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尸体静静的躺在尸床上,我看着那一丝不挂,容貌姣好的尸体。手拿着电锯,心跳骤然加速,就像是密集的鼓点,答案就在眼前,却像是有一条万丈的深壑横在了我的面前,进退两难。

  朱颜没有说话,她自顾自的忙碌着,她手中神奇的出现了一把剃刀,她和那雪亮的刀很快就动起来,锋利的刀光就像是无数的雪花围绕着尸体的头部在飞舞,黑发就像下雨一般的四下飘散,那漂亮的女杀手很快就成了一个秃瓢,青灰色的头皮已经露了出来。这要是在她生前,我估计她会打光她所有的子弹,直到把朱颜打成一个筛子,不过接下来,我要对她干的,却又更为离谱。

  放下剃刀,朱颜却又掏出了一枝红色的记号笔,她从女尸的眉毛上方一直到脑后,用那红笔画了一个很规整的红圈,我在一边看着,心想,这倒很有些像那孙大圣的金箍。

  朱颜指了指那已经一根汗毛也没有,锃光瓦亮的脑袋,她往后一连退了好几步,然后她说:“到你了!”我按动开关,银色的电锯转动起来,发出了嗡嗡嗡的声响,安静的特尸科里,一片死寂,能听见的只有这低沉而危险的声音。

  手中的电锯在飞速的转动,我小心奕奕的双手握住它,这个时候要是一个不小心脱手,就有缺胳膊断腿的危险,我心里暗自对那女杀手说,这可不是我要折腾你的遗体,你速速投胎去吧。

  我走到尸体头部一侧,手有些颤抖,额头上的冷汗涔涔而出,顺着护目镜的框往下流,也幸亏有这护目镜,眼睛才没有模糊,我努力的对准了那条红线,把心一横,那飞速转动的锯片,就像是削铁如泥的宝刀一般没入了那条红线中。

  薄薄的皮肤迅速破碎,随后感到了一些阻力,我狠了狠心,把骨锯用力的压下去,空气里就响起一种让人牙酸和极度不适的巨大噪音,锯片与骨头的角力,很快以骨头的退败而告终。

  锯片每分钟的转速高达四千,而我忽略了一件事情,即切割的深度,我愚蠢到将电锯整个锯了下去,于是出现了一幕惨剧。突然下了一场暴雨,肉屑的暴雨……高速转动的锯片切割颅骨的同时将无数的脑部组织带了出来,红的,白的,粉的,黄的,这些碎肉就像是烟花一般窜射出来,成环状的喷射,而可怜的我正俯头切割,首当其冲,就溅了我一头一脸。那些滑腻冰冷的像蛇鳞一样的碎肉甚至顺着护目镜和口罩的缝隙往下掉,有几颗碎肉甚至就掉在我的嘴唇上,而我裸露在外的脖子,则更为惨烈,沾满了这些脑部组织,我的老天爷啊,我痛苦的眼前一黑,顿时就要晕死过去,终止了这场惨剧的是朱颜,她拔掉了电锯的电源。

  “唉……你说你能有点出息么……死木头,就这点事也能办成这副德行……”朱颜无奈的叹息,可是我他妈的是个新手啊,我什么也不懂,你不能预先提醒我一下么?我气的简直想爆炸,可这会也不是和她计较的时候!

  我扔下电锯冲向了水槽,在打开口罩的那一瞬间,我开始剧烈的呕吐,我吐的惨烈无比,我吐的像是害喜的孕妇,吐的气也喘不上来。我就像是只急得跳上墙的狗,我边吐边拍打着我帽子上、脸上、护目镜上、脖子上的碎肉,可是它们滑腻异常,简直就像粘在衣服上,它们到处游走,就是不往下掉。我只好拿过水槽底下那水枪,接在水龙头上,冲着自己浑身上下一通猛冲,直到我成为了一只湿淋淋的落汤鸡。

