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沉默,就像是死亡一样的沉默,伤疤被重新揭开的疼痛是如此的剧烈。如同被绑在火刑架上灼烤,每一寸肌肤都在燃烧。痛失所爱,还是自己亲自动手,朱颜的心底这道伤痕该是多么的巨大,我不敢发问,也无从安慰。

  外面那个烟鬼七天杀了三十二个人,朱颜的前男友更是被称为魔都之虎,仅仅三年,就是一千二百一十八条性命。我震惊于这个数字之外,也好奇朱颜这么一个清道夫究竟是怎样杀死她男友的。C级的烟鬼已经是非常棘手的人物,不然也不需要全魔都的杀手都出动。这A级的,怕是整个魔都也不会有几个的厉害角色,怎么就死在了朱颜的手里?可是我不能问,这等于是在对方血淋淋的伤口里狠狠的撒上一把盐,我只能默默的喝酒。

  “一千万,杀老虎的这张订单是一千万,我亲手杀了他。”朱颜终于打破了沉默,为了钱?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朱颜怎么看也不像缺钱的人,其次,这老虎三年间和她搭档完成了1095张订单,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一个C级杀手出动就要十万的价码,遑论A级?

  “你缺这一千万?”我挣扎了许久,终于还是说出了口,朱颜沉默了足足有五分钟,气氛顿时尴尬的就像是在女浴室偷窥被人抓了现行,我很是后悔。

  “我不缺钱,可是我不愿意他死在别人手里,他就算是死,也只能死在我手里!外面那个烟鬼倘若是个危险的手榴弹,老虎他就是一辆火力全开的坦克,他会碾压、杀死所有阻挡他前进的人。他是辆失控的坦克,不分敌我,杀死所有周边范围内的可猎杀目标。”朱颜又在颤抖,我听见树叶上一滴露水掉进了湖泊类似的声音,泪和酒混在一起的味道我从未尝过,但我却知道,那比黄连更苦一百倍。不分敌我,失控的烟鬼就连自己的爱人也会照杀不误。

  “嗜血可能是潜伏在人体内的一只野兽,这只野兽隐匿着它的身体,它小心奕奕的长大,以人性的阴暗与暴戾为食,等到它足够强壮的时候,它就吞噬它的宿主,控制这具躯壳,制造更多的杀戮,直到被毁灭之前,它所到之处,尸山血海、白骨盈野。”朱颜的讲述沉重的让我透不过气来,就好像是胸口上压了一个巨大的沙袋,我痛打我前老板的时候,我是快意的,是享受的,是沉迷其间的,难道嗜血同样潜伏在我体内?我开始忧心忡忡,搞不好我就是下一个烟鬼。

  “在他没有成为烟鬼之前,我们是幸福的,快乐的,甜蜜的。我们就跟普通人一样,我们去菜场买菜,我们烛光晚餐,我们用食物互相喂对方,我们看电影,我们逛街,我们做爱,我们计划婚后要几个孩子,我们不仅是搭档,还是恋人,可是噩梦来了。他开始经常做梦,做梦的时候,他大汗淋漓,他面孔狰狞,他害怕的像是被父亲毒打藏在床下的孩子,我从未见过这样的老虎,脆弱而危险,疲惫而焦灼。”朱颜说。

  “……”

  “这一切都是从杀死了这个孩子开始,这个玻璃罐里的孩子。这个孩子无时无刻的缠着他,在他的梦里出现,渐渐的,他杀过的每一个人都出现在他梦里,他们排着队,什么话也不说,带着血淋淋的伤口看着他。他渐渐的不敢入睡,即使入睡也只能睡短短的十几分钟,他做梦的时候,就是他最危险的时候,就在梦里他甚至三次差点就把我掐死,我能活到今天,实在是运气。他于是试图将我从他身边赶走,我不肯,没了我,他会崩溃的更快。”朱颜说。

  “……”我继续沉默。

  “他骂我臭婊子,烂女人,我不走!他于是把我所有的东西打包,从25楼扔了出去,我不走!于是他就叫了两个鸡到家里来,当着我的面跟她们做爱,我不走!我就不走!我就下贱的跟块牛皮糖一样的黏着他,我下贱的就连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可是我不走!老虎是我的男人!他赶我走是怕伤到我……”朱颜拿过酒瓶给自己又满满的倒了一杯,下贱吗?我不觉得,我只有佩服,我一口喝干,也满满倒上了一杯。

  我无从理解这种伤害对方,让对方远离,出发点却是因为爱对方的爱情,我只知道刺猬拥抱在一起取暖,会把对方扎的鲜血淋漓,朱颜自嘲的语调一丝一毫也不可笑,她只是为了爱情,宁可将自己的尊严抛弃,哪怕卑微如尘,也绝不放手!

  “后来呢?”我问。

  “后来,他就带我去他的杀人现场,他当着我的面,一拳一拳的虐杀目标,他把目标打的骨肉成泥,他把目标杀的花样百出。他把一家三口的尸体在床上摆的整整齐齐,却不许我处理现场,他不吃不喝的睡在尸体里,任凭尸体发臭,我还是不肯走,我是个清道夫,这种场面吓不住我。你知道么,菜刀,最最刺激的是有人敲门,或者电话铃突然响起,他说,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朱颜呵呵的笑,笑的凄厉无比,这笑却比哭更痛,就像是一万片碎玻璃在割肉,浑身上下全是血,我的手开始颤抖。

  “再后来呢?”必须要让她讲出来,像这样的事倘若继续闷在心里,朱颜离疯也就不远了,这样的事甚至跟她的闺蜜优优也无法倾诉,而我恰恰是个适当的对象。

  “他开始不接订单,他开始仅凭喜好就杀人,邻居遛狗没有处理狗的大便,杀!电台主持一句话说的太冲,杀!孩子要买玩具赖在地上不走,母亲打了两下,两个统统都杀!卖水果的短斤缺两,杀!情人旅馆小情人做爱叫床的声音太响,杀!最离奇的是,他去动物园,看见了一只猴子,瘦骨嶙峋的猴子,为了这只猴子受到的虐待,他杀掉了动物饲养员……他不吃不睡,不分白天黑夜像幽灵一样游走在魔都,杀光所有他看不顺眼的人。而我则是花费无数的钱和精力,替他清除一切他已经成为了烟鬼的痕迹……我不想他死……我舍不得……即使他已经是个烟鬼。”朱颜说。

  “唉……”我一声长叹,烟鬼与清道夫的爱情,竟然是这样的一曲悲歌,失去了神智的烟鬼,与不离不弃的恋人,爱情这东西,在错误的时间、地点,遇到了对的人,同样不会有好的结局。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相比老虎和朱颜,又算得上什么。

  “可惜,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纸终究是包不住火,道上的人很快就发现了他的异常,一张巨大的网开始张开,杀手公会对老虎的捕猎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