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朱颜把我一个人扔在了停车场,她说之前开车载我是为了捉奸而事急从权,我现在需要跑步回特尸科,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翻脸跟翻书一样快的女人,就在几分钟之前我们难道不是并肩捉奸的好战友么?现在我又成为了奴隶……我呆呆的看着那台红色吉普车轰鸣着在我视野里消失,我沮丧的摇了摇头,迈开双腿,开动了我的一二一路汽车。

  这却又是十来公里的路,我暗自诅咒那该死的老曹头,不准使用交通工具固然省钱,可是他妈的,这很费鞋好么?得去多买几双既便宜又耐用的鞋,我脑子一边想着那既漂亮又可怜,既可怜又坚强的优优姑娘,一边想着老曹头为什么要这样折腾我,一边想着这第二课又会有什么惊吓等着我,我慢吞吞的跑在街道上,我有气无力,我脚下就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我的脑子简直乱成了一锅粥。

  手机又在震动,带来了地狱里恶魔的消息,只有四个字“坐车!嘿嘿!”没错,就是老曹头,早上为了捉奸朱颜载了我这一小段路,又被他知道了,我简直眼前一黑,这四个字很简单,却让我浑身发冷。我打了个寒颤,抬起头,不远处,一个黑洞洞的摄像头高高的悬在电线杆子上,它就像是一条冰冷的毒蛇,又像是个面目狰狞的魔鬼,我长叹了一口气,这次肯定又要遭殃,可是这捉奸要的就是兵贵神速,这事得赖朱颜,责任可不在我,但是想来这死老鬼是绝不会接受这个理由的,他会怎么修理我?

  小时候偷了邻居地里的甘蔗,被告到家里,那种明知道会挨爷爷修理的心情跟现在还不太一样,那种恐惧是有限度的,了不起是一顿竹笋炒肉片,咬咬牙就过去了。可现在完全不知道对方要怎么出牌,这种未知的恐惧则更为折磨人,我的心里简直就像是被人硬塞进去一团牛毛,百味杂陈,苦不堪言。更为可怕的是,我竟然渐渐不再有反抗的信心,这渡者六道就像是一坐山、一条江、一片海,而我只是山间蝼蚁、江底游鱼、海中虾米,我的信心就像是被戳破了的皮球里的空气,泄的一干二净。

  特尸科,我再度回到了特尸科,朱颜早就已经回来了,她已经恢复了那副科学怪人的打扮,站在玻璃房间里等我,见我进来,她指了指更衣室,我钻进去,因为优优这事,今天显然她的心情不会太美丽,于是我用最快的速度换上屠夫装。

  玻璃房的尸床上,躺着个白色尸袋,我心里打着鼓站在朱颜对面,昨天切鸡鸡,今天又有什么新花样?这个尸袋比之昨天,要轻薄了许多,看来里面的人个子不太大。朱颜显然没有废话的心情,她拿着刀刺啦一声的划破尸袋。

  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具非常新鲜的尸体,没有尸斑,也没有腐烂的迹象。一具凹凸有致的裸体女尸,乌黑的长发像是黑色的丝绸般铺洒开,纤细雪白修长的两条腿,往上是一从茂密的黑森林。托天之幸,一日之内,我见到了两次女人的躶体,不过前一次是活的,这后一次却是死的。亏了有那护目镜和口罩,不然我这副色鬼模样,肯定会挨朱颜的飞踹。

  这女尸大概也就二十七八的年纪,睫毛又浓又密,她睁开的眼睛里充满了不可置信的惊讶,小巧丰盈的嘴巴大张着,她的额头两只眼睛的正中部位一个寸许的血口,简直就像是闭上的第三只眼睛,两个粉色的乳头下方一寸也各有两个相同的伤口,这显然就是致命伤。“你看这人怎么死的?”清道夫的声音冷的像冰。

  “被人用刀刺死的?”我只好大了胆的瞎猜。朱颜摇了摇头,她深深的叹了口气,那口罩都被吹的鼓起了一块。

  “在人体结构中,颅骨是最为结实的部位,莫氏硬度大概在6的样子,颅骨的受力极限在200-500公斤,特别的个例甚至可以承受一千公斤,用刀刺,普通情况下,很难刺入。”朱颜一边说,一边将那姑娘额头上的伤口,用镊子往两边分开,那骨头上赫然有一个跟硬币宽度相似的小口子。

  “那是怎么死的?”我充满了疑惑的问,这伤口明显就是小刀刺入的啊,似乎也不对,普通的刀子都是上宽下窄,而这个伤口上下一样的宽,即便是匕首也是中间厚两端狭窄,子弹更不可能!

  “不要问我,答案你自己找,你是不是以为老曹头把你丢来我这里就是纯粹的戏耍你,折腾你?”朱颜在冷笑,我茫然的摇头,除此之外还能为了什么呢?

  “这里是特尸科,我是个清道夫,让你接触尸体不仅仅是要让你习惯死亡,更多的是让你看一看这个世界的冰山一角。尸体会教会你许多东西,比如眼前这一具。”朱颜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把银色的锯,这锯长的有些古怪,就像是装修用的切割机,不同的是,圆形的锯片完全裸露在外,锋利的齿牙间闪动着危险的寒光。

  朱颜将这锯塞到我手里,指着那漂亮的女尸,她说:“答案就在她的体内,你自己找!”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炸响,这第二课也来的太猛烈了吧,昨天不过是扛一扛胡鹏的尸体,捡捡骨灰,今天居然就让我自己动手来切尸体……我吓得倒退了两步,那沉甸甸的电锯也差点脱手砸在自己脚面上。

  “这个黑色世界很大,很大,广袤、巨大的没有边际,死亡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发生,你以为渡者六道就是这个世界的王者了吗?你无妨就看一看这具尸体,你以为你经那火锻膏改造后,就无敌于天下了?你也无妨看看这具尸体,死木头,这世界上能在分秒间杀死你的人太多了,老曹头把你送来我这里,是因为我这里需要处理的尸体最多,你能看见无数种你闻所未闻的杀人方法,这具尸体是今天早上刚刚送来的,这个女人死了不超过三小时,她同样是个杀手,被别人取走了性命的杀手。你仔细看她的手。”朱颜将那女尸的右手翻转过来,掌心向上。

  我俯身去看,这女人有着一双美丽的手,白的像雪,纤细的像芦笋,又直又长,食指处,我终于看出了不一样的地方,食指第一和第二指节处,有厚厚的老茧,我把尸体的手翻过来,指甲剪的又平又圆,没有任何的装饰,就连指甲油都没有擦,虎口处也是老茧横生。任何一个漂亮女人都会无比重视自己的手,保护自己的手,这女人是怎么回事?我疑惑的看向朱颜,我需要她解答。

  “这是一个惯常使枪的杀手,每天练枪、开枪不会下于二百次,业内排行C级的杀手,到了C级通常价格就不会太低,请她出手已经至少十万一次了。只是她现在已经像条死狗一样躺在了你的面前。”

  杀手还有等级……一个每天练枪开枪随身带枪的杀手,怎么会如此轻松的死了,对上她手里的枪,我是否有生还的可能?我的冷汗渐渐冒了出来。杀人者与被杀者,猎人与猎物,主宰他人的生死与被夺走生命,每一秒钟都可能突然转换。第三条规矩,努力的活下去,丝瓜的话仿佛从记忆的大海里浮出水面,无数次的在我耳边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