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这楼居然出现人喷我了,真是哭笑不得,我老婆做月子,孩子天天去医院都没断更,你们说我更的太慢……我配图无非是营造下环境和气氛,便于大家感受细节和氛围,你们说我整这些没有用的……废话太多,第一人称小说不通过对话交代背景和设定,怎样带出这个故事和其他角色?场景能够随意切换?假如是说我跟网友互动过多,我就认了,这几位从一天一百多点击的时候就天天在鼓励我,我聊两句天还不行?

  这是本免费的小说,我写的慢,我承认,我碎碎念我承认,看官太难伺候,您就弃楼吧好么,您喷我不也浪费您时间么?我要能写言情我早就去写了,那还能出版呢,为浪费您的时间向您表示诚挚的歉意!出去吃饭骂厨子,看电影骂导演,这都是掏了钱的,你站马路上指着人鼻子骂人长得丑,你是不是不太厚道?人家有叫你去看他么?

  这几百字斟酌了许久,就摆在这吧,我不太会吵架,喜欢看的您帮着顶顶,不爱看的果断弃楼,不用通知楼主,您没您想的那么重要,就说这些吧!
  我仰面朝天倒在地上,空气里有淡淡的青烟氤氲,朱颜的脸离我很近,她的鼻息就轻轻吹在我脸上。她笑的眼睛眯缝成两轮弯月,貌美如花、暴烈如虎、花样百出的女人。她拍拍我的脸,她说:“死木头!你服是不服?”我想点头,可是肌肉在十万伏的电压洗礼后,已经完全丧失了功用,我从朱颜深邃的像宝石一般的眸子里看见我自己,头发一根根的竖起,还有些弯曲,发根处的间隙里一丝丝的青烟慢慢溢开,我的脸已经七扭八歪,嘴巴奇怪的向右边张开,有一丝涎水正顺着嘴角慢慢流淌。我好好一个风流倜傥的大帅哥,现在成了一个口角流涎的中风病人,还顶了一头电烫大波浪……

  朱颜掏出条白色手绢,擦掉我嘴角的涎水,她嫌弃的皱起眉头,摇着头说:“脏死了,多大的人了,还流口水……”那手绢上有淡淡的幽香,却不是玉兰花的味道,之前从未闻过这样的味道,那是足以让人沉醉其间的味道,就像是痛饮了三斤女儿红一般,我竟然有些醉意,这是女人的味道,这是朱颜的味道。

  整整五分钟,我才从那种全身麻痹的状态缓过来,这五分钟,我挨了朱颜十五拳,二十七脚,她就像是对着一个沙袋拳打脚踢,她边打边说:“起来呀,快点起来呀,死木头,烂木头!”她拳脚倒不是很重,我心里其实有一万只羊驼狂奔而过,我他妈的要是能动,谁愿意躺在这冷冰的地板上?

  我艰难的爬起来,就像是个老态龙钟的老人,麻痹解除后,疼痛却骤然增加了许多,胸口像是有一团火在烧,右脚的脚踝也是疼的厉害,这回没骨折实在是运气,也亏了是怕赔钱没敢使出全力……朱颜欢天喜地雀跃的像是只小鹿,她起身去按动键盘,却又突然停下来,她扭头看我:“死木头,这事你可一定得保密啊!要是漏出去一个字,我这清道夫可就干不下去了!”

  “我不看成么……”我一边回答,一边捡起我那被劈飞了的帽子,戴在头上,再试图用双手去压住我那头桀骜不驯的大波浪。

  “看是要看的,保密也是要保的,我不干清道夫也没关系,事后找个人宰了你出出气也就行了!”她权衡了一下利弊,展示她的“艺术品”和职业生涯,她毅然选择了展示她的“艺术品”

  “死木头,你过来!”我无奈的过去,右脚现在没法发力,只能用左脚做为支撑点,右脚脚尖点地,一步一挪的挪过去。

  “你按键盘用的是哪只手指?”朱颜问。我把右手食指竖起来,她一把抓住我那根手指,按在了键盘上,像是复印机一样,一道蓝光从左至右慢慢的扫过我的食指,那键盘发出机械而冰冷的声音,说道:“指纹录入完成。”

  “密码是19970214,你可一定要记好了!八位密码,输入错误三次,再加上指纹识别错误,这宝庆殡仪馆,和这特尸科,可就飞上了天,一定要记住啊!”朱颜的神情很严肃,一丝一毫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我满腹狐疑的点点头,飞上天,怎么个飞法?

