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看那朱颜的神情,我不敢再接着问,她的男人怎么会死在了她的手里?这个疑问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问号,烙进了我的大脑,潜藏起来。朱颜沉默了一会,她深深的呼吸,似乎在平缓自己的情绪,她的胸脯不住的起伏,一次、两次、三次、一直深呼吸了五次,她的脸色平缓下来,这似乎是种情绪控制的方法,也不知道她是打哪里学来的。

  她打开大班台底下的柜子,拿出了一根棒子,沉甸甸的一根棒子,这棍子跟人的胳膊粗细相仿,一头略细,一头稍粗,这是根棒球棍,像血一样的红,红的耀眼。她将棍子双掌握住,挥动了一下。那棍子擦着我的鼻子尖就“嗖“的一声划过去,我从愣神的状态彻底清醒过来,伴卿如伴虎,实在是半秒钟也大意不得!我迅速将身子后仰,脚底下却悄无声息的后退。

  这是要去打架还是去杀人?这棍子可是金属质地,挨一下就是小命半条。朱颜却放下棍子,继续按动键盘,滴滴滴,那企鹅又开始忙碌,我溜到朱颜旁边,远远的偷瞄那聊天内容。

  “进去多久了?”朱颜问蜘蛛。

  “五分钟,你要干嘛?”蜘蛛回应。

  “地址和房间号给我,这陈家明是我闺蜜的未婚夫,这事我必须得管,这男人吃她、住她、睡她,工作是我闺蜜介绍,就连开的车都是我闺蜜买的,这人渣居然还跟别人去开房,我自然要去抓奸,老娘一定要狠狠的教训他!”朱颜重重的敲打着键盘回复过去。

  “。。。。。。”蜘蛛回应了一串泡泡。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我估计是哑口无言。

  “复兴西路1985号,705房间,那电子门锁和安保系统要我搞定么?需要不需要替换监控画面?”蜘蛛在沉寂了几秒后,终于还是把房间号给了朱颜。

  “不用,谢了,我欠你个人情,下次一定还。”朱颜回复。

  “再客气,下次我就不帮忙了!”蜘蛛回应,这家伙倒是个爽气人,我突然又想到那五十万和利息……这家伙是我的债主……混蛋,跟着老曹头一起坑我,也是个混蛋!诅咒你上厕所没纸,或者手机掉进厕所里!

  朱颜却拿起电话,电话接通后,朱颜说:“优优,对,是我,我朱颜,你那个未婚夫陈家明现在在干嘛,你知道么?”地下室非常安静,所以我能听见听筒里对方回应的话语。

  “他在上班呀,这个点肯定在上班。”这女声柔弱而甜美,语速不疾不徐,娓娓道来,听起来就是极有素养,受过良好教育的那种人。

  “上他妈的什么班,这人渣在外面搞女人!”朱颜的音调拔高八度,几乎要吼叫起来。

  “不可能的,他的人品我还是知道的,你肯定是看错了人吧?”对方没有任何惊惶,依然淡定如故,话语里却是满满的信心,对于自己爱人坚定不移、如磐石般的信心。我叹口气,信心这东西,若是用在对的人身上,自然对双方的相处非常有帮助,若是用在了错的人身上,那简直就是蠢,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的愚蠢。世间多有痴心女,从来难得有情郎。

  “沪DZ4587是不是你的牌照?就算认错了人,能够连车一起认错?”朱颜脖子上的血管都要爆出来,她只好拿出另一个证据。

  “会不会是套牌车?我们家陈家明,不可能的呀,他那么爱我,怎么可能呀?”声音里终于开始有了一丝迟疑。

  “册那!复兴西路1985号,如家连锁酒店705房间,半个小时后,我们碰头,你必须要来!我让你亲眼看看到底是不是陈家明!让你看看你这个未婚夫到底是个什么货色!我老早就告诉过你,这小子靠不住,是个人渣,就嘴皮上的花言巧语,你就是不信,这回你自己亲眼来看!”朱颜开始咆哮,声音震耳欲聋,她啪的一声撂了电话。

  朱颜抄起那根球棍就往外走,完蛋,我心想,没热闹瞧了……朱颜到了门口,突然转身问我:“你要不要去看看热闹,万一打起来,你也好帮忙,我那闺蜜是个没用的货色,打起来肯定指望不上她!”

