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你是不是觉得老乌贼这样对待我养父太毒太狠太暴力了?”我长久的沉默之后,冰山忽然问我,我本能的摇了摇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养父终究是他咎由自取,如今没有造成更大的恶果,留下终身的遗憾已然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我大概也不是心慈手软优柔寡断的人,只是经你这么一说,画面感实在太强,有点惨烈……”我默默叹了口气。

  “可是我养父对于毒打他的老乌贼不仅没有丝毫怨恨,他甚至还很感激,不是老乌贼用了催眠,也不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因为养父上衣外套口袋多出来的那两沓厚厚的百元大钞,你知道为什么吗?”冰山问我。

  “这怎么可能?”我顿时疑惑了起来。

  “老乌贼毒打完之后,解开麻袋,他依旧瑟缩抱头,浑身如同筛糠一般剧烈的颤抖,连四下里张望一下也不敢,老乌贼搀扶起散发着浓烈尿骚味的他,在他上衣兜里塞了两沓钞票,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一笑,说道这钱可不是给你的医药费,好好照料那小丫头的起居,我本可以杀了你,当然也可以阉了你,一劳永逸的解决当下咱们之间这个小小的问题,如今只是小小的打你一顿,已经是你上辈子烧了高香捡着好运了,你家里那个小丫头但凡少了一根寒毛,就要你生不如死,日日夜夜受这样的煎熬,滚吧。”

  “难怪如此……老乌贼还是厉害啊……”我心里暗道,心理学博士皮笑肉不笑当面说出这番话来,这养父怕是胆都吓的四分五裂了,然而这可不是什么色厉内荏的威胁,这是一句相当实在的话,对于渡者六道这样在黑暗世界闯荡了半生的豪杰们而言,弄死那位养父,或者阉了他,实可谓易如反掌。

  只是一劳永逸、咱们之间、小小问题这些字眼听起来是如此的刺耳,让人不寒而栗,越是轻描淡写,就越是有如屠刀利刃,简直让人窒息,若说替菜菜解决养父这个麻烦过程中,毒打的功劳占了四分,这段话却要占六分,既修理了恶人,解决了问题,居然还能让恶人不生出反扑的心思反倒要来感激自己,这就是狠辣与智慧兼具的老江湖才能驾驭得了的分寸,实在是让人有些佩服。

  “退路乌贼岂是浪得虚名,我从那一夜起,终于明白唯有力量才可以让命运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力量就是这样轻而易举改变了我原本岌岌可危的人生,我很幸运在我的幼年于茫茫人海里遇到了那个天打雷劈的大坏蛋,恰如小婷如今幸运的遇到了你……我每回看见小婷,就像是看见了当年的自己,那个被家人抛弃没有归处的自己,从遇到大坏蛋开始,我才知道什么叫作安全,终于可以安心的睡去……”

  “惭愧,惭愧……”我这倒不是油嘴滑舌,是真的自惭形秽,网路蜘蛛若是跟先知小婷有相似之处,我这废柴跟领路蛇信相比,完全就是一个笑话。但我这回才知道,领路蛇信在网路蜘蛛的心里,究竟有着多么重的份量,两人之间有着多么深的羁绊。

  舍生忘死四个字说起来简单,根植于这四个字深处的却有一句话,为了让你们活下去,我宁可去死,纵然我死了,你们也要好好活着,就像是飞蛾去扑火,就像是精卫去填海,就像是昔年刺秦的荆轲,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虽万千人吾往矣,是谓舍生忘死。

  因了这四个字,才有了网路蜘蛛对猎户座秘密基地的惊天图谋,把这四个字成日挂在嘴边口沫横飞慷慨激昂的演员很多,真正能够做到的又有几人,我却见了很多个,远渡重洋救羯蚁的蛇信如是,困守魔都的退路乌贼如是,去越南谋夺隐形胸针的避役、穿山们如是,如今,这个手无缚鸡之力不会武功的姑娘亦如是……

  想到这,一时之间便有些心潮澎湃,悄悄走去厨房,取了瓶二锅头和酒杯,满满斟了一大杯,放在手边,非如此,无以浇胸中块垒,仰头喝了一大口酒入喉,火辣辣一道热泉直入腹中,眼眶中早已星星点点,虽是个废柴,能与这样一大群怪物相识,已经是与有荣焉,老子,真是没白活过这一回。

  “蛇信其实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冰山打破了沉默。

  “……不是吧……”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重建并统帅着渡者六道,远渡重洋彪悍到跟圣盾大打出手,只搞得内华达州沙漠都天降大雪杀人无算的S级老怪物,居然是一个很温柔的人?这跟我认识的蛇信是同一个人吗?

  “一千个人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幼年时我看到的蛇信,跟你如今看到的蛇信是两个蛇信,你不觉得他温柔,只因为你没有经历过我经历过的那一切,他会在深夜里从窗户神不知鬼不觉的悄悄溜进来,替熟睡的我轻轻盖好踢掉的小被子,他会连夜奔波数十公里从南翔买回热腾腾的小笼汤包和鸡鸭血汤,放在我早餐的桌子上,他会捉许许多多的萤火虫关在玻璃罐子里做成小灯笼送给我,他就像是世间最宠溺孩子的父亲一般,为了小姑娘一个突发的奇思遐想就满世界的鞍马劳顿,然而又不仅如此,他还是世间最最耐心的老师,我始终牢牢记得,他教我识字时,我认识的第一段话,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从这样一段话我开始识字,他念一个字,我念一个字,然后他再跟我解释这个字的意思,这段话的意思,上完课自然也有作业,比如默写一百遍之类的作业,若是没有完成,蛇信也不打我也不骂我,就是用狗尾巴草轻轻的挠我的脚心,这挠痒痒可比打手心厉害多了,我后来再也不敢任性不完成作业,两年,七百多个日日夜夜,我不仅识了字,而且我终于确信了一件事,这个天打雷劈的大坏蛋,并不是我养父那种别有用心的恶人,那两年真是很快乐很快乐的日子啊,你说说看蛇信是不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我打了一串省略号回了过去,这样的人不温柔,还有什么样的人可以叫做温柔,菜菜那稚嫩的读书声仿佛在我耳边回荡,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而她那对眸子里再无半点恐惧与彷徨,只有憧憬与快乐。
  ============================================================================
  交功课,俗务缠身,劳大家久等,明天可能还有一更,然后我要回几天老家,带着孩子看看古稀之年的祖母,国庆节后才从外地回来,继续这个故事,先跟大伙打个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