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老曹会催眠术?”尽管心中有了答案,我还是需要向朱颜求证。

  “退路乌贼,会的又岂止催眠术……我这清道夫能干的事情,老曹头无一不精,老曹头能干的,我一窍不通……清道夫毕竟只是清道夫,成不了退路乌贼……”朱颜有些失落,她骨子里的骄傲、自满、还有舍我其谁的狂妄,突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退路乌贼究竟是什么?”打蛇随棍上,丝瓜上次顾左右而言它,这朱颜的城府却应该没有那么深。

  “乌贼是一种神奇的海洋动物,又叫做花枝、墨斗鱼或墨鱼。乌贼是天生善于逃跑的专家,遭遇强敌时会喷出黑色墨汁,迷惑对手,乌贼趁机就此逃之夭夭。乌贼皮肤中有色素小囊,可以随“情绪”的变化而改变自身的颜色和大小。乌贼甚至能跃出海面,在空中飞行。”朱颜幽幽的讲述,语音里没有嫉妒也没有不满,而是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尊敬和仰慕,我伸长耳朵,生怕遗漏任何一个字。

  “乌贼是天生的逃跑专家,之所以用乌贼命名这渡者六道之退路,就因为乌贼在渡者六道中专司撤退与善后。乌贼第一要精擅岐黄之术,杀人者在行动中若是失手受伤,即使是性命垂危,也绝不会去医院,乌贼自古以来就是最高明的大夫;第二乌贼善于毁尸灭迹,比之我这样的清道夫,也绝对不遑多让;第三这乌贼既是名医,自然熟知人体结构和运动原理,因此善于刺激人体的潜能,所以又常常负责训练新人,教授最为简单、直接、致命的杀人术;第四乌贼,顾名思义,最最善于撤退,人员、装备、资金、撤退路线、隐匿的安全屋、生活物资的补给,都是乌贼的工作。狡兔不过三窟,乌贼却有三十六窟,甚至七十二窟。这乌贼就是六道中最坚实的那道屏障。”

  朱颜说的有些心驰神往,我却哑口无言,知道这死老鬼深不可测,可从未想到一个人居然可以厉害到如此地步。

  “这老曹头又是两千多年间,历代乌贼里最为惊才绝艳的一个,出身中药世家,既是家学渊源,又学贯中西。十几岁就留了洋,一直读到英国皇家医学院临床医学博士,又去大阪医学院,拿到了心理学博士,这可都是全世界最顶级的医科学府!催眠术杀人算不上什么压箱底的手艺,不过是茶余饭后的小点心罢了。说到杀人,蛇信、避役、穿山、羯蚁、乌贼,这五道哪一道不是如履平地,手到擒来。”

  我仔细的注意到,朱颜漏了蜘蛛,网路蜘蛛。应该不是表述中的遗漏,因为她明确的说了五道而非六道,这网路蜘蛛莫非竟然是个手上从来不沾血的主?不沾血却在食肉动物环伺的丛林里安之若素,甚至不可或缺,好一个蜘蛛!也不知道是雌是雄,我非常好奇。朱颜似乎跟这蜘蛛挺熟的样子,此前她曾提及要给蜘蛛面子。说起来,未曾见面,却已经承了他(她)一个小小的人情。

  关于老曹头的讲述,则简直像是个闷雷砸在我脑袋上一样,我的脑袋嗡嗡作响,原本以为杀人非常简单,只要把胆子一横,不怕失手,不怕死,豁的出去就行。现在冒出来个渡者居然是双料博士,那无比惫赖、可恨的老曹头居然是白色巨塔中最为顶尖的专家,还是心理学专家。我简直不寒而栗,难怪他自诩算无遗策,我屁股翘一翘,他简直能知道我要拉什么屎……要报复他,智取有非常大的难度,力敌,似乎也是白日做梦。

  我这可怜兮兮的初中毕业,被双料博士瞧不起,怕也是理所应当的。在村里,在魔都,对于有文化有知识的人,我历来都是高山仰止,尊敬有加,唯独这老曹头,我尊敬不起来,何止不尊敬,简直是鄙视、蔑视、唾弃他。

  “老曹杀了胡鹏,他自己又是乌贼,最能毁尸灭迹,为什么这张订单要拖到今天才完成?”我心底的疑问并没有减少。

  “死木头,人是死了,监狱方面要将尸体归还胡鹏家属的啊,按理说狱里意外身死,家属有这样息事宁人的么?不卯起来一哭二闹三上吊,跟监狱对簿公堂,索要赔偿啊?”朱颜问。

  “对啊,这胡鹏又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我也不解。

  “这就又是老曹的能耐了,他杀胡鹏之前,居然无聊到去胡鹏家小区对面马路,装瞎子摆了个地摊给人算命。有道是姜太公直钩钓鱼,愿者上钩,那胡鹏的爹妈第三天就入了局。”朱颜边说边笑。

  我眼前顿时浮现一个花白胡子老头,长着张可恶的圆脸,穿套白色府绸唐装,在马路牙子上,坐个小马扎上,带副黑色墨镜手里拿一根细细的竹棍装瞎子,面前铺一块脏兮兮的白布,用黑墨写着披褂、算命、渡灾、解厄,白布上摆一个古旧暗红色的竹筒,竹筒里插满了红色的卦签。

  “儿子刚刚吃了官司,还是这种缺了八辈子的德、丢人现眼的官司,那胡鹏的家里是愁云惨雾,邻居的指指点点,让胡鹏的父母除了买菜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老曹的算命摊,就设在那买菜的必经之路上。胡鹏的母亲,从他摊前经过的时候,被他用竹棍拦住,一句‘大妹子,相见亦是有缘,我老瞎子虽然看不见,但听你足音虚浮,步履维艰,家中怕是有大事发生,你且抽一签,不准的话分文不要,准了也只当结个善缘。’”朱颜说的绘声绘色,有如亲历,我听的入迷,心想,装神弄鬼他认第二,天下就没有了第一。

  朱颜接着说:“胡鹏的母亲,正是热锅上的蚂蚁,满心的愁苦无处可诉,碰见这么一位,就病急乱投医,将信将疑的将竹筒捧起来,摇了半天,‘吧嗒’掉出一只签,落在白布上。那签诗这么写到‘骨肉分离断肝肠、灾星煞冲必命亡,腾蛇鬼使来索命,克死六亲方终场。’正是一个下下的凶签,她不知道的是,老曹头那签筒里,总共一百只竹签,正正好好也是一百只下下签,没有一只好签,也没有一只中签,每一支都是下下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