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金属狂潮这种强到堪称变态的领域居然也有致命的缺陷,我陷入了沉思,不得不承认网路蜘蛛是对的,有句古话说的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假如不在都市,而是在类似于沙漠、草原、孤岛、丛林这类地形的话,方圆数里之内,要找到一枚铁钉都是奢求的野外,金属狂潮领域即使打开,也会陷入类似空有威力巨大的枪炮,却没有丝毫弹药可供发射的窘迫境地,说这是必败而致命的短板,并未言过其实。

  战斗这种事情,并不永远都是处心积虑的结果,对于战场以及地形的选择,也很难做到随心所欲,例如突然遭遇到敌人的伏击这类情形,就是被迫进入战斗而根本无从主动的选择战场,而领路蛇信的冰河寒武领域乃至日本忍道风间拓海的天地挽歌领域,毫无疑问都非常的强大,这类领域强大之处就在于可以瞬间改变地形与气候,将战场瞬间改变成非常有利于自己,却极大限制对方战斗与行动的战场,金属狂潮显然做不到这一点,然而究竟要如何克服这样的缺陷,我依旧是一筹莫展。

  “跟你和幼年的我不同,蛇信那是久经战阵的老江湖,他几乎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金属狂潮这个致命的缺陷,于是他便试图搞清楚那天虹口公园究竟发生了什么,也就是试图还原他之所以会挨天打雷劈变成三分熟的真相……”

  “三分熟……可是要怎么还原呢?”我有点想笑,但眼下如此严肃的话题,又有点不太合适,我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笑出来。

  “他首先反复的追问我,然而我当年是个小孩子,对于虹口公园雷击当日发生过的那一切,就像是人们做过梦以后,很快就会忘记梦的内容,我再也记不起来,我已经遗忘了那天所发生的一切,根本无法解释,也说不清楚,于是他领来了一个有点猥琐的山羊胡子先生,你猜猜他是谁?”

  “山羊胡子先生?难道是老乌贼?”我一开始还有点疑惑,身边似乎没有这样特征的人存在啊,然而猥琐的人有啊,老乌贼就很是猥琐,再转念一想,我靠,那多少年前的事了,他那会还没老呢,可不是山羊胡子先生么……

  “你没忘了老乌贼是个催眠大师的事吧?”冰山问。

  “通过催眠还原你已经遗忘的那个场景与过程?”我脑子一片清明。

  “正是如此,但又不仅仅如此,蛇信听完老乌贼的讲述之后未置可否,只是意味深长的微笑了起来,他接着派出了断路穿山,这五位的能耐你是知道的,你再来猜猜看,他们干嘛去了?”冰山又问。

  “我猜是去了虹口公园刨地……”我不禁想起穿山第四和第五把小婷偷回来的那一夜,还有最近这二位在训练基地检查穹顶的那一回,断路穿山们的土遁之术实乃一绝。蛇信肯定是派他们搜集那深藏于地底的证据。

  “你这张嘴啊,人家好好的土遁你说成刨地,但这么说倒也未尝不可,五个穿山几乎是翻遍了马克思纪念堂附近方圆十里的地下,他们带回了无可置疑的证据,也藉由这些证据,蛇信找到了金属狂潮的三度进阶模式,这就是穿山们带回来的证据。”

  屏幕上出现了一块石头,黑褐色极为粗糙的石头,很是普通,再寻常不过,还有一个广口的透明玻璃瓶,瓶中满满当当的装了一瓶银色尘埃状的东西。

  “这就是当年的证据?”我皱眉问道。

  “是的,这是极为贫瘠毫无开采冶炼价值的矿石,然而这枚来自地心深处贫瘠的矿石却是曾经经过提炼之后留存下来的,而据穿山们确认地底有大量类似被提炼过的矿石,不仅如此地心深处还有一张由大量相同粉末组成的巨大的网,而网的正中间更是有小山一般大量同类粉末的存在,这些银色的粉末就是无可置疑的证据。至此,蛇信终于长吁了一口气,他不断喃喃自语,同时他终于确认了金属狂潮的初级、进阶、三度进阶模式。”

  “蛇信喃喃自语究竟说了什么?初级是操纵金属,进阶是分解与重组,三度进阶究竟是什么?蛇信是如何确认的?”我依旧是云里雾里。

  “他说当日倒是我错怪了老天爷,不是贼老天有意要祸害小丫头,这张金属元素组成大网才是招来雷击的真正原因,如今看来,倒是苍天有眼啊,这金属狂潮居然能做到这般境界,实在是天下无双,万幸啊,万幸啊,没有沦为只能困守一隅的鸡肋……”

  “蛇信首先确认的是我能操纵金属,进而发现了分解与重组的秘密,然而地底那张引来乌云与闪电的银色大网和曾经存在于网中央那只金属蜘蛛,则告诉了蛇信金属狂潮的三度进阶是确实存在的。”

  “快说啊……”我干咽了一口口水,急死个人。

  “那就是提炼与衍生,金属狂潮最终的答案。”

  冰山旋即撤去了屏幕正中所展示的证据,那块矿石和那瓶金属尘埃,又是一个清脆的响指,忽然从画面的外部飞过来十几块或大或小的石头,黑褐色的,红棕色的,青绿色的,五彩斑斓,这十几枚石头悬浮在半空,静谧的就像是十几艘大大小小的飞船悬浮在宇宙里。

  “这些都是矿石,当然也不仅仅局限于矿石,任何存在金属元素的物品,哪怕是极为微量的金属元素,比如土壤、比如植物、甚至生物体内的微量金属,在金属狂潮领域张开的时候,能够被我提炼出来,就像现在这样,金属狂潮,提炼……”

  话音落地,那十几枚悬浮在半空的石头像是听到号角一般,不约而同开始颤动了起来,在矿石粗糙的表面,肉眼清晰可见有银色的液体汩汩的渗透出来,就像是粘稠的蜂蜜一般,又像是露水正在凝结,一滴又一滴,由针尖大小到米粒大小再变成雨滴的大小,自此不再增大,而是脱离矿石表面悬浮在四周。

  眼前渐渐就变成了一个银光熠熠的世界,我后来在电影黑客帝国中见到过类似的画面,每一滴雨滴都漂浮在半空中,就像是时间被停止在了那一刻。

  “为什么是初级操纵,进阶分解重组,三度进阶才是提炼衍生,因为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做不到操纵就无法分解重组,无法分解重组,就做不到提炼与衍生,而且衍生出来的东西不再是固定外形的金属制品,而是短时间内可以操纵的生灵,也就是说从死物变成了可以活动,组合,接受指挥的军团。”

  “衍生……”冰山说到。

  我的呼吸已经停止,我的瞳孔骤然放大,这是我有生以来看到过的最不可思议的画面,有如神灵降世。
  ============================================================================
  交功课,大家看完举手之劳顶一顶,出去喝酒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