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我不饿,我他妈的一点也不饿,我怎么可能饿?面碗里的香肠与卤蛋故意摆成了男人那话儿的样子,看见这碗面,我就想到胡鹏已经化作飞灰的那话儿。这个姑且不论,这四周还躺着几百具冰冷的尸体,我怎么可能吃的下去?况且这面只有一碗,我吃了她没的吃,她吃了我没的吃,我刚要摇头。

  朱颜却不等我回答,把面端了回去,一屁股坐在尸床上,自顾自的吃了起来。面是老谭酸菜牛肉面,她吃的香甜无比,吃的滋溜作响,吃的津津有味,吃的俏皮的鼻子上沁出一粒粒细密的汗珠,她也就是跟我客套一下,压根就没打算给我吃……

  “蔽瘴丹”的神奇这时候又显现出来,这丹药就像是有自己的判断和灵性一样,它隔绝一切引发人体不适的气味,却不阻挡能引发愉悦的气息,我能闻到那面的香味,空气中有酸溜溜的味道,味蕾对这味道自动生出反应,我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口水。

  胃又在抽搐,我摇了摇头,先前实在是吐的太狠了,这会胃里大概只有胃液,有微微烧灼感,今天受的刺激太过厉害,我对食物没有任何欲望。

  “我就知道你吃不下去!嘿嘿,老乌贼可真够损的,第一课就是这么大的阵仗,对你可是真够可以的……”朱颜没带口罩,护目镜像飞行员一样带在头顶,吃面的间隙又来调笑我。

  对,这一切,都是拜那老曹头所赐,死老鬼,生个儿子一定没屁眼!我咬牙切齿在心里诅咒老曹头。

  “老曹头说了,他费尽心机,这一番对你的善意和好心,以及锤炼,你肯定要在心里骂他生个儿子没屁眼,他让我转告你,他没儿子,所以他一丝一毫也不担心这屁眼的问题。”朱颜用叉子挑起面条,呼呼的吹气,大概是太烫了。

  心理学博士……可恶的心理学博士!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比蟑螂都讨厌!比狐狸更狡诈!比蛞蝓更恶心!比毒蛇更危险!我有种站在人潮拥挤的大街上突然被剥的赤身裸体的感觉,围观众人的目光像是火焰在灼烤着我的皮肤,既无助又羞耻。又像是我被颅骨重重保护的大脑上多了一扇门,老曹头随时能进去溜达一圈,我真是寻死的心都有,眼前一片金星。

  “也全靠我的演技,才给你上了这既生动、又活泼、让你印象深刻、毕生难忘的第一课,我这‘朱老师’却也不是浪得虚名,姐姐我以后不做清道夫,去当个演员或许也是条出路。”她这可不是自嘲也不是玩笑,她一本正经,神情严肃,她挑着一缕面条,那面停留着空中,散发着袅袅白雾,她歪着头在思考。

  “……”我无话可说,只能看着地面的黑色孔状钢板,老子可是那演技的受害者,苦主现在很词穷,夸她岂不是骂自己笨,我决定不接她的话茬。

  “算了算了,今天你干的还算不错!也没别的事了,你把胡鹏的骨灰捡出来,你带着骨灰就回去吧。以后每天九点来‘特尸科’报道。”朱颜似乎放弃了当演员的想法,恢复到吃面的状态,滋溜声不断。

  我眼前又是一阵金星,问题在于我他妈的要这恶人的骨灰干什么?我带回去干什么!!!完全不可理喻!!!我气的一阵眩晕,想反驳可急切之间又没有合适的理由。转头去看,炉火已经熄灭,整整燃烧了一个多小时的炉火已然熄灭。黑铁疙瘩褪去了火的热情,回到了冰冷的状态。我恨恨的将白毛巾扔进垃圾桶,朱颜却不以为然,咬着嘴唇,晃着头,在那嘿嘿直乐。我顿时明白了,又是那“算无遗策”老乌贼的点子。这天杀的老乌贼!

  “拿什么装?”我问朱颜。

  “等等!等等!”她急忙风卷残云,三口并做两口的将面条吃光,再以鲸吸百川的豪迈气概,将面汤一饮而尽,手中的空碗朝我扔过来,我下意识的接住。

  “就拿这个装!”朱颜指了指我手里的空碗。

  “……”我再度无语,难以置信。

  “怎么着,莫非还要姐姐问老曹头讨个宋代的官窑装那杂碎?”朱颜插着腰问我,两道纤巧的眉毛皱起来。

  “不用……不用……”我连忙不迭的摇头、摆手,我招惹不起这姑奶奶,我端着空面碗走向焚尸炉,炉门向上缓缓升起,传送带轰隆作响倒退回来,传送带上只有几块略大的灰色骨片,大部分骨灰在下面的集灰盒里。

  我飞速的碰了一下那集灰盒,并不烫,这焚尸炉似乎有专门的冷却系统,科技改变生活,人性化设计无处不在。我是第一次看见骨灰,我爷爷去世的时候那是土葬。骨灰并不像想象中是灰色的沙子,而是大大小小的有着尖锐茬口的骨片,我小心奕奕的拿起一片,用两只手指一捏,顿时碎裂,质地坚硬的骨头在高温中发生了质变,已经腐朽、脆弱不堪。

  先把传送带上几块大的骨片放进空碗里,我顿时就犯了愁,这面碗实在太小,这几块骨头一放,已经差不多满了,能装多少是多少吧!我咬了咬牙,一块块再拿起来,用双掌一搓,骨灰像下雨般掉落在那碗里,就这么搓,化整为零的装了满满一碗,集灰盒里却还有一小半。

  “就这么着吧,差不多就行了,剩下的你也不用管了,先去洗个澡。”朱颜站在我身后,把那一碗骨灰接过去,将泡面碗上那层铝箔盖上,装进一个黑色塑料垃圾袋,碗小,垃圾袋大,她又将袋口打个结,一直扎到面碗的部位。

  “这样不容易晃出来。”朱颜将口袋递给我,我提溜着垃圾袋,用最快的速度逃窜进更衣室,可算是解脱了,千万别节外生枝,我心想。把“胡鹏”扔在更衣室的长凳上,我进了粉色浴室,“啪嗒”一声把浴室门反锁,用最快的速度脱了个精光。

  我光着屁股站在莲蓬头下,滚烫的水自头上倾泻下来,我闭上眼睛让水流冲刷着自己每一寸肌肤,这个澡简直能算我人生中最为快乐的一次洗澡,今天的噩梦终于要结束了!我快乐的简直要呻吟出来,水流哗啦哗啦的歌唱,我闭着眼睛惬意的伸了一个懒腰。

  “哼!哼!”有冷哼声响起,等等!等等!我没听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