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我去求老乌贼,我跪在地上求他,我给他磕头,磕的头都破了,鲜血淋漓,我请求他把老虎变成一个植物人,这样我就能把他藏起来,我一辈子守着他、看着他,老曹头拒绝了我,他说渡者八律第二条,水源中的毒草,抢夺领地的鬣狗,失控的烟鬼,都当以雷霆万钧之力灭杀!打蛇不死,必遭反噬!”朱颜的叹息就像是千年暗夜中的一盏烛火,飘摇、黯淡,没有任何希望与奇迹。

  “这老乌贼也太不近人情了……”我嘟囔了一句,朱颜这方法或许是唯一可以两全其美的办法,不是么?既平息了烟鬼的危害,这两个人的爱情也可以持续,固然残缺,固然不完美,却也是无可奈何的选择。

  “老曹头其实救了我的命,我要跟着老虎,所以我没有办法亲自处理他失控杀人后留下的尸体,所以这些事情都交由其他的清道夫完成,一个清道夫频繁雇佣别的清道夫,这些异常,很快就被杀手公会注意到。杀手公会长老们,对于我帮着掩饰烟鬼痕迹的行为勃然大怒,破坏规矩的人,下场就是死,他们要杀的不仅仅是老虎,还有我……而这个时候我发现我怀孕了……是我和老虎的孩子。”

  朱颜又猛喝了一口酒,她靠着我的背,酒该越喝越热,她却渐渐的变冷,冰的像是一块封冻万年的寒冰,她的脊椎骨就像冰锥一样硌的我生疼。她好像就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再无任何波澜。这贼老天简直是不可理喻,这样所谓命运的十字路口,前无遁路,后有追兵,左边悬崖万丈,右边黄沙万里,这是要生生逼死朱颜。

  “……”我用酒杯轻轻碰撞了一下放在当中的酒瓶,猛灌了一口伏特加,这朱颜的命运竟然如此凄惨、多舛,而这一切的根源仅仅只是因为她爱上了一个烟鬼。

  “魔都杀手公会迅速的出动,A级的杀手,全魔都,加上老虎一共是五个,另外四个全都出动,七十八个B级杀手也倾巢而出,我知道自己和老虎必死无疑,老曹头却找到了杀手公会,我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和代价,杀手公会最终取消了对我的追杀,唯一的条件是我必须亲手杀死老虎。”

  “操他妈,这也太没人性了!让孩子他妈亲手杀死自己肚子里孩子的爸,他们是不是疯了?”我开始发怒,我问候着杀手公会这群人的十八代母系族人。

  “凡事都有代价,这就是破坏规矩的代价,人性,那些莫名其妙死在老虎手里的人,何尝不是因为我和我的男人没有人性呢?呵呵,他们不是订单上的目标,只是烟鬼用来发泄的玩具,因为我对老虎的保护,死了更多无辜的人。这就是我的代价,与人无尤。”

  “你怎么可能杀得死老虎这么一个A级杀手?”

  “我是杀不死,可是你们渡者六道出手了,为了我和我肚子里孩子的命,老乌贼与其他五道出手了,他们生擒活捉了老虎,我也不敢相信。可是他们就是做到了,我在魔都杀手公会总部的密室里看到的老虎,他甚至没有受一丝一毫的伤,他就像个木乃伊一样躺在那里,连一根手指头都无法动弹。他唯一能动的眼睛,依然散发着像猛兽一般的凶光,他已经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我已经不忍再听下去了,我不敢去想象那惨绝人寰的画面,怀着身孕的朱颜,亲手将一把锐利的尖刀插入老虎的胸膛。这是多么残忍的一副画面,即使他是个烟鬼,可是他也是朱颜深爱着的男人,是她腹中胎儿的父亲。地狱,这就是人间炼狱。

  “你想不想知道我是怎么杀的老虎?呵呵,是用刀,还是用枪,还是用锤子,还是用砒霜?或者是用枕头闷死?又或者是放干他的鲜血?菜刀,你猜猜看?”朱颜呵呵呵的笑着问我。剧烈的疼痛,据说会让人麻木,朱颜现在就麻木的像具尸体,仿佛这疼痛与她无关,她肆意的开着玩笑,让我猜她杀老虎的手法。

  “我他妈的不想猜,也不想知道。”我说。

  “那是间密室,就像外边玻璃房一样的密室,老虎就躺在那尸床上,周围是杀手公会的长老和老曹头,他们要见证我杀死老虎的这一刻。很奇怪,除了老曹头,其他人的脸,他们的长相,我一张也不记得。老虎的眼睛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他好像随时想跳起来,杀光眼前这所有人,可是他就连眨眼都做不到。没有任何东西束缚住他,就连一根布带子也没有。他怒气冲冲,他眼睛一片血红,他恶狠狠的看着所有人,包括我,他只是一头困在笼子里的猛虎。”

  “老曹头给了我一颗药,一颗小的跟绿豆一样的丹药,他说这叫半步黄泉丹,不会有任何痛苦,五步蛇你知道吧,被咬走五步即死,这要却只需半步,不等脚落地人就已经走上了黄泉路。这名字倒是取的极好。你说呢?菜刀?”

  朱颜已经明显的失常,我只想狠狠给她一个大嘴巴,打醒她,可是这样的痛苦,是足以让人疯狂,足以让人在每一个黑夜里痛哭,足以让人一死而求得解脱,朱颜却熬了下来……想必是为了那腹中的孩子吧,老乌贼这半步黄泉丹至少免去了血肉四溅的狰狞与残忍。

  “我的老虎,我最最亲爱的老虎,我的泪掉在他的脸上,他是我第一个男人,也将是最后一个,我的泪水掉在他的额头上、眼眶里、他的眼睛就跟我一样模糊起来,那血红色渐渐的褪去,我抓起他的手按在我的肚子上,我的子宫里有我们两的孩子了,老虎的眼睛开始亮起来,他还是我的老虎,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A级杀手,魔都之虎。我把那半步黄泉丹放进了他的嘴里,他是笑着去的,就像当时一拳打破沙袋的他,他嘴角上翘,眼睛明亮,死去的不是烟鬼,是我的老虎……”

  朱颜终于开始剧烈颤抖,她开始哀嚎的第一声,就像是打破了所有长久以来捆缚住她的枷锁,她的哀嚎穿金裂石,凄厉的简直要震破这满屋的玻璃瓶,我转身将她抱住,就像是抱住了我的妹妹,她埋头在我肩膀里痛哭,比之优优的眼泪,这泪水又凄清、悲切、沉重了一万倍。

  那孩子呢?朱颜和老虎的孩子,现在好吗?
  ===========================================================================
  最近是不是写的太悲惨了,大家都不顶贴了……麻烦大家看帖顶贴噢,举手之劳,却是更新的动力之源,鞠躬,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