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怎么着,你小子事还挺多,这罚款单位能报销?”胖子掏半天扔给我一张皱巴巴的收据,扬长而去。我低头看,简直难以置信,居然是手写的,歪七扭八的字迹,倒是盖着一枚红色图章,魔都黄浦区城管局。我拿着这张收据,呆若木鸡,四周的人群见没有热闹可瞧,纷纷散去。刚刚仗义执言的那大爷,走上来,拍拍我肩膀,“小伙子,算了,就当被野狗咬了一口,这种人,逮着蛤蟆都能攥出油来。”

  没有这么便宜的事!但我还是感激的朝大爷点了点头,我眼睛死死盯住即将消失在人群中的那个黑色背影,我跟了上去。胖子,今天你不开眼,居然敢找我的茬,那就让你知道一下,马王爷到底长着几只眼!

  胖子似一尾摇头晃脑的胖头鱼般在游人间穿行,他得意洋洋,吊儿郎当,步子迈的很轻快,他显然心情不错,他甚至没有回头看过一眼。他哼着小调,走下近水平台的长楼梯,下面是个长方型的建筑,高高的墙头上开着镂空的窗户,这种建筑风格,既保证了隐蔽性,又能通风透气,这是个公共厕所。我没有跟着他下去,我伏低身子,从平台围栏后面窥视。

  厕所旁边栽了几株夹竹桃,翠绿的树荫遮天蔽日,这所在很是隐蔽,树荫下站了两个人,他们显然正翘首以盼等待胖城管的到来,这一男一女我认得,正是之前帮着胖城管谴责我的围观群众甲和群众乙。三人见面先是哈哈笑了一阵,就看见胖子拿出人民币,给了他们一人一张红色纸币,拿到钱,那群众甲和群众乙顿时作鸟兽散,这竟然是串通好的一伙人,群众甲和群众乙就是俗称的“托儿”这是伙假冒城管的骗子。

  我暗暗咬牙,胖子啊胖子,今天算你倒霉,我这么些天被老曹头和朱颜好一番戏耍,已经一肚子的邪火,憋的都想爆炸,今天少不得要全数发泄在你身上了!我一把将手里的空泡面碗捏扁,那泡面碗被我直捏成了一个球,这东西却不忙着扔,小爷我一会要学学那朱颜,让这装过骨灰的东西,塞进这胖子的臭嘴里。

  这里不是动手的好地方,厕所时不时的有人进进出出,还有个看厕所的管理员一直都在。我决定首恶严惩,胁从不问,这胖子分的赃款最多,显然是以他为主,他是头目,那两百块已经飞走的钱,也得在这混蛋身上找补回来。

  胖子跟厕所管理员打个招呼,从管理员窗户里拎出个黑色皮包,他走进厕所,再出来的时候,已经脱掉了城管制服,他换了一身行头,却将包又放回管理员窗户里,摆了摆手,就转身离开。显然双方很熟悉,看来这家伙在这一带活动的时间可不短,已经拿这公共厕所当成更衣室了。

  胖子晃晃悠悠的往北走,我远远的跟在后面,就等找个僻静的地方收拾他,他一无所知。他走过横跨苏州河的钢铁长龙,外白渡桥。苏州河以北就是魔都最大的区,杨浦区。杨浦区从前是魔都的工业区,鱼龙混杂,民风彪悍,是魔都人嘴里的“下只角”意思是不上档次,穷人扎堆的地方。当然,我租住的南市区也是下只角。

  他路过家粥铺,一块钱买了一碗白粥,提在手里,吃的这么清淡还胖成这德行,我心想,我慢慢缀在他后面,我有些兴奋,肾上腺素似乎在加速分泌,一会是打断他的腿,还是折断他的手指,我在考虑细节。

  胖子拎着粥却又拐进了菜场,魔都的菜场与别的地方不同,多在室内,杀鸡剖鱼的腥味扑面而来,地面湿漉漉的反射着灯光,滑的很。胖子在一个菜摊上,买了把鸡毛菜、半斤毛豆,讨价还价半天,临走还顺了人家一把葱。又在肉摊上买了小小一块二两瘦肉。这坑蒙拐骗的胖子,一天轻轻松松就挣几百块的主,还抠成这样,简直让人下巴都掉下来。

  既然在买菜,说明离他家已经不远了,我暗自高兴,你还能继续得意一会,出了菜场,走了五分钟,胖子拐进了一个小区。这小区是那种八十年代兴建的老式小区,都是五层楼的房子,墙面已经发黄。每一层住着四户人家,面积极小,房型又差,比我的亭子间好不了多少。

  “阿三回来了啊?今天给你老娘买什么吃的了?”小区入口处,有个一米见方的岗亭,有个穿蓝色衣服的保安热情的跟胖子打招呼,这叫阿三的胖子人缘居然不错。

  “她能吃什么呀,老样子,喝粥,有空到家里来喝茶。”胖子拎起手里的白粥晃一晃,笑嘻嘻的对答,走过几栋居民楼,就有个杂货店,是那种底楼居民用窗户开的店,做些邻里的生意,胖子又去买了瓶白酒,白瓶绿标,是熊猫大曲。这胖子实在是太抠了,这酒售价一块二,是魔都最便宜的白酒。

  我认得这酒的原因是,我经常去王贵的拉面店,他店里经常有肤色黝黑的农民工光顾。这些农民工没有其他的娱乐,劳累了一天之后,这晚饭的时候,就点一碗面,自己带一瓶熊猫大曲,也不要下酒菜,吃一口面,就一口酒。这酒五十二度,一来便宜,二来劲又大,靠这酒解乏,所以都是社会最底层的低收入人群才喝这酒。其他人很少喝这酒,一来怕丢份,二来实在太冲,喝不习惯。

  这胖子对自己都这么抠,攒这么多钱是要买棺材啊?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人买二两肉的。谁家买肉都是半斤一斤的,二两!实在是让我叹为观止。

  胖子终于进了楼道,我在楼道外面仰起脖子看他进了504,关上了门。我狞笑着走进了楼道,很快我就站在504的门口,我侧着耳朵听门里的动静。从门卫的话里,我知道他家里有个老娘,要是这老娘在家的话,我就改日再来,不在的话,哼哼,胖子,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屋里没有人说话,那老娘应该是不在家。只有“笃笃笃”沉闷而快速的剁肉声响,这胖子大概晚饭想喝瘦肉粥,这会正在跺肉馅。粥铺明明可以直接买瘦肉粥,想来又是为了省钱。我从身上掏出身份证,那时候的身份证跟现在不一样,只是封塑,薄薄的一张塑料片。怕惊动邻居不敢踹门而入,就只能用它了。

  身份证轻轻的滑入门缝,我感觉了一下锁头位置,继续往里推,锁头像乌龟一样渐渐缩了回去,那门悄然无声的打开,死胖子,小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