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你们可有证据,例如罗刹之巢血案当日保罗与克莱尔兄妹在梵蒂冈的证据?如此一来,就可以证明你们当日没有出现在凶案现场?我忍道老主人对我交待的是,在确认罗马教廷宗教裁判所不是真凶的前提下,才能说出我的第二重使命……”忍道使者的声音有些颤抖,出发之前老主人交待自己的时候,提及这第二重使命的时候,是那样的云淡风轻,现在看来,竟然是如此的深谋远虑,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可能早就在老主人的预料之内。

  “我不妨直接了当的告诉阁下,血案当夜,我兄妹二人并不在梵蒂冈,却也不在日本,如今这个时代教廷行事也有诸多不便,与各国政府打交道也并不轻松,因此很多事都需要隐秘从事,理论上,血案发生之时,我和克莱尔身在梵蒂冈,因为没有任何出入境纪录显示,我们离开了梵蒂冈,事实上,我们却身在他处,至于究竟在什么地方,对于眼前的困境豪无帮助,请恕我不便透露了……”保罗很是开诚布公,态度非常坦率,可是这样要如何取信于人?

  理论上这兄妹二人确实没有离开过梵蒂冈,可是这并不能作为不在场证明,因为事实上他们出去干了些见不得光的脏活,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梵蒂冈潜入他国国境,那么以同样方式潜入日本在理论上同样成立,在日本本土也不可能查找到二人的出入境纪录,至于这见不得光的脏活,忍道使者无需问心里也明白,无外乎是暗杀、情报、绑架、刺探、贿赂这些事情,需要宗教裁判所执事双双出动的脏活,已经事涉教廷的核心机密,况且这类脏活基本不会留下活口,纵然是保罗兄妹说了出来,也是死无对证。

  但当保罗亲口说出自己其实并没有不在场证据的时候,忍道使者已经开始倾向于相信他的话,生活在黑暗中的人们历来就是这样,干脏活之前都已经预留好了退路,不会有任何不利的证据指向教廷,指向宗教裁判所,莫说教廷,忍道又何尝不如是。

  要说起来退路乌贼这“嫁祸江东之计”阴险之处就体现出来了,让人百口莫辩,保罗要是说事发时我人就在梵蒂冈,出入境纪录可以证明我近期没有去过日本,忍道使者不仅不会相信甚至会嗤之以鼻。

  忍道使者脸露犹疑之色,他欲言又止,千头万绪一时不知如何开口,若是这样就信了对方,心中终究有些惶恐与忐忑,这事关少主风间纲的下落与生死,何去何从,实在难以决断。

  “长夜漫漫,东方来的客人,让我们欢迎你的到来,来品尝一下我这陈年的美酒吧,人生苦短,莫要暴殄天物啊,证据么?只要眼睛擦的够亮,何愁没有证据……”端坐在长桌尽头的安德鲁大人举起了杯,笑吟吟的看着大家,这关子卖的足够吊胃口,就连克莱尔也好奇的看着他,举起了酒杯。

  忍道使者再不犹豫,一饮而尽,安德鲁大人内心哀叹了一声,这酒不是这么喝的,要品的……这么牛饮,哪里能喝出这酒的好来,内心暗暗唾弃了一下东方人的品味。

  “安德鲁大人,您就不要卖关子了,我这大老远的回到梵蒂冈,连个澡都没有泡,就被哥哥拉到您这来了,我还急着回去泡个泡泡浴呢,好好的洗漱一下,这一身上下全都是血腥味,有多难受,您知道么……”克莱尔皱起眉毛抱怨了起来,半是撒娇半是催促,显见得这教宗一脉的人之间关系极好,丝毫不见生分,话中提及一身的血腥味,却让人不寒而栗。

  “你这小丫头,还是这么心急,我的第一个证据就是监控录像中的红衣女郎,使者阁下,你可将她的照片打印出来,满教廷内外随便找个人来问一问,保罗与克莱尔兄妹何曾有过这样的侍从?你若是需要,宗教裁判所的人员档案也可交给你逐一的筛查,看看兄妹二人手下可曾有这么一个女人……任你掘地三尺,也绝找不到这个女人,此间就是破绽,说明元凶其实对于教廷并没有太仔细的情报,伪装保罗与克莱尔兄妹容易,这是人尽皆知的两位执事,要伪装宗教裁判所的手下则难得多,这需要翔实的调查与准备,这第一个证据,您觉得如何?”

  安德鲁大人又在微笑,退路乌贼计划中致命的破绽已经被他找到,这当然是极有说服力的证据,就连保罗也频频颔首,“黛米”这个红衣女郎是凭空出现,世间压根就没有这样一个人,现在反而被安德鲁用来证明这是被人栽赃陷害,否则如此惊天动地的大事,哪有带着一个陌生人,而不是心腹随从的道理。

  忍道使者沉默了一会,默默的点了点头,这个证据很有力,自己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兄妹二人身上,以至于忽略了配角,这个红衣女郎就是寻找元凶的关键,而这其中的破绽忍道难以觉察,唯有像安德鲁大人这样熟悉保罗兄妹以及其下属的人才能发现,但仅凭这个证据,依旧不够。

  “恕我失礼,还有其他证据么?”日本人死死的盯住安德鲁大人,唯恐漏过了胖老头脸上的任何一丝表情与波澜,保罗与克莱尔的脸上则写满了赞叹,三言两句之间化敌为友,安德鲁大人能在教廷红得发紫实在不是机缘凑巧,而是厚积薄发,实至名归。

  “唉……这哪里谈得到什么失礼,人命关天,那是你的伙伴,你的小主人,跟你出生入死的兄弟,那曾是一百多条鲜活的生命,那是一百多个无畏而勇敢的灵魂,就是再谨慎小心,也是应该的,这第二个证据,你也可以视作我们三人对您,对日本忍道上下,对你老主人风间先生的一点小小的敬意,还请万勿推辞。”安德鲁大人这条三寸不烂之舌简直是生死人肉白骨,这丝毫不显矫揉造作的叹息和那恰到好处的恭维简直让忍道使者眼眶都快要湿润。

  安德鲁大人话音落地,保罗站起身,他椅子的右侧放了一口银色的小箱子,这箱子也就三十公分长,二十公分宽,保罗提起这口箱子,走了几步,将这口箱子轻轻放在了忍道使者的面前,保罗微笑了起来。

  “请您笑纳。”
  ============================================================================
  交功课,大家看完,举手之劳顶一顶,明天继续,大家晚安^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