时候。

  也不知道从哪就漂来一个声音,这声音分不清远近,搞不清方向,突然就响起来,就跟那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的法旨一样救了我,这声音带着三分严厉说:“再胡闹,以后再也不许你进来玩了!”

  那大猫突然就蔫了,它蹲在原地,低着头臊眉耷眼就跟刚刚挠破了沙发,把厕所纸巾扯了个满地的淘气鬼一样,它嚣张的气焰不翼而飞,这回没有音效,也没有旋转,也没有青烟。

  它巨大的身躯开始闪烁起来,它的胡须、尾巴、巨大的身体、瞳孔、就连爪子都在闪烁,它渐渐就变成了一个幽蓝色的猫形状的灯笼,我定睛仔细看,那些闪烁的部分其实是一串串细小在它体表如溪流一样流动的数字与符号。

  它渐渐的缩小,那些流动的蓝色数字与符号渐渐黯淡下去,就如同是冬日的江面渐渐凝固,粉雕玉琢的小和尚又出现在我面前,他哭丧着脸,就跟庙了死了主持一样,两个大眼睛里泪水涟涟。

  “善了个哉的,以后在熔炉里不能再随意变化了,只允许匹配当月自我认知的形态了,呜呜呜呜,都是你害的,你个害人精!我恨你!”小和尚捏着僧衣的一角大哭,一边抗议。

  我看小贼秃那样,心里着实有些不忍,屏幕外却有个人高声叫好,“干得漂亮!”
  ============================================================================
  广大女同胞们的节日,特地码了一章,就当是节日礼物吧,祝大家节日快乐,大家看完帮着顶顶,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