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我的郑重其事,让朱颜哑口无言,特尸科里静谧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会成为巨响,我看着她,她看着我,两个屠夫装扮的人大眼瞪着小眼,朱颜显然不会理解,我那种渴盼着力量的心情,她不会理解为了四千元工资就差点被逼得要跳黄浦江的穷困潦倒,更不理解两千块就等于两亩地一间房等于一个媳妇的苦难,她无意中的每一个玩笑,每一句废柴,都像是使尽了全身的力气用鞋底在扇我的脸,男人最要命的自尊,不仅藏在刘三的心里,也藏在我的心里。给我时间,给我一点点时间,我一定要强大到无人敢再对我侧目,即使是一只蝼蚁,也要向山巅奔跑!

  “这事我做不了主,老曹头只是委托我带你三个月,这三个月我干嘛你就干嘛,你们渡者六道是不掺合道上这些事的……”朱颜静默了良久,给出了答案。

  “那你现在就问老乌贼的意思!”我立刻逼着朱颜表态。朱颜叹了口气,走进第二扇门,那间办公室,旋即又把门关上,可能是去打电话。我这时候才注意到左边墙壁上还有第三扇和第四扇门,那两扇门我却从未进去过,那里面到底是什么所在?又有什么样的秘密呢?

  更衣室与办公室的门是乳白色的木门,第三扇和第四扇却是漆黑的像棺材一样的铁门,我好奇的走过去,这两扇门连门把手都没有一个,跟特尸科的大门一样,是电子锁,两个键盘比烟盒再略大一些,幽幽的放着蓝光。我轻轻敲了两下门,沉闷的回响告诉我,这门确实是金属的质地。这里面到底是什么?需要这么坚固的门?

  “你想进去看看?”朱颜的声音突然在我背后响起,我转身看,她倚靠在办公室的门上,双手交叉横在胸前。我忙不迭的摇头,好奇害死猫,好奇也会害死我。我问:“老曹头同意了么?”

  “老曹头不同意,好说歹说,我劝了他半天,他订了条规矩,禁止你在停跳上接订单,你可以观察这个世界,但是严禁参与进去。他要是发现你私自接活,腿全都给你打折,包括第三条腿!”朱颜脸不改色,真是不害臊啊,我恨恨的想,这第三条腿还非得转告一下,打断前两条我也受不了啊!接订单,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我只是想看看这个地下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我有些兴奋,也有些雀跃。

  “你是不是特好奇?门里有什么?”朱颜这时没有带帽子,也没有带口罩和护目镜,她就像是一枚子弹一样凌厉的向我迫近,她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我心咯噔一下,这下要糟……我真想给自己一个耳光,我好奇个屁啊!

  “那激活密钥什么时候能给我?”我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她插着腰就站在我面前,我的背已经死死靠住铁门,她说:“停跳的事不着急,你是不是很好奇?”说话的时候,她的眸子里带着狡黠的亮光,那亮光就像是黄鼠狼看到了小鸡崽子一般幸福,又带着酒鬼喝到半酣的惬意,她的脸蛋出现了一丝嫣红,就连脖子根也是粉红一片。

  “我不好奇!一点也不好奇!一丝一毫也没有!”我斩钉截铁的拒绝!跟这娘们相处以来,我的心脏已经经受了无数次艰巨而痛苦的考验,再来一次,好运未必能够继续,我本能的意识到了危险。

  朱颜摇摇头,她说:“不不不,你好奇,你很好奇,你好奇的挖心挠肺!你好奇的想打破砂锅问到底,你好奇的简直想踹门而入!不然你站在这里干嘛呢?”我彻底的进入无语状态,我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我词穷的脸都涨的血红。我懊恼的想一头撞死,去陪那烟鬼,或者江底的胡鹏。这姑娘的眼睛却越来越亮,亮的像是两颗星辰,熠熠生辉。

  “你起开!”朱颜一把把我推搡到了旁边,她用手指头轻轻敲了敲第三扇门,“这可是个宝库啊,死木头!里面摆满了艺术品!说真格的,我还从来没有机会在人前展露我这些瑰宝,这些美丽、华贵、殿堂级的艺术品,它们从来没有机会展露在人前,这是我毕生最大的遗憾,既然你好奇,我就得好好给你展示一下了!”

  “你的艺术品不都躺在那了么?我真不好奇,明天咱还吃小杨生煎么?”我指了指“尸体宜家”那几百具尸体不就是她的艺术品么……我暗自纳闷,但是这门里的肯定不会是什么好物件,能避则避,能躲则躲,你只要放过我,我哪怕天天给你买生煎呢……

  “呸,那些算艺术品?那些只是垃圾,应该拿去喂野狗的垃圾,烧成灰都嫌浪费能源的垃圾,你即将要看到的才是艺术品,完美的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瑕疵,它们就像是国王王冠上的钻石,教皇权杖上的珠宝,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我做清道夫这么些年,呕心沥血才攒下了这些艺术品,你一定要看一看!”朱颜骄傲得像是潘帕斯高原上的雄鹰,她高昂着头,眸子放着光,她盯着我的眼神让我脊背发凉。

  “我真的不好奇……”我转动着我的大脑,该死的,要怎样才能找到理由拒绝这疯女人呢……不管里面是什么东西,我是绝对不想看了!昨天就没睡好,梦里见了胡鹏,今天这烟鬼就够刺激的了,我实在是不想再来点更劲爆的了……

  “册那!我说你好奇你就好奇!你不好奇也得好奇!”朱颜凶光毕露,细碎的牙齿闪着寒光,她像是看着杀父夺夫的仇人一样看我,就算是抓奸的时候,她看陈家明和小三都没有这么凶狠,这母老虎随时都会暴走,我无奈的点了点头。

  “你用全力踢这门一脚试试!”她旋即又微笑起来,难以捉摸,晴日多云忽阵雨,她简直就像是那无法预料的天气,女人们都这样么?

  “我力气可大……踢坏了你可别怪我……我没钱赔你啊……”我没好气的回答,她则笑嘻嘻的说:“你踢踢看,肯定不叫你赔!”

  我让朱颜让开一点,不就是道钢质的门么,看把她得意的,老曹头那钢床我都能一脚踹散,这扇门能拦的住我?我一脚踹在那门上,咣的一声巨响,一阵巨痛从我脚部传来,那门完好无损,屹立不倒。我连发出痛呼的机会也没有,因为那门框上紧接着就出现了无数蓝色电弧,它们噼啪作响,一道蓝色的电光直接劈在我的身上,我能闻到我头发的焦臭,也能感觉到一道火焰直接钻进了我体内,疼的连皮肤都要炸开。我操你大爷,朱颜!你又摆我一道!

  我的破口大骂没能出口,我就像根木头一样倒下去,全身上下抽搐不止,像是台风里的破窗户,又像是犯了羊癫疯。

  朱颜的声音依旧好听的像是两块玉石在轻轻撞击,她蹲下笑盈盈的对我说:“钛合金板,50公分厚度,入地深度一米,遭遇大于五公斤的撞击或者破坏,自动释放十万伏电击,你要能踢坏,我倒真是佩服你了!这系统装上以后还从来没开过张,死木头,你可是头一份!”

  我没空为了这该死的头一份自豪,我抽的就像是一只鹌鹑……要这样严密保护的一个房间,里面到底是什么?第四扇门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