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即使须弥计划能够在和平的鼻子底下潜入进去,然后大摇大摆的走出来。暂时避开了跟和平正面对战的危险,却依旧是摸了老虎的屁股啊,那可是磐石,不是寻常不入流的势力,得罪了也就得罪了,那丢了机甲的S级怪物和平如何肯善罢甘休?这不仅仅是他个人的耻辱,更是磐石的耻辱,我要是那和平就算踏遍全球的每一寸土地,都非要把这批机甲找回去不可……”我说。

  “想来应该是这样。”姑娘淡定的很。

  “要命就要命在这,这批机甲只能藏在须弥戒指之中,一旦你跟人动手,使用这批机甲,机甲曝光之日,就是磐石衔尾而来之时,我这里又有一个顾忌在,那磐石深不可测,藏龙卧虎之地,定然有常人难以揣测的手段,未必就不能还原出机甲不翼而飞的真相,太危险了……”我手心有些潮湿。

  “想来应该是这样。”依旧是这句话回了过来。

  “想通过这批机甲嫁祸江东让磐石与圣盾打起来也未必就能成功,东京之战就是前车之鉴,不仅嫁祸不成现在罗马教廷与日本忍道反而成为了盟友,难道不是么?若是磐石和圣盾联合起来对付我们,这天下之大,又有何处是容身之地?”我有点愠怒,也有点词穷。

  “夜深了,睡吧。”屏幕黯淡了下去,冰山直接下线,彻底结束了对话。

  我彻底傻眼,对着那个黯淡的对话框,长叹了一口气,显然冰山无意再跟我进行争论,她觉得这种争论毫无必要,而我说再多的话,显然也无法改变她的决心与计划。

  “睡吧,说的倒是容易。”我腹诽道,关了电脑,躺在床上,不停的翻身,就像是煎饼一样,翻过来,覆过去,就是毫无睡意,有点芒刺在背,因为一个偷偷偷行动牵连出如此危险的须弥计划,纵然有幸知道了领域金属狂潮的真相,依旧让我忧心如焚。

  我脑子里一会闪过一个念头,前一刻还在痛骂惹祸的羯蚁,后一秒就是这姑娘也太厉害了,怪物啊怪物,变态啊变态,再过一会又变成了祈祷,老天爷开开眼吧,千万不要走到玉石俱焚的那一步啊,也不知道这么胡思乱想了多久,加之喝了点压惊酒,终于在黎明之前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

  “嘘,黑长老,你小点声,哥哥好容易睡个懒觉,不许吵到他。”这是小婷刻意压低的声音,似乎正在阻止黑长老叫醒我。

  “善了个哉的,虽说这几天不用去老乌贼那训练,可也不是这么悠闲的时候吧,他手头大大小小多少事情啊,还有睡懒觉的闲心,我佛有云,一日之计在于晨,现在可都中午了,他不吃饭,女施主可也要吃饭了呀!”犹自抱怨不止的自然是黑长老。

  “不许吵!我不饿。”小婷倔强的很。

  “善了个哉的,老衲这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啊,小婷,女施主,你这样子不好,很不好,善了个哉的……”臭和尚依旧在不断聒噪,我听到这里,一骨碌翻身起来,伸个懒腰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睁开眼睛,看见了床边的小婷和盘踞在她脑袋上的小黑。

  “都是黑长老不好,把哥哥吵醒了,你从我头上下去。”小婷有些恼怒,趴在她头顶上居高临下的惫赖和尚,就是不肯下来,左肩膀窜到右肩膀,一会又窜上小婷的头顶,非常灵活,小婷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把它薅下来。

  “臭和尚,你先别闹,我现在手头大大小小有多少事情?”睡眼惺忪的我,意识到这厮说的完全正确,但我要先捋一捋轻重缓急,饭要一口一口吃,事情也要一件一件的办。

  “善了个哉的,多少事情,还好意思问老衲,学会伪装成伤员以掩盖你的高速自愈,偷偷偷行动,停跳上第一张订单,怎么尽快产生斗气学会凤九的追星逐月,这就多少事情了,老衲可曾说错?”黑长老老气横秋的开始教训我,它从小婷的脑袋上跳到我床上,掰着爪子数落我,每说一件事就举起一只爪子,很快就有四根爪子高高举起。

  我听得有点头皮发麻,哪曾想手头竟然有如此之多的事情亟待解决,甚至还不止这些,可是这一桩桩,一件件,条分缕析一下的话,偷偷偷行动似乎是当务之急,白板姑娘的虫鸣翻译器必须放在第一位,无论如何,不能亏待了这位本领高强的保镖。

  偷偷偷行动之后再是那如何伪装伤员的事,停跳的订单和斗气都得再往后放一放了,嗯,主意打定,拿定主意之后,心里顿时有了底气,不过我依旧没有忘记挤兑一下臭和尚。

  “黑长老,您说的极是,您有何高见?”我笑嘻嘻的问道。

  “善了个哉的,小施主,会聊天,要老衲说,你还是很有慧根的……依老衲之见,咱们偷偷偷行动放在第一如何?我佛慈悲,我佛慈悲……”这厮果然立时三刻就端了起来,变成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黑长老所言甚是,我有两个问题,偷偷偷行动的日期与时间,还有什么额外需要准备的事物?”我认真了起来,因为冰山特地关照过,在这件事上可以全权托付给小黑,所以我也蛮好奇,这厮究竟要如何指挥这次偷偷偷行动。

  “善了个哉的,还日期与时间,老衲昨夜夜观天象,掐指一算料定今夜必是个月黑风高之夜,正是那杀人放火的好日子,呸呸呸……我佛慈悲,正是个偷偷偷的好日子,所以你问何日,便在今日,你问何时,便在今夜。”这和尚虽然惫赖,却老气横秋一副胸有成足的模样。

  “那好,就在今夜,还有什么要准备的?”我立刻做了决定,并没有什么可以瞻前顾后的,这点小事若是再瞻前顾后,这江湖路也无需再走了。

  “善哉,善哉,一切都在老衲的掌握之中,小施主,你就请好吧!”咣咣咣,金属瓜子拍在胸脯上铛铛作响,臭和尚情绪极度高涨中。

  “我先出趟门,很快回来。”我说,即使是在偷偷偷行动如此紧迫的任务面前,我依旧有一件更为急迫的事情要办。
  ============================================================================
  交功课,昨天实在是孩子闹的无法码字,今天去了外婆家了,终于清静了,大家看完举手之劳顶一顶,谢谢,下周见,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