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陈家明像条死狗一样倒在了地毯上,怕出人命,我只用了三成的力道,饶是这样,这厮已经小命去了半条。他捂着肚子佝偻起身子,头上汗如雨下,眼睛翻起了白眼,他像掉在船舱甲板上的鱼一样来回扭动,疼的连腹肌都在抽搐,再漂亮的腹肌也保护不了你这人渣。我正想再补他几下狠的,床上那女人却跳起来扑在他的身上,雪白的床单散落开来,她已经忘记了羞耻,保护爱人的勇气战胜了羞耻和恐惧。

  女人是很奇怪的生物,她们胆小到能被蟑螂、老鼠吓的半死,却又能在关键时刻爆发出惊人的勇气还有力量!打女人,我没有这种坏习惯,我只能退后。我也没有了欣赏她那裸露在外美妙胴体的心情,我只是奇怪,女人们怎么会对这样一个脚踏两只船的瘪三,如此死心塌地。现在大奶护着他,小三还是护着他。这捉奸,本来很欢乐的一件事,已经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朱颜愤怒的想挣脱优优的纠缠,她大喊:“你放开我,你拦着我干什么,你舍不得打这个人渣,你倒是去打那个小三啊!”优优则像是一只考拉一样挂在她身上。她流着泪,那泪珠像是断了线的珍珠,她的手却紧紧的抱住了朱颜。一时之间,五个人就僵持在那里。

  朱颜见无法挣脱,投鼠忌器又怕伤到她的闺蜜,转而朝我大叫:“你继续打,连那女人一块打!”我摇了摇头,这又不是张订单,这只是茶余饭后的乐子。

  小三愤怒的抬头,她咬着腮帮子,她说:“谁是小三,我不是小三,他们结婚了么?陈家明早就不想跟她在一起了,没结婚,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在一起!他跟她在一起一点也不快乐!”

  剧情居然直转急下……朱颜又吼,“他们没有分手,你他妈的就是小三,你看你长的那副贱模样,连骨头渣子都透着一股骚味,你抢人家男朋友,你就是小三!”我仔细打量这小三,模样其实长的很漂亮,如果说那优优是一株温室中的玉兰花,优雅而高贵,这女的就是在田野中盛放的牡丹,艳丽而顽强。

  那小三紧咬着嘴唇,眼睛里怒火熊熊燃烧,她挺着胸,也不避忌我这陌生男人,那两点嫣红傲然挺立。她咬着牙说:“陈家明,你起来,你当面告诉她,你早就想跟她分手了!”

  这光着身子实在不是谈分手的合适氛围,我把散落在地毯上的内衣、内裤、衣服、裙子捡起再扔给狗男女,这时候已经有许多房客听见动静冲进来围观,我再把那扇门举起来,都散了都散了,我一边说,用那门把围观的人一个不剩全都轰了出去。

  把门嵌进门框里,铰链已经不知所踪,怕人再进来,我又去搬了个沙发过来,顶住那门。我忙碌的时候,狗男女已经穿戴整齐,一个漂亮一个帅气,真真是人摸狗样。这陈家明,挨了那一拳已经老实多了,他垂头丧气的坐在床上,小三挨着他坐在内侧。优优依然紧紧的抱着朱颜,显然是生怕她再伤人。

  “我不打他了,你放开我!”咣的一声,朱颜将那棒球棍扔下,她也放弃了。优优终于放开她,却还是有些不放心,又紧紧的牵住她的衣角。朱颜气呼呼的坐下,嘴里碎碎念的骂人,无非是没出息的东西,都这时候了,你还向着那贱人。见过没出息的,没见过你这么没出息的。

  优优牵住朱颜的衣服站在她旁边,蹙着眉头,泪流不止,她神情哀怨,却一句话也不说,她只是直愣愣的看着那陈家明,我能听见那一丝丝细碎的喀嚓声,那是心在碎裂的声音。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对,叫我见犹怜,我现在就是这种心情,就连我都心疼,就如同是自己的心爱的小妹妹被人欺负了一样,我又想去揍那陈家明。

