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1856年,一个叫韦尔斯的英国人在外摆渡的位置造了一座木桥,就叫“外摆渡桥”。这座桥对外国人免费,对中国人则要收费,结果引起上海人民的反对。1873年,工部局在上游方向离“外摆渡桥”几十米的地方也造了一座木桥,取名“公园桥”,供市民免费通行,所以市民又把它叫作“外白渡桥”。就在这一年,原来那座“外摆渡桥”卖给了工部局后,被拆了。1906年,为适应有轨电车的通行,工部局将“外白渡桥”拆掉建铁桥,并于1907年建成通车。这回来个美女大家养养眼,说些典故,大家长点小知识。
  


  我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家,弄堂口的路灯下,人们还在下棋,他们摇着蒲扇,吞云吐雾,很是快活。我看了看对街的发廊,粉红色的灯光里,有火辣、结实的大腿和雪白的酥胸,我重重的叹了口气,那就是我几过其门而不敢入的圣地。在老乌贼的嘴里,除了废柴、蠢货、白痴、榆木脑袋之外,我现在又多了个无胆小色鬼的标签。

  蚂蚁,他们就像是拿着放大镜在观察蚂蚁,不幸的是,我就是那只蚂蚁,他们还时不时的让阳光聚焦,把我烤的通体冒烟,焦头烂额。五十万就这样背在了我的背上,他妈的,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了不起你把小爷的命拿去,我这烂命一条换了刘三老娘一条命,却也是合算的。想到这一节,我又有些高兴,不知道那刘三会高兴成什么样子,他那张大胖脸会像花儿一样的绽放,他兴许又会用熊猫大曲灌醉自己吧。

  人都是善于寻找理由安慰自己的生物,足球踢输了可以怪球场草皮不平,天气炎热、裁判黑哨、精神压力过大;婚姻失败可以怪对方人品低劣、不孕不育、脾气暴躁、内分泌失调、性生活不协调,没有人会责怪自己。我的理由则是点实在太背,碰上这么一群不可理喻的人,一群疯子,一群变态,一群精神病,一群脑部结构异常的怪胎!

  我愤愤的吐了口吐沫,走进弄堂,有时候惊吓与惊吓的叠加会有抵消作用,这五十万像是一座山压上来以后,我反而暂时忘记掉特尸科的水深火热。回家,只有躲进我的亭子间,我才是安全的,那里没有摄像头的监视,我可以自由的打嗝、放屁、以及和吴夫人亲热!

  我打开门,直接倒在我的小破床上,刚想闭上眼,却又觉得哪里不对劲,屋里似乎有幽幽的蓝光,他妈的,这屋里进来过人?我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差点撞上天花板,我的桌上多了样东西,那东西静静的躺在桌上,散发着幽幽的蓝光。这东西长的像台平板电视,上缘正中间的地方却多了个小小的黑色圆孔,我凑近了看,平躺在桌上的部分在发光,是个键盘。那蓝色的光从每一个字母和按键的缝隙间溢出来,晶莹剔透、流光溢彩。好漂亮的怪玩意啊,我就想动手去摸一摸。

  手距离这怪玩意还有几厘米距离的时候,这东西突然发出了凄厉而巨大的声音,我吓的往后一跳。那声音循环往复,声量巨大,语调凄惨的像是死了妈。它还会说话?我冷静下来仔细的听了听,居然是四个字,更让我束手无策、哑口无言的是,这四个字竟然是“欠!债!还!钱!”。

  “欠!债!还!钱!”声音刚刚响起来的时候,平板电视的部分旋即亮起来,电视里出现了一张脸,雪白的一张脸,一张梨形的大脸,还是倒着放的梨,脸上没有鼻子、也没有嘴巴、更没有耳朵、没有眉毛,甚至连头发也没有!只有两个眼睛,巨大的眼睛,梨形的眼睛,同样散发着蓝色光彩,那眼睛就像是会动一样,在跟随着我,这他妈的是什么玩意?

  巨大的噪音就像是台风一般冲击着我的耳膜和四壁,像是铁锤一锤一锤的砸在我的心脏上,很快隔壁的邻居表示了他们的不满,左右的邻居是“嗵嗵嗵“的用拳头砸墙,楼下的则是“嘣嘣嘣”的拖把在捅天花板。楼上是晒台,也幸而因此没有人表示抗议。

  我急得简直快要发疯,到底要怎样才能将这该死的声音停止?索性他妈的一拳打烂了就算,我攥紧了拳头,准备给它一下,就在我准备狠狠抡过去的时候!那怪异的脸消失不见,欠债还钱的声音停止了。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人,那个人舒服的躺在沙发上,左手上端着杯红酒,右手则是一枝已经点燃的粗大雪茄,正飘散着袅袅白烟。那人在微笑,这张脸化成灰我也认得,正是那可恶到了极点的老曹头。

  他挟着雪茄的手冲我挥了挥,皮笑肉不笑的说:“无胆小色鬼,你砸吧,放开了胆子砸,你以为回家就能清静了是吧,记住四个字,我老曹‘算无遗策’!这台特别定制的外星人可是我让蜘蛛送给你的礼物。你既然很对他(她)胃口,那五十万替你花的又有些草率,所以应该送台电脑表示一下,你砸完,他(她)会有什么反应我可不知道……这做人呢,最最要紧的是面子,给面子大家就都有里子、有台阶,不给面子,那就有些尴尬了……”

  礼物!苍天在上!在这个魔都!在这个中国!在这个世界!在这个宇宙里!有人是溜门撬锁的闯进别人家里送礼么?还有揭人疮疤,扰人清静的“欠债还钱”也是礼物的一部份?我无话可说……我只能呆若木鸡的看着老曹头,他显然非常享受我的表情,他苦心安排的这出戏笑果十足,他在屏幕里笑,笑得贼忑兮兮,笑得贱格无比,笑得像是刚刚偷到了鸡的黄鼠狼。

  等等,老曹头说的是替我花的五十万!我脑子飞速的转动,瞬间明白,这又是老乌贼的套!先说蜘蛛掏钱换肾让我雀跃欢呼、心花怒放一小下,继而又找茬把这五十万赖到我身上,刘三的麻烦解决了,我的麻烦就开始了。砸不砸那个摄像头,这五十万都是我买单……防不胜防啊,防不胜防!这又是一个连环套……我的两根眉毛简直要绞到一起去。

  不能骂娘!绝不能骂娘!我在拼命的控制自己,我捂住自己的嘴,紧咬牙根,腮帮子都在抽搐,自讨苦吃绝不是聪明人应该干的事。还有这居然是台电脑,我前公司倒是有电脑,但那电脑不长这样,是方方正正的一个小电视,旁边再配一个略小的机箱啊,我时常见我前老板在上面斗地主玩。

  “列宁说,浪费别人的时间等于是谋财害命,浪费自己的时间等于是慢性自杀。你看,这才几点,你就闲的这么百无聊赖的,你是在谋杀你自己!本着对你负责任的态度,我们送来了电脑和宽带,好好学着点,无胆小色鬼,这就是效率!”老曹头摆出了一副稳如泰山、谆谆教诲的姿态。我则在心里破口大骂,这电脑显然可以远程控制,老曹头能看到我,我也能看到他,但我至今没有碰过一下这玩意,它居然能自动工作。呜呼哀哉,就连这家也已经被监控起来了,房间的其他位置,也不知道动没动过手脚,我这最后一块阵地,我的避风港,已经沦陷。

  老曹头,我一定要刨了你家的祖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