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风间拓海的怒吼就像是呼啸的狂风一般,朝着所有人席卷而至,是如此的凄厉,却又带着无穷无尽的肃杀之意,在场的大多都是见惯了厮杀、流血与死人的狠角色,在黑暗世界中讨生活,哪一个是省油的灯,偏偏听见了这咆哮却不由自主的心生恐惧,那与生俱来的本能正在警示着危险的到来。

  人们被怒吼所笼罩,就像是在惊涛骇浪中挣扎的舢板,有一种命在旦夕的惊惶,顿感自身是如此的渺小,却又无助,意志慢慢溃散,神智渐渐恍惚,人们看不到风间拓海,却仿佛看见了一头巨大的银狼,这狼体高四五十米,蹲坐的身体俨如一座摩天大厦,是如此的桀骜而愤怒,它的皮毛不是灰色,也不是棕色,更不是黑色,而是如月光一样清冷的银色,光滑的就像是一匹绸缎,每一根狼毫都坚韧如钢铁铸就,这匹银狼同样浑身浴血,浑身上下布满了无数巨大的伤痕,就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搏杀。

  那双巨大的眼眸赫然是血红色的,它正发出低沉的咆哮,鼻子上的皮肤因为愤怒而出现了一层层的褶皱,雪白锐利的獠牙暴露在空气之中,这凶残的獠牙让人们灵魂都在战栗,颤抖,恐惧,忍不住想要亡命的发足奔逃,却又想跪地膜拜,因为那俯瞰着众人的银狼眼眸中除了凶狂桀骜,更有如狼王一般的威严,虽身负重创,通体浴血,那双眼眸中却散发着永不屈服的意志与决心。

  “不自由……毋宁死……风间老头,我不如你……”绿雉熏怔怔的看着那头巨大的银狼幻象,唇齿间是浓浓的苦涩,她握紧双拳,手指上的骨节因为用力而变得惨白,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这绿雉组的首领固然威风,脖子与手腕上却带着无形的枷锁与镣铐,别人看不见,自己莫非也能装作看不见?绿雉熏这女人从来不是那种自欺欺人的货色,可是要挣脱这枷锁与镣铐的代价何其巨大,也正因为如此这笼中的囚鸟,无比渴盼着自由翱翔于蓝天的滋味。

  “便是这般苟延残喘的时候了,还要逞威风,风间拓海你省点力气,多熬几分钟可好?金菊死士何在,与我上前,先打断他的四肢,替他先行止血,暂且留他一条性命,今日在场各位,昔日如与他有仇怨者,均可上前来与他算一算昔日的旧账,可以唾他口水,也可扇他耳光,可拔他头发,也可踢他的裤裆,割一块肉回去下酒也未尝不可,只一条,不要弄死了他,他的头颅要留着我亲手割下!”黒木龙之介冷笑了一声,风间拓海的咆哮在他看来不过是徒劳无功的垂死挣扎,他甚至忘记了一条黑暗世界流传甚广的一句话,猛兽通常很危险,而比猛兽更危险的是受了伤正在流血的困兽。

  “这也太毒了,杀人不过头点地,这黒木龙之介竟然是要让所有人都来折磨羞辱这风间拓海,这风间拓海一代豪杰,竟然今天要死的如此屈辱吗?老子不忍看了……”有观众压低了声音在说话,这压低了声音主要是怕得罪了金菊卫,金菊卫一会杀顺手了引火烧身,却又实在觉得这黒木龙之介太过狠毒,这不仅仅是取人性命,而是凌虐、羞辱、践踏,这已经是变态才能干出来的事。

  且不提诸多观众的反感与惊骇,先说黒木龙之介身后的金菊死士,那八杆标枪一般面无表情的死士,已经冲出了两个,这两个死士就如同两支离弦之箭一左一右,绕过了黒木龙之介,直扑风间拓海,下一个瞬间,这两个死士已经跃在半空,速度、动作、目标全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人中间放了一面镜子,一人在镜外,一人在镜内,这训练有素,配合无间也确实让人暗自赞叹。

  两人在半空飞踹而下,直取风间拓海的两个膝盖,正如黒木龙之介所说,先断去他的四肢,再来慢慢凌辱炮制,这两脚不仅要废掉风间拓海的两条腿,更是要让他重新跪在地上,空气响起了啪啪两声脆响,似乎是骨头折断的声音,这啪啪两声同时响起,不分先后,有那不忍目睹的观众早早闭上了眼睛,却终究忍不住好奇再度睁开眼睛。

  却看见风间拓海依旧站在原地,膝盖似乎也没有出现骨折的状况,半空之中却不断有血液有如瓢泼一般洒落,直到这个时候,才传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那头巨大的银狼在风间拓海身后却时隐时现,狼嘴不住的开阖,似乎在咀嚼,每一次咀嚼的时候,鲜血与碎肉就从半空洒落,那狼嘴中传出的惨叫很快就只剩下骨头被狼牙碾碎切割的声音。

  “什么情况?”刚刚闭了眼的人完全懵了,完全搞不懂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忍不住问身边的人。

  “那头巨大的狼不是幻觉!不是幻觉!我也没有看清,仿佛是那只狼爪轻轻挥动了一下,这两个金菊死士就被直接塞进了那头银狼的嘴里……直接就咬死了那两个金菊卫的人……”回答他的人,似乎也陷入了震惊与疑惑,一脸的惊恐与诧异。

  黒木龙之介的脸色铁青,他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妙,此时此刻风间拓海的战力他并不清楚,可自己下属这金菊死士的实力他却再清楚不过,这两个下属若是全力反抗,在自己的手下也足以支撑个三五分钟,却被那银狼一爪瞬杀,这让他如何不惊恐,如何不害怕。

  风间拓海脸上古井无波,已经没有愤怒,也不再咆哮,他看着黒木龙之介的眼睛里只有最纯粹的厌恶,就像是黒木龙之介是那粪坑里蠕动的驱虫,那银狼的每一次咀嚼与吞咽,风间拓海身体上的伤势就飞速的痊愈一分,那丰盈的血肉与充沛的生命力就是治愈伤痛的无上灵药。

  风间拓海左脸颊上的五条指印就像是溶解的糖块一般飞速的消散,左臂的断骨处出现了亮白色的骨粉,就如同快速粘合剂一般粘合住骨头的断面,暗红色的肌肉与皮肤相继生长出来,身躯上无数条伤痕在变窄变短,最终消失不见,唯有那新生出的肌肤呈现出一种妖异的淡粉色。

  “撤!”面对着伤势痊愈如初的风间拓海,黒木龙之介终于意识到,这是个该死的陷阱,而自己这贪婪的蠢货居然第一个冲了进去,这人执掌金菊卫多年,临事也是果决,立刻就下达了撤离的指令。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还是留下来吧,天地挽歌……”这轻轻的呢喃就像是死神索命的低语,宣告了金菊卫的败亡。
  ============================================================================
  交功课,估计错误,估计还要一章才能写完,争取明天写完,大家晚安^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