  陈家明抬起头,畏惧的看了看我,又低下去,他没有了之前的嚣张,拳头大才是硬道理,就能摆布的你死去活来。当然,那老曹头的拳头又比我大,所以他能摆布的我死去活来,一山还有一山高,我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狠狠报复一下那死老鬼,我郁闷的想。

  陈家明终于开了口,他低着头,也不看任何人,他说:“这事要怪就怪我一个人吧,优优,你确实对我很好,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给的,住的是你的房子,开销用度也是你,工作是你家里给安排的,连我开的车都是你的,可是我真的不快乐,我就像是一只吸血的水蛭,依附着你而苟活。”

  他深深的叹了口气,转头看向优优,接着说:“我时时刻刻都要仰望着你,你是住在尖尖塔楼里的公主,而我只是个没钱没势的穷小子,人人当面都羡慕我说我命好找了个好女友,当我转身,人们就从背后戳我的脊梁骨,说我吃软饭。跟你和你的家人相处,我时时刻刻都得加着小心,陪着笑脸,我就像是一个下人,刻意的讨好着你们。我也常提醒自己要知道感恩,如今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你带给我的,可是我一点也不快乐,一点也不……”

  小三用手去握住陈家明的手,两人紧紧的握在一起,这个时候秀恩爱,这是找死的节奏啊,我去看朱颜,她咬着牙刚想发怒,优优又用力的牵了牵她的衣角,朱颜只好隐而不发,这世间又有哪一个男人愿意被人戳着脊梁骨说吃软饭呢?至少我,绝对不愿意。

  陈家明又接着说:“我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任何事情,我都听从你和你家人的决定,我俯首帖耳的像是你们养的一只叭儿狗,可是我也有我的人生抱负,我的理想,我的价值,这种寄生虫一样的生活简直要把我逼得发疯,我似乎一眼就看到了这人生的尽头,那时的我,依旧是个寄生虫,花白头发的我依旧体贴、温柔、我替你端茶倒水,我替你捶背铺床,我依旧微笑,可是我的心里在哭泣,我依旧不会快乐。我荒度了这一生……”

  房间里死一般的沉默,优优的泪盈满了眼眶,除了不要打他,她没有说过任何话,她沉默的像是一个哑巴,她只是呆呆的看着她曾经的爱人,她给出了她能给予爱人的所有一切,但是她给不了他快乐。

  “我给你,你想要的自由,假如你跟她在一起,会快乐,我退出。你喜欢车,那车就送你,相恋一场,留一个念想。你新地址短信我,我会将你的东西全部打包送过去,祝你幸福。”那柔弱的像是温室中花儿一般的姑娘,此时展现出了出乎我预料的果敢与决绝,她没有苦苦挽留,君子断交,不出恶言。她既没有骂人,也没有动手,她依旧是那个尖塔里的公主,高贵的像钻石一般,散发着璀璨的光芒。

  情丝亿万,一刀斩断,豪不拖泥带水。优优拉着我和朱颜离开,她微笑着谢谢我和朱颜,又拒绝了朱颜提出的陪伴,她说只想一个人静一静,不用担心,可能会大醉一场,但绝不会寻死觅活。

  这都市那么大,人那么多,失散的人们从此诀别,就像是大海中的两滴水珠,永世再无相逢的机会。人人脸上都带着一张微笑的面具 ,没有人知道心里的伤口是多么的巨大,那伤口永不愈合,每一夜都在往外渗血,需要躲起来舔舐伤口的时候,绝不让任何人看见。

  朱颜看着优优开车离开,眼睛湿润起来,她说:“这丫头,真让人心疼。”我连忙点头,屁股却被踹了一脚,朱颜又说:“轮得着你心疼么?哪凉快哪呆着去!回特尸科,今天可是第二课!”

  这奸捉的,好生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