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老虎,魔都之虎,吃人都不吐骨头的猛兽,三年取走了了一千二百一十八条性命的老虎,从E级杀到了A级的杀手,为了只瘦骨嶙峋的猴子杀了饲养员的烟鬼,朱颜生死牵绊的爱人,我当然想见,如此传奇的一条汉子,自然要见识一下,我重重的点了点头。

  朱颜领着我走出人体博物馆,走向第四扇门,这扇门跟第三扇一样也是钛合金制成,朱颜说:“密码一样的,你自己开,这两扇门的系统是互连的,指纹验证就不用再来一遍了。”我输入19970214,我突然想起什么,我问朱颜:“这个数字是不是有特别的意义?”

  “老虎死的那天就是这个日子……”朱颜眼眶又开始湿润,我则恍然大悟,所以朱颜对214这个数字执著而狂热。情人节,朱颜挚爱的人死在了情人节,这么算来,老虎已经死了四年半的时间,朱颜就守着老虎的尸体整整熬了四年,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老曹头说,这人活着,万般皆苦,苦就是人生真味。当时不解其意,今天却深得我心。

  那沉重的门缓缓向上升起,就有橘色的光透出来,有蜡融化的味道涌入鼻子,第一次进特尸科的时候,我就闻到了这味道,当时还很奇怪,怎么会有蜡的味道,看来今天谜底会揭晓。

  这是个正方形的房间,面积大概是十米乘以十米,一百来个平方,房间正中摆了一个红色拳台,我往高处看,天花板上装了八盏橘黄色的追光灯,八道追光将拳台照的灯火通明,那拳台上站了一个人。

  这人身高大概有一米九的高度,赤裸着上身,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拳击短裤,脚板赤裸,他就站在那里,这是条铜浇铁铸的汉子,古铜色的皮肤,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一毫的赘肉,腹部八块腹肌简直就像是用铁雕刻出来的,他握着拳头,胳膊不是很粗壮,可是浑身上下每一丝肌肉都仿佛是拧紧了的钢筋,随时会爆发出巨大的力量和破坏。他既像是潜伏在草丛中随时准备跃出的猛虎,又像是一把出了鞘的宝刀,寒光四射,杀意逼人。

  再看他的脸,两道浓密的剑眉,鼻梁又挺又直,嘴唇略微有些厚实,眼睛,他的眼睛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目空一切。那是双狂放、骄傲、藏着两道闪电,随时会暴起伤人的眼睛。好精彩的一条汉子,这就是魔都之虎?这就是朱颜的男人?

  “这就是我的老虎……”朱颜迷醉的看着拳台上那个人,两行清泪潸然而下,她眼睛中的依恋浓的化不开,她痴痴的看着他,这一刻,我只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物件,我在心里叹息,贼老天啊贼老天,好好一对璧人,你非要活活拆散!

  我转头去看,这房间除了这拳台,贴墙还有一口大锅,那锅里装了大约有小半锅的果冻状物体,此外还有一张足足二米见方的工作台,这工作台是用原木做成,仅仅刷了些清漆,散发着松木的清香,那桌子上堆满了东西,这些东西可就让人目不暇接了。

  白色的袋装石膏粉,金黄色的松香,各种各样的蜡,蜂蜡、植物蜡、矿物蜡、动物蜡,五颜六色各种色泽的颜料,这些不算什么,桌子正中是一个正方形类似蜂巢一样的东西,它间隔出了无数个十公分见方的小格子,每一隔都塞着头发,这些头发捆的熨熨贴贴,按照深浅、男女、以及直卷分门别类的塞满了小格子。


  此外还有各种人体器官,胳膊、大腿、手掌、秃着脑袋的头颅、没有手臂没有头的上半身,可是很奇怪的是,这些东西完全没有尸体的青灰色,也没有任何尸斑,它们或是白皙或是红润或是黝黑,呈现各种色泽,我好奇的戳了戳那个秃脑袋,居然很有弹性,这绝对不可能是从人体上取下来的。

  还 有,那老虎四年半居然保存的这么好?不可能啊,那胡鹏躺了两年,就成什么德行了,这老虎半点尸臭也闻不到,这是如何办到的,在老虎体内塞了香料?我疑云重重的去看朱颜,朱颜却正好看到我在那戳秃脑袋,她朝我走了过来。

  “好玩么……”她摇着头,没好气的问,我讪讪的把手指头缩回来,我说:“不好玩……”

  “这些都是蜡制品,尸体魔术师这外号怎么来的,就这么来的,缺胳膊的我补胳膊,缺脑袋的补脑袋,缺身子的补身子,总之谁都能体体面面的走,不管是泡了十几天的浮尸,还是烧成焦炭的倒霉鬼,又或者全身骨头碎了几百截的肉泥,这些可是高级货,一般人可用不上这个。”朱颜似乎从巨大的悲痛中缓过来了,她语气中的骄傲又淡淡的隐现。

  “一般人为什么用不上?”我很纳闷。

  “普通人一般出不起这价钱,其次就算花得起我也没有这时间,这小门小户的百姓,追悼会又有几个人参加,也就是那些达官显贵,这最后一程要哀荣无限,要风光大葬,要显的子孙孝感动天,颇有古人卧冰求鲤之风,才会求到我这来。这宝庆殡仪馆上上下下都怕我,其实不是怕我这个人,而是那些欠着我人情的达官显贵,那些巨贾富商。”朱颜淡淡的解释了一下,我这才恍然大悟,她这地头蛇岂是馆长这种小角色得罪的起的,馆长都认了怂,全馆上下又有谁敢炸毛?这年头事业单位编制,吃香的很,不知道哪路神仙一个电话就能让你下岗走人,也因此,这朱颜全馆上下畏她如虎。

  “老虎怎么保存的这么好?”我实在没忍住。

  “除了骨头都是蜡……我也想他每时每刻都陪着我,但是我更喜欢他蓬勃待发的样子,那才是我的老虎!”朱颜像是醉了一样说道。

  “烟鬼,就算是烟鬼,也照样是我的老虎!”我无法对抗这样的说法,我只能点头,烟鬼与清道夫的爱情,实在是很很荒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