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恩……那老乌贼说了……这练胆练胆就是要一次……又一次的吓唬你……什么怪事经多了,胆子自然就大了。”朱颜一边笑一边回答我,上气不接下气,说话间停顿了好几次。她笑得脸带红晕,粉红色,像盛开的桃花。

  我气的无话可说,只想破口大骂,好好演练一番三字经,可对着个姑娘破口大骂这么没风度的事,实在是干不出来,我捏着一双拳头,浑身都在颤抖。千小心万小心,还是落入老曹头的毂中,我不仅气他,更气自己,怎么就这么没脑子,我鼻孔里喘着粗气,恶狠狠的瞪着朱颜。

  “真生气了呀……”朱颜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语气里带了些安慰,可旋即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实在是忍耐不住。

  “哼!”我冷冷的哼了一声,扭过头不去看她,太他妈欺负人了,我之前真的完全被唬住,脑子里想的完全就是夺门而逃,逃的越远越好。我选择杀人是不假,但也不是为了成天被人这么耍着玩!不是为了成天跟精神病人过家家!老曹头,你他妈的给老子等着!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我演技怎么样?我演技怎么样?哎,死木头,给点评价呀!”女疯子益发的兴致勃勃。

  “烂透了!不怎么样!”我心里暗暗问候她,还有老曹头十八代母系族人。

  “我呸!我演技不好,刚刚你吓成那副鬼样子,都快要尿裤子了。”朱颜毫不留情的揭短。

  说到尿裤子,我才意识到裤裆里稍微有点湿,怕是刚才吓得略微尿了几滴,幸好对面的朱颜看不出来。作为一个大老爷们我绝不能承认这事!但我还是很庆幸,老天爷保佑,还好刚刚没尿湿裤子!实在是不幸中的万幸!倘若这事发生并流传到老曹头的耳朵里,这老不死的真不知道要得意成什么样子,我这下半辈子见到他,怕是再也抬不起头了,这将会成为我人生的耻辱柱……我长出了一口大气。

  “谁……谁尿裤子了……你才尿裤子呢……”我底气不足的反驳,此时绝不能泄露出任何一丝裤子里的破绽,我料你也不敢盯着我的裤裆看!我恍若无事,慢慢夹紧双腿。

  “你就夸我一句演技好,会死啊?会死啊?会死啊?”朱颜倒是没注意我的裤裆,但是对我没有高度评价她的演技很是介怀,她撅着小嘴,一副不满的表情,这一刻她不是那个浑身长刺的飙车族,也不是威风八面的尸体魔术师,这一刻,她就像是一个美丽的邻家女孩,在气恼着脸上长出的一粒旁人压根注意不到的青春痘。

  “演技好!演技好!简直太好了!好的不能再好!魔都电影节最佳女主角非你莫属,还有那什么金鸡、百花、长春、金马、奥斯卡统统都该给你!”我不知道为什么,心一软,就顺着她的话头夸她,还很是使了些力气。

  “真有那么好?”朱颜喜笑颜开。

  “真有那么好!配乐也很棒……”我这话倒也不全是违心之词,演技确实上佳,不然怎么会吓到我魂飞魄散。

  “老曹头,担心我演不好,给我说戏说了半天呢!他兴许有当导演的才华!”朱颜夸老曹,我听着怎么就那么郁闷呢。

  “别跟我提那老乌贼,你切这一盘‘人鞭’就单纯为了吓唬我?”我气不打一处来,我怒火万丈的指着砧板上那盘“生鱼片”。

  “也不全是,你猜猜这胡鹏怎么死的?”朱颜突然神秘兮兮起来。

  “狱里斗殴死的。”我没好气的回答,心想这他妈还用问么,那白色吊牌上写的明明白白。我学历是不高,可也不是文盲,这几个字还是认得的,也太小瞧人了。

  “NO!NO!NO!NO!NO!”她连说五个NO,还举起了一根手指不住在空中摇动。

  “这狗杂碎可是张大订单!今天才是完成交易的最后一步,不然老乌贼为什么特地选今天让你来我这?” 她煞有介事的说,我两根眉毛简直要扭曲到一起,明明是狱里斗殴致死,又怎么会是一张订单,胡鹏两年前就死了,在特尸科躺了整整两年,为什么完成交易要在今天?

  “你们难道还能买通了监狱里的犯人去杀他?”这是我目前最合理的推测。

  “哪里用的着那么笨的办法……渡者六道要是这么水,这牌子大概早就被人拆了当柴火烧。他人固然是监狱犯人殴斗致死的,却是老曹头亲自下的手。”朱颜不屑的摇头。

  我完全听不明白,什么叫做固然是监狱里的犯人杀的,又是老曹头亲自动的手?既然是殴斗致死,就没老曹头什么事,怎么能说是他亲自下的手?这在逻辑上完全是矛盾对立的,压根不成立!我疑惑的看着朱颜。

  “胡鹏,两起强奸幼女案,证据确凿,获刑十二年。可是受害的孩子远远不止这个数目,众多的受害者家长选择了秘而不宣,他们打落牙齿和血吞,为了孩子能健康的成长,不让幼小的孩子背负被强奸过的名声。虽然没有报警,可是这些家长都明白是胡鹏做的案,十二年未免太便宜他了!这些家长集资下了张订单要他死,可胡鹏人在监狱难免要大费周章,老曹头可能太无聊静极思动就接了这个活, 这张订单还要求必须将他的阳具切下来剁碎了,赛进他嘴里。虽说有些烦琐,可是也是可以理解的要求。”

  “可以理解……”我默默点头,不用为人父母,我也能感受那种愤怒,日日夜夜在仇恨中煎熬,又痛悔自己的一时疏忽,让孩子遭受了地狱般的凌辱。始作俑者却只需坐十二年牢,又出来逍遥快活,十二年后,孩子们心里的那道巨大的伤口能不能够愈合,没有人知道。

  “老曹头的本事你是亲身领教过的,他仅仅是伪装成一个代班的心理医生,去胡鹏所在监狱跟一个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犯人做了一次半小时的对话,三天后这犯人在食堂用磨尖的牙刷柄刺入了胡鹏的肝脏,你说这算不算是亲自下手?”朱颜平静的说。

  那杯红酒,那像潮汐一样冲击杯壁的红酒,我眼前猛然出现了那杯红酒,那杯让我失去了知觉的红酒。催眠术?老曹用催眠术杀人?一定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