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好人坏人,在电视剧里永远是泾渭分明,好的白璧无瑕、完美无缺,坏的狼心狗肺,丧尽天良。世间的人却多是灰色,黑里有白,白里有黑,刘三就是个灰色的人。他就像岩缝间的野草,逆着风的方向生长,粗野而顽强的反抗着命运,为了他的老娘,那如僵尸般的老娘。

  我掏出他还给我的钱,这点钱还不够他一次透析,我把钱币一张张从大到小整理好,硬币搁在最上面,推过去。我没有更大的能力帮他,我拿起一个连着壳毛豆,放在嘴里嚼,咸的发涩,就像是眼泪。我把酒端起来,就为眼前这条汉子,这杯酒得喝。

  “酒好,菜好,人更好,我不如你,这杯酒我敬你。” 我没能留住我爷爷,他却留住了他的老娘,尽管是命悬一线之间,这像是走在钢丝上的生活,并没有压垮他,他抽最差的烟,喝最差的酒,从牙缝里省下的每一个钢蹦,都或许能让他的老娘多一次透析,多活一天,我打心眼里佩服他。

  刘三泪眼朦胧的抬起头,他不解的看着我,我这个上门报复的受害者,态度怎么会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他用手掌擦去脸上的泪,把钱却推了回来。

  “你不要可怜我……”他嗫嚅着,眼神有些迷离。自尊,男人最要命的自尊。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愿意接受怜悯,即使是刘三,也是如此。即使卑微的像一粒尘埃,他可以为了老娘坑蒙拐骗,但是他不需要怜悯。

  “没有那个意思,交个朋友如何?”我又把钱推回去,我静静的直视着刘三的眼睛,刘三的眸子里像是点燃蜡烛一般有了亮光,那火焰就由小到大熊熊燃烧起来。他将杯子端起来,与我重重的碰了一下,一次性杯子悄无声息,酒液却如惊涛拍岸。男人之间,无需很多的话语,朋友两个字,就有一座山的重量。

  一醉解千愁,这生活苦的像黄连,苦的简直要让人发疯,唯有这酒精,是最好的东西,它像是精神上的麻醉品,能让人暂时忘记那些苦痛、忧愁、悲哀、彷徨与无助,它淹没心灵感知痛苦的神经,让人能短暂的卸下压力,轻松一会,再度艰难前行。

  我从此多了个朋友,刘三亦如是。我离开的时候,刘三已经醉了,他伏在桌上打着响亮的呼噜,嘴边挂着笑,比酒更甘冽,更能温暖和放松心灵的,是朋友。我在他手机里存下我的号码,我没有写菜刀,我想了半天,用了“冲头”两个字,想来刘三醒来看见的时候,必能知道是我。

  “冲头”,魔都方言,魔都有句很出名的话叫“宰冲头”指的就是大宰特宰,那些看着就很容易受骗的傻瓜,我就是那个傻瓜。

  我的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夜凉如水,街道上汽车穿行如过江之鲫,我脚步欢快的走在梧桐树的阴影里。我的电话却突然响起,老曹头的电话,这死老鬼简直是掐着点来毁灭我的好心情。我硬着头皮按下接听,那像砂纸一样粗砺的声音从听筒中传出。

  “你还真是闲的很啊!还替胡鹏那杂碎水葬,居然还晃到杨浦区去了,还跟个拆白党、垃圾瘪三交上了朋友。”老曹头这头一句就尖的像刀,酸的像醋。拆白党魔都方言里专指骗子,垃圾瘪三则是指混的钱袋干瘪、穷困潦倒、形象落魄还没有正经工作的混混,按这垃圾瘪三的定义,其实我也算一个。

  等等!老曹头怎么会知道我在杨浦,还跟人喝了顿酒?这死老鬼,难道长了千里眼、顺风耳?还是我身上被他安装了跟踪定位器?我靠啊,我又不是你养的宠物狗,还怕我丢了不成?

  “你怎么会知道的?”我用肩膀夹住手机,双手在浑身上下一通检查,没有任何可疑物体。

  “我怎么知道的,嘿嘿,就不告诉你,急死你……”促狭的死老鬼在听筒那头嘿嘿直乐,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他难道一直在跟踪我?我现在简直就像是一只透明玻璃箱里的猴子,见了鬼了,我像无头苍蝇般,东张希望,一通乱转,希望能把这老曹头给翻出来。

  “本来以为这第一课能吓的你三天吃不下饭去,你居然还有闲心喝酒,你别跟个猴子似的蹦达了,立正,左转,抬头,看见那个黑黑的玩意了么?”老曹头在电话那头似乎能看见我的一举一动。我左转抬头去看,灰色的电线杆子上,高高的挂着个长方形的黑匣子,这是个监控摄像头。魔都就像是个巨大的片场,街头巷尾到处都密布着这样的摄像头,数量恐怕有数十万之巨。

  问题在于所有这些摄像头都隶属于政府部门,大部分都是条子的财产,老曹头能进数据监控中心?这老乌贼还是政府工作人员不成?我举起手臂朝监控器挥动了一下。

  “挥什么挥,你以为你是国家领导人巡视呢!”老曹损了我一句,我终于确定,他确实能从摄像头看到我的一举一动。这是怎么办到的,他催眠了工作人员?还是贿赂?也有这种可能吧,我在心里逐条开始分析,这死老鬼也太神通广大了。

  “你在猜我怎么进的监控中心是吧?就你那榆木脑袋还是省省吧,你能猜的出来,母猪就会上树!我老曹现在可就坐在家里,你告诉我,你怎么想的?你跟个拆白党,垃圾瘪三交朋友,你图的什么?你有病啊你?他还骗了你五百块钱,你倒是说说看,你不是脑子进水了就是停止服药了吧?我下次一定要好好的检查一下你的大脑。”老曹头的情绪很激动,他像是机关枪一样,“突突突突”的朝我猛烈扫射。

  “他虽然是个骗子,但是也是条顶天立地的汉子,你骂我就得了,你别骂他!”我也开始激动,我开始维护我那新朋友,我朝着摄像头比了个中指。

  “还有比你更进水的脑袋呢!你跟我比中指是吧,臭小子,你等着,你一定会为这根中指付出代价,有的是你后悔的时候!六道蜘蛛说了,你这小子对他(她)胃口,这刘三的老娘让你别发愁,五十万他(她)掏了,网上的预约和排队也已经全部搞定,配型顺利的话下周就能手术。”老曹头威胁我的同时抛出了一个惊雷般让我无法置信的消息。

  我的老天爷,老天爷,你可算是开眼了,幸福就像是长了翅膀的鸟儿飞来了,刘三的老娘,我朋友的老娘有指望了!蜘蛛,我仍然不知道他(她)是男是女,但我只想紧紧的抱住他(她),亲吻他(她),我要将他(她)高高的抛向空中,我甚至想驮着他(她)在外滩爬上一圈!我简直要兴奋的跳起来,老曹头这丧门星,第一次让我感到了快乐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