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风间纲并没有等到惊天动地的大爆炸,闯入者毫发无伤在一步一步缓缓推进,在沉睡的九变噬金虫白板可谓是居功至伟,这只体重十六斤的虫王停留在闯入者的一侧,让战局胜负的天平出现了异常明显的倾斜,现在风间纲的选择已经无多,除了拿忍者的生命来消耗与试探闯入者的真正实力,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奸细,奸细,一定有奸细,若无奸细,这加特林和炸药怎么可能都失效……万万没想到,我日本忍道内部居然出了奸细……”无计可施的风间纲呆呆看着那在画面中越走越近的黑袍人,气的嘴唇都在剧烈的颤抖,主控室内的空气紧张的就像是正在凝固的冰块,方寸大乱、气急败坏的日本忍道少主此刻太需要发泄他的怒火,尚未正式交手,风间纲已经棋输一着,相比那气定神闲、从容不迫的闯入者,风间纲此时已经是一桶随时会爆炸的火药,绝不会有人能够料到一只虫子就轻易击溃了煞费苦心靡费巨万的防线,归咎为内奸破坏是很合乎逻辑的推理。

  “你们是奸细么?”风间纲转头问两个瑟缩在墙角的监控忍者,他的目光阴冷的就像是盘起了身子准备进攻的眼镜蛇,二人额头上的汗如同今夜的雨一样,涔涔而下,恐惧使得他们的牙齿在剧烈的撞击,浑身上下抖的跟筛糠一般。二人已经连辩解一下都办不到,只会本能而麻木的摇头。

  “不是奸细?很好,那你们给我解释一下,为何加特林会哑火,为何主通道内的炸药会失效?”风间纲那张铁青的脸上居然出现了一丝微笑,他白色浴袍的两只袖子里开始有粉红色烟雾一丝一丝往外飘荡,看上去就像是他在袖子里藏了两个香炉,血腥味浓重的让人闻之欲呕。

  除去地上昏迷的那位,负责监控的这两个倒霉鬼已经吓得魂不附体,这二位压根就不知道要如何回答,是啊,该死的加特林怎么会哑火,主通道的炸药为何会失效?除了有内奸还有别的答案吗?显然是没有……问题在于,谁是那该死内奸?

  二人既没有勇气逃跑,也生不起半点反抗的斗志,更无从辩白,就像是两只被绑在解剖台上的青蛙,剩下的只有绝望。主控室内粉红色的烟雾越来越浓,风间纲这时简直像是一只人形烟雾弹,又像是一块泡在水里的粉色干冰,这血雾在他周身缭绕、翻滚、不住盘旋。

  风间纲终于消耗掉了他最后一点耐心,他只是弹了一个响指,围绕着他的血雾如同训练有素的猛兽般往后猛退了一大截,接着轰然就上升到天花板的高度,就像是大海上的浪潮一般猛扑向三个无辜的忍者,就连地面上那昏死过去的也不曾例外,没有惨呼,也没有尖叫,就像是用滚水烫死三只微不足道的蚂蚁。

  老乌贼果然没有说错,风间纲的血雾带有强烈的腐蚀性,血雾中的三具躯体就像是泡在硫酸中一般,渐渐变的焦黑冒着缕缕白烟,血雾从七窍和全身每一个毛孔间钻进身体里,躯体就如同被食人鱼群在啃食一般不断缩小,变成三具白森森的白骨,这依旧不算完,血雾并没有退却在而是骨头间穿梭往复,白骨上开始出现密密麻麻的小黑点,骨头千疮百孔就像是被白蚁蛀蚀的木头,最后彻底化作一片飞灰。

  血雾这才开始退潮般倒卷而回,风间纲突然张开嘴巴,这血雾就像是无数归巢的蝙蝠一般向他的嘴里疯狂涌入,不一会悉数灌进了他的体内,他闭上嘴时竟然打了一个轻轻的饱嗝,他那妖异的粉色肌肤看上去似乎又莹润光泽了一些,亲手屠戮了三个下属他脸上并没有一丝一毫心痛的表情,依旧是一副阴鸷的模样。