  求之不得啊,我靠,我忙不迭的点头,我嘴里说,“这个忙要帮的!这人渣太不像话了!”我简直是心花怒放,从来就听说捉贼捉脏,捉奸捉双的俗语,从来没看过现场,长到这么大只见过老家住村东的张瘸子把他老婆吊在门框上用藤条猛抽,藤条都打断了三根,我问我爷爷,为什么要打他老婆,爷爷摇了摇头说:“这娘们偷人。”

  这热闹是无论如何不能错过的,况且我更好奇这个对陈家明一往情深、自信满满、声音却嗲的不得了的傻大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憋屈了这么些天,总算有乐子可瞧了,我像是只兔子一样蹦起来,欢天喜地跟上了朱颜。

  今天来时,我看那214车位因为画黄线的油漆没有干,所以是空着的。怕是一会要打车,我有些担心,一会这车费又要讹上我,我现在身上的钱是花一分就少一分,只有出没有进,老曹头那恶劣的性子我琢磨不透,那生活费是不是能按时发放,我心里确实没底。

  却见朱颜走向了一台硕大无比的红色吉普车,那车长的极其硬朗、刚毅,完全就是一只钢铁怪兽。她上车桄榔一声把球棍扔在副座上,我只好灰溜溜的坐到后面,我刚刚关上车门,这车就轰鸣起来,像是道红色闪电般窜出去,我重重的倒在了后座椅背上,就像是一袋面粉被重重的扔在地上,这疯女人,性子也太急了。

  朱颜甚至都没有等出口的护栏打开,她开着车直接撞了上去,“砰“一声,那护栏就骨肉分离的变成两截,飞在空中,我艰难的从车窗玻璃看出去,保安听到巨响已经赶了出来,他怒气冲天,又可怜兮兮的追在车屁股后面大喊:“朱老师,你不好老是这个样子啊,这是第几回了!!!朱老师,你停下!!!”附近店家里的人都走出来笑嘻嘻的围观,不断指指点点,显然也是习以为常。

  朱颜当然不会停下,我同情的看着保安苦的跟黄连一样的面孔在车窗里渐渐远去,我靠,这显然不是第一回,这护栏和这个保安肯定经常遭殃……这母老虎碰见警车不知道会怎么样,也一头撞上去?

  要问朱颜的开车技术如何?我只能用她开起来就像是驾驶着一辆坦克来形容,我们在车海里越过一辆辆汽车,横冲直撞,肆无忌惮。时左时右,时而急速推进,时而急速刹车,这一路围绕着我们的是从没有停歇下来的汽车喇叭声,人们在用这尖锐的声音咒骂我们,运气好的地方是没有碰到条子,一个也没碰到。

  这车终于停在如家连锁酒店地下停车场的时候,我长吁了一口气,太悬了,好几次千钧一发差点撞车,却又差之毫厘,险而又险的避开,我这才松开了我紧紧抓住车侧握把的手,从不晕车的我,竟然有些想吐,我的胃在抽搐。我闭紧了嘴巴,努力压制那吐的感觉,艰难的从车里爬出去。下回再坐朱颜的车,不妨先买一份保险,我暗忖。

  朱颜抄起那只红色棒球棍,跳下车,她高昂着头,气势汹汹、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走进那部十分钟前才在视频中见过的电梯,金属球棍拖过混凝土的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地面闪烁起一串火花。我紧紧跟上,陈家明,我们来了!你的好日子这可就算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