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拿着根棒子,直接冲进去,人家难道不报警么?看热闹固然美妙,进拘留所的味道却不太好。我疑惑的跟着朱颜走进了电梯,朱颜的呼吸很沉重,握着棒球棍手却很稳,稳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晃动,我能看见那因用力而突出的手骨,白皙的皮肤因用力而青筋毕露,电梯缓缓上升。

  电梯叮的一声脆响,如家酒店的大堂到了,这时正是早上十点多钟,办理退房的客人络绎不绝,朱颜将棒球棍反执藏到了背后,客人们带着行李将酒店前台围住,一时之间也没有工作人员注意到我们,朱颜在前,我在后,这样那根棍子即使从背后也不太容易被看见。停车场电梯只是到达三楼,这如家酒店占据了这栋楼的三四五六七层,所以还要更换一部电梯。

  705就在眼前,朱颜将棒球棍轻轻倚在705的门框上,眼神凶恶如食人鳄,却并没有任何动作,她将食指竖在嘴唇前面,冲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她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才十点一刻,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刻钟,我蹑手蹑脚的把耳朵贴到门上,屋内有哗哗的流水声,在流水的声音之间,还有男女的调笑,狗男女大概正在洗鸳鸯浴。

  “你们在干嘛!”我转头去看,一个穿着黄衣服的年轻女人突然冒了出来,看来是这层楼的酒店工作人员,客人退房后,这服务员就要忙于检查、整理房间,大概看我们鬼鬼祟祟的,所以上来询问。

  是啊,我们在干嘛?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朱颜却掏出了一沓厚厚的红色人民币,从里面数了十张,她走上前,将这钱塞进那女人胸前的口袋,她轻声说:“不管闲事,这钱就是你的。管闲事,一定没你的好果子吃,自己看着办。”

  谁说金钱不是万能的,我看就是万能的,一千块白花花的大洋啊,要知道在2001年,魔都人均工资也就不过千元,这一千元基本就是这服务员的月工资了。她识趣的点了点头,她跑进一间客房,然后就听到呜呜的吸尘器声音大作,她现在是闭目塞听,既听不见也看不见任何异常。她估计也猜到了这是捉奸,要知道发生捉奸最频繁的地点,莫过于酒店这种场所了。

  幸好屋内的流水和调笑声并没有终止,狗男女似乎仍沉浸在快乐的鸳鸯浴里,没有打草惊蛇,我长出了一口气,要是惊动那对狗男女,今天这乐子就少了很多趣味,更别说,今天或许我就能平生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裸体,我的心情是既焦急而又迫不可待。快点来啊,那个叫优优的女人。你来了,这场戏才能开锣啊!

  时间一分一秒慢如蜗牛般流逝,我已经绕着酒店走廊来回走了十五趟,我急的想砸墙,急得想跺脚,捉奸在床,哎,太刺激了,实在是太刺激了!朱颜看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急的抓耳挠腮,她不屑的摇摇头,嘴角轻轻的呲了一声,她大拇指朝下冲我比划,显然觉得我很没有出息。

  女主角终于出现了,她穿着一条白色的长裙挎着小包出现在走廊里的时候,就像是一株玉兰花,婷婷而立,她的眼睛里有着迷茫、无助、急切、崩溃、犹疑,这是个极漂亮的女人,眉似远山,瞳如秋水,肤白似雪,薄薄的嘴唇紧紧的抿着。

  这么美一个女人,那陈家明还要在外面搞女人,这脑子大概是被驴踢过了吧。她踉踉跄跄走过来,如负千钧,几乎都迈不动步子,她走向朱颜,就像是一个迷了路的孩子,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母亲。她的大眼睛湿润起来。

  我侧耳再去听,流水的声音已经没有,那屋里有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啪啪啪有节奏的声响,还有女人的呻吟声,那叫声就像是春夜的猫在嘶鸣,又像是遭受了一百种酷刑,这声音有种神奇的魔力,会让男人血脉贲张,我顿时脸红耳赤,心跳加速。屋内毫无疑问正在办着好事。

  朱颜轻轻拍了拍倚靠在她肩膀上叫优优的女子的肩膀,拿起倚在门框上的棒球棍,她对我说:“踹门!”

  我蓄了蓄势,全力一脚踹出,“砰”的一声巨响,那门像纸片一样的飞了出去,一直撞上了对面墙壁,又是一声“砰”巨响,那门才啪的掉落下来,朱颜一手拉着优优,一手拿着球棍,像风一样冲了进去。

  我赶忙跟上,一幕活春宫出现在我眼睛里,狗男女保持着的姿势,身体还连接在一起,他们用的是仿似狗儿的姿势,陈家明的手正搭在那女人丰腴的屁股上,他那话儿露在外面半截,在那女人体内半截,男主角转头看着我们,他的脸部定格,他瞠目结舌,嘴巴大张着,他震惊的连任何反应都没有做出。他的话儿却吓得慢慢缩小,从女人体内滑了出来。

  那女的啊的尖叫起来,迅速用床单把自己包裹,她翻身的时候,胸前就像是两只跳跃的白兔,我贪婪的看着这一幕,这女主角的身材真是不错,那女的蜷缩在床与墙壁的角落里,惊恐万分,她颤抖的就像是在筛糠,她看着我们,完全不明白这到底是哪一出。

  陈家明,光着屁股的陈家明,长相俊朗,身材健壮,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一毫的赘肉,肚子上六块腹肌,胯下那话儿也是颇为雄伟,我有些明白何以女人会爱他爱的死去活来,能到达女人心里的唯一途径,是阴道。

  陈家明终于从震惊中反应了过来,他没有我预料中的惊慌,他也没有试图用床单遮住自己,他对着我们冷笑,“你们要干嘛?”他话儿就无遮无掩的露在外面,不住的晃荡,他冷笑着仿佛这就像是他在路边尿了一泡尿而已。

  朱颜抡起棍子就打算给他一下,那优优却拦在朱颜面前,她的大眼睛湿润的像是雨后的荷叶,泪珠顺着脸颊往下流淌,她说:“不要打他……”这娘们脑子进水了吧?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搞的山摇地动,她居然说不要打他?

  爱情就像是魔鬼降临在人间的毒药,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原因,让人心甘情愿的赴死,没有怨尤,没有牢骚,没有任何回报,仅仅因为爱一个人,就愿意从那万丈高楼跳下,粉身碎骨,在所不惜。这爱情,大概是这世间最没有道理的东西,即使卑微如尘埃,只需对方恩赐一丝笑脸,就会让人幸福的恍若天堂。

  暴打狗男女的场面,估计有优优是很难出现,我跳上前去,一拳猛击陈家明的腹部,他就像是个沙袋,被打的弯曲起来,他的舌头像是吊死鬼一样的伸在了他那漂亮的嘴唇外面,操你妈,你这人渣,你得瑟你大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