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朱颜腾的一下站起来,她两只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背部微微弓起如猛虎,她就像是在积蓄力量的台风,随时都有发难的可能,我全身的肌肉绷紧,在台风中能幸存下来的都是做好了准备的人们。

  “生煎馒头的钱我不要了……”我试图讨好一下眼前这个随时会爆炸的火药罐。我陪着小心,朱颜听了这话,居然气的噗哧一乐,“你要我也不给!死木头你说说你是怎么想的,就这二两生煎,你还打算问我要钱?你抠的也太离谱了……”

  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的饥,你一个开敞篷跑车的人,怎么会知道我这穷瘪三的苦,你一脚油门就是我几顿饭钱,你汽车上一个镜子就是我一年的房租,抠,我倒是想大方,我大方的起来么,我口袋里拢共就剩四百多块,我心想。

  “你过来!”她朝我挥手,我只好走过去,她朝电脑屏幕上一指,我低头想要去看,她侧趁此机会,两只手指闪电般的拧住了我的耳朵,我登时疼的眼前一黑,这女人还用力的向左右转我的耳朵,就像是在转收音机的调频器。疼!疼!疼!我疼的嘴里都发出了咝咝的声音。我弯下腰拼命把脑袋往她手的方向凑,以减轻痛苦。

  “我让你问我要生煎馒头钱呀!你一个大方的花五十万替人换肾的主,连这二两馒头钱都要问我要,是咱俩没交情么,还是姐姐我做人太过失败?”她没有丝毫要撒手的意思,我那耳朵被扯的简直要脱离我的身体而去,见了鬼了,这帮人怎么一个个都嘴碎的厉害,我恨恨的想。

  “那钱是我借的……我就连那五十万的利息都付不起……疼!疼!”我歪着脑袋解释。现在这场景滑稽至极,就像后娘在教训前妻生下来的孩子,又像悍妻在虐待气管炎的老公。

  “听说你还打算进发廊玩玩?你们这帮臭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朱颜说这话的时候,手部明显增加了力量,她又用膝盖狠狠得撞了一下我的屁股。

  “老乌贼还是那蜘蛛告诉你的?没有的事!”我试图抵赖,我的脸滚烫,在一个漂亮女人面前承认自己是个色狼,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再说了你又不是我老娘,也不是我女人,你管的着么你。

  “还抵赖是吧,还没有的事,那视频我都看过了!”朱颜又加了三分力道,我可怜的耳朵,她的指甲几乎直接划破了肉,血都要滴下来。

  “我他妈的最后不是没进去么!”我开始有些恼怒,我的音量在放大,出乎预料的是,朱颜却突然松开了手指,她说:“是不关我的事,你自然有权力处置你自己的身体,只是你要知道,性应该是爱情的一部份,爱情若是一锅汤,性就是那盐,没有了汤,这盐的味道又能好到哪里去。”

  我用手掌朝耳朵扇着风,真是恨不得嘴巴能伸长过去吹上两口气,耳朵火辣辣的像是有火焰在烤,这女人下手也太狠了,跟尸体呆久了,怕是拿我的耳朵当死人的耳朵处理了……

  “死木头,你要知道,无论男女,这第一次都将是终身难忘的记忆,没有重头再来的机会,草率从事的话,人生的拼图将缺失最美丽的一块,你没进去,姐姐挺替你高兴的。”朱颜一脸真诚的对我说,竟然有一丝姐姐护着弟弟的意思,这女人自称姐姐上瘾后,已经完全进入角色。

  我有些哭笑不得,问题在于找个女朋友,于我比蜀道还难,她完全不知道在我这个年纪还是个处男的尴尬。荷尔蒙就像是一条在体内燃烧的火绳,由小而大,星星点点渐渐就成燎原烈焰,身体里的每一滴水都将变成油。要是不释放出去,这烈焰将彻夜燃烧,像焚尸炉一样将人活活烤化成灰。欲望就潜藏在身体里的每一个角落,我既不是柳下惠,也不是苦行僧,我只是个凡人,我好奇着那个从未对我打开门的世界,我好奇,但我没法跟朱颜解释。

  电脑又滴滴响起来,朱颜停下对我的思想工作,拿起鼠标点击了一下电脑屏幕右下角的一只企鹅,凭空弹出来一个小框,我好奇的看着,我后来知道这电脑里滴滴的玩意叫做QQ,网络时代国内最为流行的互联网交流工具。那小框的左上角是一只黑色的蜘蛛。

  朱颜熟练的敲打着键盘,输入的内容是“确定是陈家明么?”

  “我这人脸自动辨识系统,辨别错误的几率只有十万分之一,就跟你身边的那个傻小子一样,我盯了他整整七天了。此外根据车的牌照也能确定是他。”对话框显示了这样一句话。蜘蛛,对方绝对就是渡者六道的网路蜘蛛。盯的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想死的心都有的蜘蛛。

  “能让我看一眼么?”朱颜输入。

  “你等等。”那头回应,等待的间隙,朱颜喃喃自语,“册那娘,你能躲的过我么,陈家明,你等着老娘来逮你个人赃并获。”

  二十秒过后,对话框颤动了一下,似乎对方在发送什么文件。朱颜熟练的接受,再打开,是一段录像监控画面。我叹了口气,这陈家明也不知道是干了什么事,居然得罪了朱颜这个女煞神,那等待他的一定没有好果子,我非常确信。

  监控画面似乎是来自于一个地下停车场,黑白的画面中停满了各式各样,颜色各异的车辆,从一辆车里钻出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那男子殷勤的走到车另外一侧,打开车门,旋即车里出来一个打扮艳丽的女郎,两人随即亲昵的搂抱在一起,走进了远处的电梯。电梯门关闭的时候,画面开始静止,迅速放大,远处的电梯被迅速拉近过来,电梯外用很显著的字体写着,如家连锁酒店。

  “册那娘,陈家明你给老娘等着!”朱颜柳眉倒竖,杏眼圆睁,这女人又开始发怒,她的怒火就像火山一样在喷发,又像是出了鞘的利刃,空气里那怒火似乎在哔啵作响的燃烧。我后退几步,留出安全距离。这陈家明是不是这朱颜的男人啊?有这么厉害的女人还敢出轨?这厮是吃了熊心豹胆?还是被虐待的了无生趣,所以故意作死?不作死就不会死,这是至理名言啊!

  看朱颜这暴跳如雷的架势,想必是了,那接着是不是就要上演抓奸在床的好戏?我忘记了耳朵的疼痛,心中顿时有些幸灾乐祸。

  “这是你男朋友?”我问朱颜。

  “我没男人,我男人早就死在了我的手里。”朱颜的眼里闪动着寒光,那光锐利的就像是寒冬腊月,滴水成冰时候的风刀雪剑,能把人的脸刮出一道道血淋淋的口子。杀气,这女人确实杀过人,她没有撒谎,这气息跟丝瓜在寿宁路那晚一模一样。

  那这陈家明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