  “你来开门,输入密码过后,最后按确认。”朱颜命令我,我也只好伸出右手食指,像是戳蚂蚁一样按动键盘。确认键按下后,咔咔咔的声响传来,那该死的铁门缓缓升起,可是却一直看不到底下的门缝,显然这门确实入地的深度足有一米。足足过了三秒钟,才看见一丝灯光从那门缝里照射出来,铁门继续上升,渐渐就没入上方的门框。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朱颜对这门的厚度一点没有吹牛,这门厚的就像是一台二十一寸的纯平显示器,仅仅是它自身的重量就已经达到一个骇人的地步,莫说它还入地一米,朱颜扑哧的笑起来。

  “这扇门实际重量是五吨,它就是摆在那,你也未必踢的动,不夸张的说,这钛合金门就算是主站坦克的主炮也打不穿……整个房间下面还埋了2吨TNT烈性炸药……原本是想上一套虹膜识别系统的,但是实在是太麻烦。”朱颜得意洋洋的说,五吨重的门,十万伏高压电击,指纹识别系统,电子门锁,现在居然脚底下还放了两顿炸药,我哑口无言。就算是银行的金库也不需要这么保护吧?别的不说,万一进门的时候,那门突然失控,突然砸下来,岂不是活活压成肉酱?我琢磨了半天,没敢说出口。

  门内的光亮的就像是正午的太阳,朱颜拉我一把:“走啊,死木头,你一定会喜欢的,那是无与伦比的美丽!”我万般无奈的跟着她走进那房间。

  这房间大概十米见方,里面是无数的白色圆柱,粗细完全一致,都是50厘米的直径,朱颜拉着我在柱子间前进,就像是穿行在森林间。她拉着我一直走到了房间的正中心,那里放着把火红色的靠背椅。这无数根柱子呈环状包围着这把椅子。我环视了一遍,居然有些像古罗马竞技场。

  “我平时没事,就爱在这里消磨时间,怎么样,不错吧?”朱颜问我,我只好点头,这间房间简直就像是科幻电影中的未来世界,充满着诡异、邪恶的味道。朱颜却从椅子上拿起一只长的很像遥控器的东西,她对着天花板按动了几下。

  随即就听见沉闷的机器运作声,有一根柱子缓缓降低,一直降到差不多一米五的高度,圆柱顶上放着一个透明的玻璃瓶,里面装满了透明无色的液体,液体里还有两个鹌鹑蛋大小的球状物体在载沉载浮。我好奇的走上前去,我贴近玻璃瓶去看。

  当我仔细看清的时候,就仿佛是被人批头盖脸的浇上了一桶液氮,迅速冻结了我,我就像是座冰雕一样的僵硬在那里,那是两颗眼球,两颗黑白分明,闪闪发亮的眼球。这女人居然疯到了收集人体器官的地步……

  “这两颗眼球美丽吧?你看这白的晶莹剔透的晶状体,还有这万里挑一的瞳孔色泽,像不像是最顶级的猫眼?这双眼睛是国内著名一线影星留下的噢,你猜一猜是谁?”朱颜拍着我的肩膀问我,这娘们真的是个疯子……

  朱颜继续按动遥控器,无数的柱子缓缓降低,每一个柱子上都放了一个玻璃瓶,或大或小,或长或短,这些玻璃瓶就像是活了一般,它们扑着跳着涌向我的眼睛,而我就连闭上眼睛都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