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对面这人的制服似乎有些不太合体,硕大的肚子简直要将制服撑破,帽子也带的有点歪,裤子固然烫的一丝不苟,却有些短,裤脚高高的吊着,露出白色的袜子,很有些迈克尔杰克逊的风采,袖子也短了一截,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把自己塞进去的。

  这人长着一张满是横肉的大脸,红光满面,脸上坑坑洼洼,显然是青春痘的后遗症,因为帽子的关系,看不出他的发型。我看着他,他看着我,一时之间,如同是两只为了交配权而蓄势待发准备角斗的公牛。

  “你在干什么?”他先声夺人,厉声问我,打破了微妙的气氛。他嘴里有酒臭直扑过来,我皱起眉头,现在是下午四点的样子,还没到下班的点,居然就已经喝成这副德行,条子的日子也太滋润了。

  “没干嘛……”我气定神闲,处变不惊。小时候偷吃邻居地里的甘蔗,被逮住,通常都会发生这样的对话,要诀是必须装的浑若无事,好像你就在喝自己家井里的水一样,既不能逃,也不能慌。

  “没干嘛,你在洒骨灰!那碗就是证据!”他瞪起眼睛,指着我左手的空碗,一副人赃俱获的表情,这混蛋一准是盯了我半天,不然这人潮汹涌,他又怎么在游人的重重阻隔间,看到我完成这个过程,从头到尾也就是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他早就盯上我了,干脆一拳撂倒他,撒腿就跑,虽然是大庭广众之下,但是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我在脑子里转过这样的念头。

  就在我打算动手时,我看见他袖子上的袖标,一个金色盾形袖标,上面有红色的五角星,金色的麦穗,以及两个字,城管!等等!我靠,我靠!居然不是条子,居然是他妈的城管!我长吁了一口气,如释重负,有种死里逃生的庆幸,是城管那就好办了!

  城管是这个国家目前最有战斗力的一支队伍,他们威武雄壮、战力惊人,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则必胜,从无败绩!有人这样坚信,给他三千城管,就能轻而易举夺回我国被侵占日久的钓鱼岛。泱泱中华,广阔神州大地上,每一个或大或小的城市里,到处都流传着他们的传说。他们动如猛虎,出似蛟龙,盘据着大街小巷,既是贩夫走卒、升斗小民的噩梦,同时也活跃在强拆的战场上。据说现在吓唬孩子,也已经与时俱进,都是不许哭!再哭城管就来了!

  我彻底放松下来,眼前这家伙明摆着盯了我半天,打算找我的茬,我歪着脖子看他,不是条子,就断然不会追查骨灰的来源,那我倒要看看你丫到底要演哪一出。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瓦?这里是外滩!这里是魔都的母亲河!你有没有搞错啊!你就往里面撒骨灰!魔都自来水厂要从这里取水的!这可是两千三百万的人水源!你居然往里面撒骨灰!”

  他手舞足蹈,脸红脖子粗的大声痛斥我,脸上的肉和硕大的肚子保持着同样的韵律在颤抖。他一会手指黄浦江,一会指着我鼻子,一会双臂打开放在空中,以显示两千三百万这个数量的巨大,一会痛心疾首,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好演员啊!这胖子真是个好演员,我在心底赞叹。渐渐就有人群围上来围观,成环状包围了我们,大家或议论纷纷,或指指点点。

  “人家装骨灰都是骨灰盒,骨灰瓮,你可倒好,拿个泡面碗就对付了!也不知道死的是你家什么人,要是你的长辈,你就是不肖子孙,洒骨灰是没有道德,用泡面碗装骨灰是不孝,你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啊你!”

  他口沫四溅,脖子上的血管都爆出来,这家伙是个人来疯,围观的人越多,他越兴奋,这用泡面碗装骨灰可是朱颜的主意,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觉得挺委屈的,但没法解释。

  “你到底要干嘛……”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简直是里三层外三层,我现在就跟那天躺在地上的李建国一样,不同的是,那天我是围观的观众,而今天我成为了主角,我人生中头一回成为了众人的焦点。这感受可不怎么好,像是铁笼里的困兽。

  “罚款!必须要罚款!你对魔都的母亲河和人民造成了不可原谅的伤害!不仅污染了环境,还伤害人民的身体,你这样的行为必须要罚款!”胖子的底牌打了出来。

  “这好像是有点不像话啊,怎么能拿泡面碗装骨灰呢,死者为大啊,这也太不尊重死者了。”围观群众甲叹着气说。

  “恩,这水大家都要喝的,想到里面有骨灰我就恶心。”围观群众乙,是个中年妇女,她一脸厌弃的表情,愤愤不平的抱怨。

  “我看这城管没一个好东西,明显是找人家的麻烦,讹人家小伙子的钱!”仗义执言的是个老大爷,我感激的看他一眼。

  “就是,这黄浦江都脏成什么样了,还再乎多这么点骨灰,不好这样欺负人家外地人的呀。”说这话的是个魔都土著,长发姑娘,眉清目秀,人长的挺好看,说话时嗲悠悠,又软又糯像炖了三个小时的红豆粥,又甜又美。这嗲是魔都方言,女孩越是娇柔,就越是嗲,嗲却同时又有好的意思,说姑娘嗲就是语带双关,意思这姑娘不仅柔媚且美妙。

  “哎呀,你少管点闲事,城管在执法。”勾着姑娘肩膀的帅气男友在发话,姑娘白了男友一眼,嘟着嘴不说话,男友见状就凑到姑娘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姑娘旋即笑起来,脸上两个小酒窝像是两眼深泉。好白菜让猪拱了,我愤愤的想,这要是我女朋友该多好,胖子用震耳欲聋的声音中断了我的想象。

  “罚款!罚款!”胖子高声的叫嚷。

  “罚多少?”我问胖子。

  “照道理是要重罚的,念在你是外地的,又是初犯,就少罚一点,罚五百意思意思算了。”胖子嘬着牙花子,他中午应该吃了韭菜,那牙缝间有一抹绿,他一副你小子可算是捡着便宜了的表情。

  看着周围越围越多的人,已经到了水泄不通的地步,我咬了咬牙,自认倒霉,从口袋里掏出五百块,我数了又数,怕万一多给他一张,这就是我做好人好事的代价,我的生存基金缩水了一半。

  胖子信手接过,也不数,往胸前口袋一塞,嘴里还不忘继续数落我,“下次可不许这样了,这环境的保护,跟每个人都是息息相关的,这水人人都是要喝的,下次你家里再死了人,我建议海葬,这江葬可不行!晓得了瓦?”他转身就要走,我心想,你家里才再死了人呢,混蛋!

  “你得给我收据!”我连忙一把抓住他,这钱对我可不是个小数目,这可相当于一个月的房租!没有收据,这厮要是中饱私囊了,算是怎么档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