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电脑可谓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发明,当今的社会,电脑已经走进了千家万户,它不仅可以用来办公,处理数据,也能用来娱乐,打游戏、看电影、购物、交流、你这无胆小色鬼,懂不懂电脑?”老乌贼问我,我只能摇摇头,我老家的初中,就一栋摇摇欲坠的三层破楼,三百来个学生,就连体育课都没有一个像样的操场,又怎么会有电脑课程。

  “蜘蛛说,限你三个月,必须学会使用电脑,不然利息就要翻倍!”老曹头斩钉截铁的说完,他下了线。显然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这也就是说,我白天要去特尸科忍受朱颜的折磨,晚上也得头悬梁、锥刺股的学电脑,利息翻倍显然是我不能够忍受的。

  我一丝一毫也没有纳闷他们怎么进的门,溜个门撬个锁显然难不倒他们,就算是房东胖太太亲自给他们领路开门,我也丝毫不觉得讶异,有那老乌贼的催眠术,万事皆有可能。

  我如临大敌的看着桌上的外星人,键盘依旧散发着幽蓝的光芒,屏幕却黑了下去。我一筹莫展,这东西就像是只浑身是刺的刺猬,无处下手。而且不知道老曹头是不是还在那头监视着我,去你大爷的,我将那外星人转了个方向,让它对着墙壁,小爷该睡觉了。

  我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这小屋似乎变成了一间钢铁牢笼,困住了我,我时刻都觉得有人在窥探着我,他们隐没在黑暗里,眸子却闪闪发亮,像是草原上的野狼,随时准备上前分享血肉的盛宴。凌晨三点的时候,我的眼帘终于阖上。

  当夜,我做了一个梦,在黑白色的梦境里,胡鹏果然如约而至,他从黄浦江的江底,湿淋淋、赤条条的走出来,身上还粘着黑色的水藻。他想说话,嘴却依旧是逢着的,于是他冲我比划着手势,他嘴里鼓鼓囊囊,他指着自己的下身,眼里流出血来,他将右边嘴角的蝴蝶结解开,一丝丝的将那线抽离,他张开嘴,将自己的话儿吐在掌心里,一片片薄如蝉翼,有大风刮过,那些话儿就飞舞在风里,像是扑火的飞蛾,胡鹏冲我深深的鞠躬,他神情安详,脸带笑容,再走回了黄浦江底。

  他是来表示谢意,不知道这是不是传说中的托梦,我醒来已是早上七点的样子,弄堂里的自行车清脆的铃音将我唤醒,人们上班的时候到了,这是弄堂里最为嘈杂的时刻,男人们骑着自行车、助动车像一只只利箭射向弄堂口,妈妈们拎着书包,领着带红领巾的孩子去上课,孩子们则手捧着粢饭团,或是肉馒头,边走边吃,狼吞虎咽。退了休的老大爷老太太则跨着菜篮去买菜,有去得早已经回来的则倚门坐在小凳上择菜。

  我洗漱后,先去的王贵的拉面店,身上只有五百块还欠了五十万巨债的我,顿时打回原形,我吃的清汤面……王贵的眼光有些不解,肯定心想不是阔了几天么,怎么又成瘪三了。

  王贵把面端过来,放在我面前。虽然没有牛肉,面依旧精彩,汤色橙黄漂着一层薄薄的油,细密雪白精到的面安静的躺在碗底,翠绿的香菜漂浮在汤上,香飘四溢。两勺油辣子,再搁些醋,这就是一个瘪三的美食了,苦难的一天即将开始。

  我用雷霆般的速度,消灭掉眼前的面条,第一站先奔了福州路的魔都书城,利息绝不能翻倍!那会要了我的小命!所以我要去买计算机教材,这家书店在魔都可谓是鼎鼎有名,是文艺男青年、女青年扎堆的地方,我却是第一次去,平日里我就是有这闲钱,也是绝不会买书的,我宁可买上一瓶二锅头,半斤猪头肉!犒劳一下自己的肠胃,买他妈的什么书。

  福州路465号,魔都书城,我被吓了一跳,真是开了眼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书店,人潮汹涌,门厅若市,竟比南京东路还热闹,魔都热爱文艺的人口实在是不可小觑啊。这书店竟然有六层,每一层都是满满当当的书,爱打麻将的朋友进了这店,怕是这一辈子都没有赢钱的可能了。我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从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这可怎么找?逛一遍下来,这得多长时间,要是迟到了,那朱颜一定会狠狠的踢我屁股。

  那电子查询系统我是不会用的,但小爷我长了嘴啊,最后在工作人员的指点下,我在三楼找到了计算机的教程,我捧着本砖头一样的厚的书去结账,48块,我的心都在滴血。

  电话在裤兜里震动起来,我暗自祈祷千万别是老乌贼,千万别是老乌贼,我现在对这老乌贼真是一个头三个大。一看,却是朱颜,这也好不到哪去,我叹口气,按下接听。

  “死木头!是我!”朱颜的声音响起。

  “恩,知道是你……”我无可奈何的回应。

  “怕你迟到,还特地来电话提醒你一下,姐姐我够意思吧?”她又开始占便宜,这姐姐却也是我亲口叫的,那种情况下,不服不行,龙游浅水,虎落平阳啊,我在心里叹息。

  “不会迟到的,我这就赶过去了。”我说。

  “那就好,来的时候你再顺路去吴江路,给姐姐买个二两生煎馒头,一定要是小杨家的,你晓得瓦,你要是随便找一家买了糊弄我,我可一吃就吃出来了,你就要仔细你的皮了!速度要快,冷了再热的话就不好吃了!”朱颜话里带着威胁。

  这他妈的完全就是拿我当她的奴隶使唤了,还顺路,顺个屁的路,这宝庆殡仪馆和吴江路,一个在北,一个在西,这路怎么顺?一毛钱不给,白使唤人,还得倒贴这生煎的钱,我在心里腹诽。

  这小杨生煎是魔都赫赫有名的小吃,魔都把包子叫做馒头,肉包子不叫肉包子,叫肉馒头,所以这生煎馒头其实是生煎包子。将一个个小小的肉包子摆在平底锅内,用油煎,中间适当喷几次水。刚出锅的时候,那生煎的底是金灿灿的黄色,吃起来又焦又脆,有喀嚓的声响,唇齿间肉汁四溢,我爱吃肉,所以这生煎我很喜欢,偶尔咬牙买一回打打牙祭。这小杨生煎却是生煎中的极品,每日里要大排长龙,去的晚了,还要败兴而归,人家卖完了。

  我捧着本砖头一样厚的书,赶紧向吴江路跑去,别去晚了,没买着,那我又有苦头吃了……奴隶,我是个奴隶,我得仔细我的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