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我几乎无法用语言表述我现在的心情,震惊?不,除了震惊还有恐惧,除了恐惧还有茫然,第三扇门后,竟然是一个人体器官博物馆……一个独一无二仅仅属于朱颜的博物馆。高亢的交响乐渐渐响起,于是那些圆柱就循着某种特定的规律时而旋转,时而起落。

  朱颜闭上眼睛,她的头颅随着音乐轻轻摇摆,她的神情陶醉、放松而安详,就仿佛置身在翠绿的原野中一般,她张开双臂,深深的呼吸,她的胸脯起起伏伏,像是大海上的浪涛,而我侧像是风暴里的一只小小的舢板,随时会被这波涛打的粉身碎骨,我在祈祷这狂风恶浪早些过去,能让我安然抵达港湾。

  音乐是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激越时如惊涛拍岸,舒缓处似春风拂面,震撼时惊心动魄,温柔处冰消雪融。命运,妙不可言,也无法言说,是冥冥中自有定数,还是随机推演有亿万种可能?命运让我站在了这里,站在这个诡异的似乎有生命一般的房间里,旁边还站着一个陶醉的疯子,我不敢打扰她的沉醉,我默默的四下打量,无数的玻璃瓶里,装的全都是人体器官。

  心、肝、脾、肺、肾,眼、耳、口、鼻、舌、手、脚、胸、臀、乳,骨、肉、皮、肠、脑……《人体结构学》上有一副图片,那副图片上有注释的所有一切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它们在玻璃瓶里,被灯光照射的晶莹剔透,流光溢彩,姹紫嫣红,竟然渐渐的就觉得有一种妖异的美丽,摄人心魄的瑰丽。

  我必须要承认,这里的每一样器官,在克服了恐惧之后,仅仅从审美的标准来说,都是无可挑剔的,我正看着一双手掌,沿着腕骨切下的一双女人的手掌。切口处异常平整,肌肤莹白似雪,指甲像是一个个粉色的贝壳,添一分则太胖,减一分则太瘦。无论从任何角度看,这都是完美的一双手,它的主人若是活着,无需貌美如花,就单凭这双手,就该有无数的男人愿意为她赴汤蹈火。

  “无与伦比,这是造物者的恩宠,是神灵的赐福,是不是很美丽?”朱颜眼睛已经睁开,她问我,我只能点头。跟外面尸床上的烟鬼相比,那烟鬼的手已经很漂亮,可是跟眼前这一对相比,就完全是天壤之别,判若云泥。大户人家抱狗填房的丫鬟,遇见了盛装出巡的公主,这世上,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这些都是你偷来的?”我问。

  朱颜脸上突然一红,竟然有些不好意思,她咬着嘴唇,竟然有些小女儿家的扭捏,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她不好意思。她就像是个对着家长撒谎说自己没有偷吃糖的小女孩,她眼珠滴溜溜的乱转,然后皱着眉头说:“啧……其实也不能算偷啦……清道夫么,总是要处理尸体,有时候遇见特别漂亮的东西就顺手牵羊一下……与其烧成灰,还不如让人欣赏嘛……”

  “这就是偷啊,人家让你毁尸灭迹,你保留这么多标本,要是哪天被条子发现,这得牵连出多少起命案啊……”我小声的嘟囔,但是这很明显是非常不专业,很没有职业道德的行为吧。

  “没事的,福尔马林溶液浸泡的组织,通常大片段的DNA已经降解,只能检测出4—6个小片段位点,根据这几个位点无法辨认,再说了,以防万一,这房间底下不还埋了两吨TNT么,此外你看天花板上的那些消防喷淋头,这也是保险措施之一,喷淋连接的可不是水泵,而是焚尸炉的油罐,这特尸科随时都可以变成一片火海,条子要找到线索,压根没可能。”朱颜很笃定,我不寒而栗,这该死的鬼地方,简直比炮火连天的战场都要危险。

  “这事你可得保密呀……这还是我第一次给人家看我这些藏品,你可不知道,收集起来有多难,简直就是千辛万苦,举步维艰啊,好容易才攒这么一屋子呢,明明知道不该给你看,就是没忍住……”朱颜这话说的,好像还是给了我天大的面子,我苦笑,这好比是给了你一个大嘴巴,还告诉你这是替你拍蚊子,老天爷,给条活路走,行不行啊?朱颜开始兴致勃勃的给我介绍那些展品,我的眉毛就像是湿毛巾一样的绞起来,一滴滴的苦水不停的往下滴。

  “这对胸脯怎么样?你这小色鬼,肯定喜欢这个吧!”朱颜指着一对乳房,趁她没注意,我迅速的翻了个白眼,我喜欢也是喜欢活得好么,这切下来的,我喜欢个溜啊!我没好气的看过去,那对胸脯没有吸引我,那旁边的瓶子却将我的眼睛牢牢吸住,那是个婴孩,是个男孩。发育的很好,脑袋上已经有了黑色毛茸茸的头发,他眼睛闭着,眼线却很狭长,小小的鼻子又挺又翘,芦柴棒一样的小手举在胸前,双腿蜷曲,可爱的小鸡鸡的上面,他没有肚脐只有一根脐带。

  脐带!脐带!这孩子怎么来的?难道他还没出生,是在母亲的肚子里就死了?我惊恐的看着朱颜,她从兴高采烈慢慢就沉默如石块。我心想,这他妈的也太丧心病狂了吧,这么小的孩子都杀的下去手……这没出生的孩子能有什么错?他又能得罪谁?

  “对杀手而言,杀人是不需要理由的,我只是个清道夫,你不需要用那种眼神看我,订单就是订单,钱到,命就要走!需要理由的是雇主,是下订单的人,这只是份工作,跟屠宰场杀猪宰牛没有任何区别,杀这孩子的不是杀手,而是雇主,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是他妈的本分,也是他妈的规矩!”

  朱颜的音量从低沉到尖锐,最后她简直就是在嘶吼,她眼眶有些泛红。她需要说服的对象不是我,而是她自己。我怜悯的看着她,再强韧的神经,想必也有崩断的一天,人们用各种各样方式舒缓压力,我和刘三用喝酒,朱颜用收集人体器官,烟鬼用杀人,疯与不疯,却从来身不由己。

  我走上去轻轻拍拍朱颜的肩膀,想抱住她安慰一下,却又胆怯,更怕挨揍,朱颜一把重重的拍在我手背上,继而朝我胫骨狠狠又是一脚,“吃什么豆腐,死木头!”真他妈的狗咬吕洞宾啊,我疼的龇牙咧嘴,恨恨的走开!

  “杀这孩子的,就是他亲爹……”朱颜说。

  虎毒尚且不食子,这人却比畜生更不如,上下五千年,孔孟儒释道,堂皇五车史,写满了吃人两个字,未出生的孩子都要杀,我的手抖得像是风中秋叶,怒火像是在燃烧的油井一样喷发,我的眼睛一片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