  “你就不能提醒一下么!”我的怒吼在四壁回荡,“对不起啊,姐姐今天心情不好,忘记了……”朱颜轻描淡写的推卸责任,我这时候杀了她的心都有,我咬牙切齿,我怒火冲天,我的头发都一根根的竖起来。

  朱颜却指了指我的肩膀,我转头去看,那里还粘着一粒粉色的碎肉,它正像条鼻涕虫般慢慢滑向我的胸前,我赶忙又拿起水枪对着那部位猛冲,它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脱离了我的身体。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的双脚好像踩在了一汪水里,那黑色软底长靴已经灌满了水,就像是两个游泳池。我在心里诅咒朱颜,脱下靴子,哗啦啦的倒出来,除了水,还有好多肉屑,我只好打开消毒液的龙头灌满这双靴子仔细的消毒,再去水龙头那边洗刷,如是三次,我刚刚想穿回去,脚趾缝里传来的滑腻感又告诉我,脚上还有肉屑。我操!

  这他妈的生不如死,真的是生不如死。朱颜看我像是一只跳蚤般上蹿下跳的忙碌着,她嘿嘿直乐,女妖精,真是个女妖精!这一幕似乎暂时让她忘记了她朋友的分手悲剧。

  一切清理完毕,我把那口罩恨恨的丢进了垃圾桶,去旁边柜子里拿了个新的口罩,塞进蔽瘴丹,带上,我也不搭理朱颜,插上插头,那锯片又开始飞速转动,老子还不信这个邪了!朱颜又远远遁开,我这才回想之前她连退的那几步,显然我又被她坑了一把……

  这回我缩着头,小心翼翼的围着秃瓢切了一圈,最后一点连接也被断开的时候,我锯开的这一片头盖骨往下滑落,它咣的一声砸在了不锈钢尸床上,由于我第一次的鲁莽,这颅骨内部已经是一塌糊涂,它已经不是教科书上大脑的样子,而是一锅搅的稀烂的豆腐花。它们顺着切口流淌出来,流的尸床上到处都是。真他妈的该死,这一堆东西一会儿还是得老子收拾……

  “你把手伸进去,把那凶器找出来!”朱颜又开了口,我眼前顿时出现了万点金星,我的胃又像海浪般翻滚起来,这女人疯了吧?把手伸进去?我转头去看她,她冷冷的说:“看什么看,你没听错,就是叫你把手伸进去!”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只好强忍着那一浪又一浪的恶心,咬着牙闭上眼睛,把手伸进了那没有天灵盖的满满一锅豆腐花里。黏稠的就像是柏油,冷的却像冰,我就像是一个跳进粪坑寻找名表的倒霉鬼,我用手指慢慢的摸索起来。

  越过重重障碍,终于在颅骨的底部,我找到了异物,一枚坚硬的东西,紧紧的嵌在了正对着眉心的脑后颅骨上,我小心奕奕的用手指捏住它,轻轻往外拔,居然拔不下来,它就像是一枚膨胀螺栓一样紧紧的生长在那里。我睁开眼睛,以我的力气,居然拔它不动?

  我紧紧捏住那异物,用力往上下的方向摇晃,这东西渐渐就有了松动的趋势,咔的一声脆响,那东西终于脱离了颅骨,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枚沾满了黏稠体液的三角型银色金属片,三角的一侧粗钝,另外两侧锐利如刀。这东西我似乎在哪里看到过?我的脑子开始飞速的转动,到底是在哪呢?

  据朱颜说,颅骨的承受力为二百至五百公斤,这小小一片金属,居然差点就要穿透两层颅骨,这需要多大的力量和速度?这金属片是如何发射出来的?太可怕了,这是人类能办到的事情么?不可能吧?可是它就确确实实的发生在了我的眼前。

  这个世界果然很大,很大,广袤的没有边际……这世界到底潜藏着多少嗜血的巨兽与吃人都不吐骨头的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