  老乌贼曾经说过这是个跟人屠夜雨一样残忍,又加丧门星残叶的疯狂,再加上剃刀慕二的暴戾,这是一个揉合了人类各种阴暗面的怪胎,这句话一点也没有说错,他重新坐回长桌前面,依旧是那个傲慢、狂妄、自大而权柄在握的忍道少主。

  风间纲换了一台电脑,开始操作,他并没有鲁莽到要直接冲出去跟来犯之敌一决雌雄的地步,尤其是在敌人实力深浅并不明晰的前提下,他开始切换监控画面,在敌人与他之间尚且还有三条屏障,第一条就是幽愚和他率领的精英忍者,第二条是藏在通道夹墙内埋伏的暗桩,第三条就是小楼院子里的三个忍者头目,这也是他最后的底牌。至于外间那些豢养血奴的白大褂,虐待、欺凌血奴他们在行,要战斗,那是半点指望不上。

  忍道少主目前为止还没有开始担心自己的安全,敌人显然是有备而来,值得慎重对待,黑袍人背负的那把巨大的剑看起来就不是常人能耍的动的玩意,那女子看着倒是弱不禁风的样子,长的也很是不错,这个臭娘们事后一定要把她炮制成血畸娘,干得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想到这里,风间纲竟然有些兴奋,妖异的脸上出现了淫邪而扭曲的笑容,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已经开始饥渴的嘴唇。

  “幽愚,幽愚,看你的了!给我杀了那黑袍的男人!女的给我留下活口,我要把她炮制成血畸娘,然后活活干死她!”风间纲对着话筒开始叫嚣,这狂妄而无耻的叫嚣通过无数的喇叭清清楚楚的传递进罗刹之巢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已经接近罗刹之巢将近百米距离的闯入者同样听到了这污秽而下流的叫嚣,金发蓝眸的女孩突然停下了脚步,她拉了拉哥哥的衣襟,“哥哥,我克莱尔看起来就这么好欺负的样子么?”

  “是还蛮好欺负的样子呢……”保罗大人也站定了脚步,伸出手揉了揉妹妹那头耀眼而顺滑的金发,百米之遥,罗刹之巢的大门内正涌出大批忍者,黑衣蒙面,各执寒光闪闪的利刃,一双双眼睛闪动着同仇敌忾的寒芒,若是眼光能杀人,保罗与克莱尔兄妹已经死了八回,再过几秒就将是短兵相接的死斗。

  这批黑衣人约八十余人,鱼贯而出分成左右如大雁的翅膀般列成两队,正中间站着一个人,正是那干干净净的幽愚,他如同竹竿一样瘦削的体形很是醒目,五劳七伤的他死撑不退,居然上来打头阵,这倒是让保罗与克莱尔有些刮目相看。

  “二位请止步,在下日本忍道操虫师幽愚,这罗刹之巢是我日本忍道禁地所在,还请二位回去如何?”出乎预料的是,幽愚说话间很是礼貌与客气,这是个真正的老江湖,知道若是动手,必然不会善了,这番话说的不卑不亢,颇为得体。

  “回去,回哪里去?你家主人不是让你生擒我,要做个什么血畸娘么?你倒是来捉我呀?操虫师幽愚。我的名字你记住了,我叫做克莱尔,就你家主人在广播里说的那些话,今日不活阉了这条发情的野狗,我克莱尔哪也不去!”二人中出来答话的竟然不是那高大的男子,而是那娇小的女孩,她一边说话一边冲着八十余个忍者挥舞着自己比鸭蛋大不了多少的小拳头。

  她一边挥着小拳头,一边微笑,竟然甩开身边的保罗,独自朝着众人前行,这情形完全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她步履轻盈,就像是一只主动走入狼群的小鹿,幽愚的眼睛眯缝起来,眼皮突然在无缘无故的暴跳,他本能的嗅到了危险气息,这气息只属于雄踞食物链顶端的巨兽。
  ============================================================================
  交功课,大家看完举手之劳顶一下噢,顶帖是美德!!!大家晚安,明天继续^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