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朱颜的泪就像是滂沱大雨一样倾泻,我轻轻抚摸她的头发,这个自称老娘、姑奶奶、姐姐的女人,哭的像是个流浪的无依无靠的孩子。我看着她脖子上的漆黑的锁孔刺青,我大致明白了那是什么意思。心门永锁,绝不再开。白发虽未生,朱颜已先悴。

  生离死别,情根深种,死去的老虎像是流星划破天际,后来者无法追赶,也无法绽放老虎那样耀眼的光华,这朱颜的心已经伴随着老虎死去,再也没有人能走进她的心门。那个孩子怎么样了?看朱颜这身材却不像已经生养过的样子,我疑窦重重,却又不敢开口问她。

  她足足哭了半个多小时,才止住了哭泣,我的肩头已经狼藉一片,她抽噎着推开我,她说:“谢谢你,菜刀,从来没有机会跟人说这些……”我抽了几张纸巾递给她,我说:“鼻涕擤擤,都流进嘴里了……”

  朱颜被气的差点乐出来,她咬着嘴唇,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抢过了纸巾,擤了擤鼻子,俏皮的鼻子微微发红。没正形有没正形的好处,好处在于,气氛不再像之前那样沉重,这一通发泄对于朱颜的心理健康有很重要的作用,与人分享快乐,会更快乐,与人分享忧愁,苦痛会被分担。

  我看着她大着胆子问了一句:“孩子呢?现在好么?”朱颜苦笑着摇了摇头:“是个女孩,老虎喜欢的女孩,可是后期去孕检的时候,说是因为我太劳累,又或者是巨大的心理压力导致,孩子有严重的先天畸形,只能做流产……没保住,我挺对不起老虎的,连一点骨血也没给他留下,可是即使生下来,对这孩子太不公平,连个健康的身体也没有,这漫漫人生路她要行走的多么艰难。”

  空气又开始变的沉甸甸的,我有些后悔,我说:“不该问这个的……不好意思啊……”朱颜像挤牙膏一样勉强笑了一笑,她说:“没事,命里注定没有做母女的缘份,有我这么个清道夫母亲,也未必就是件好事,或许等以后,我洗手不干的时候,再去领养个孩子。”我猛点头,就像是商店里摆着的招财猫,这个主意我是极为赞同。

  “你不好奇老虎死了以后的事么?”朱颜没好气的说,我说:“好奇,只是不敢问……”朱颜狠狠的剜了我一眼,长叹了口气。

  “那一千万老乌贼分文未取,说这是渡者六道全体的意思,我猜,可能这就是保住我不死的代价,他们出手抓住老虎,由我亲手杀死老虎,而老虎的悬红则取消。不管怎么说,我这条命算是保住了。”朱颜说。

  “老虎的尸体怎么处理的?烧掉了?”我又问。

  “杀手公会是极其谨慎的,他们同样怕神通广大的渡者六道在那半步黄泉丹上做手脚,他们派出了最老资格的清道夫验尸,确认脑干反射全部消失、心脏停跳、呼吸停止、瞳孔放大,脉搏消失,尸冷明显,尸体僵化反应明显,确认了老虎是实实在在、彻彻底底的死亡。”朱颜咬着牙齿说。

  这一长串学术专用词,大致能听懂,唯有那尸冷和脑干反射我不太明白,我只好厚着脸皮问:“这脑干反射和尸冷是什么意思啊?”

  朱颜气的摇摇头:“无知是文明发展最大的敌人!就算是猪也是有脑子的,脑干反射,判断脑干正常神经反射以及病理神经反射的存在与否,不存在则说明已经脑部死亡,尸冷指的是尸体的温度下降,人是恒温动物,低于恒定温度,或者高于恒定温度,体内器官将无法正常运转,通过药物假死是无法降低体温的。”

  我这才恍然大悟,这杀手公会确实棘手的很,他们怕的就是老虎假死,倘若不是忌惮老乌贼,我估计他们会在尸体心脏上直接补上一刀。假死这倒是暗渡陈仓,瞒天过海的一着妙计,以后万一有人追杀小爷,倒是可以用上一用。

  朱颜接着往下说:“为了老虎尸体的处置权,又发生了剧烈的冲突,杀手公会说他们来处理,一把火烧了,这事就到此为止。我却不肯,我像是发了疯一样扑在老虎的尸体上,我那时只有一个念头,谁敢烧老虎,我就跟谁拼命,就算是用牙齿,也要咬他一块肉下来。命没有拼成,我脑袋后面被人重重的打了一记闷棍,我眼前一黑,就昏迷了过去。”

  “这人死如灯灭,烧与不烧又有什么区别呢?”我有些不解,老虎已经死了,肯定没有任何复生的可能,好容易保住了性命,为了具尸体要是再引来杀身之祸,岂不是太不理智了么?

  “我朱颜是个尸体魔术师,你还记得么?我是个清道夫你记得么?我既然愿意守着植物人的他过一辈子,这死了跟植物人又有什么很大的区别?老虎是我的,谁也不能抢走!谁也不能!!!”朱颜开始咆哮,我则想,你人都被打昏了,这绝对是作死的节奏,所幸今天你还在我面前,没被杀手公会弄死,真是你造化大啊,我违心的点点头附和她。

  “打晕我的是老曹头,我那副疯疯癫癫的样子他没法跟人交涉,他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钱能摆平的事,拼命干嘛……蠢到没药可救……他后来告诉我,买老虎的尸体花了他整整二百万,年息百分之十五,有他懒得动弹的时候,就替他收拾一下尾巴,替他完成几张订单,这钱就从订单里慢慢的扣。”

  锱铢必较,小肚鸡肠,一毛不拔,确实是这死老鬼的性格,这死老鬼似乎是故意得不让人感激他,不让人欠他人情,他每干一件好事之后都要办点狗屁倒灶不上台面的事,比如他用火锻膏改造了我,却折腾的我死去活来,他救了朱颜,抓了老虎,搭了一粒人口即死的丹药,掏了二百万买具尸体,一千万说不要就不要了,却非要收那百分之十五的利息。

  “那你到底要这尸体干嘛啊?”二百万买具尸体,我简直哭笑不得,我简直又想去换算成牛肉面,数额太过巨大,心算实在是算不过来……只得作罢!

  “死亡阻隔不了我们的爱情,无非是他先去个几十年,他一定在奈何桥头等着我,生生死死在一起,他答应过我的。就算是他死去了,他也一直陪着我呢,菜刀,你不是好奇那第四扇门后面是什么吗?你想不想见一见老虎?”朱颜眸子深邃的就像是一个漆黑的隧道,我的汗毛一根根竖起来,脊背上的冷汗涔涔而出,冷汗粘住了衣服,我混身冰冷,她竟然把那尸体保留到了现在……
  ============================================================================
  看完帖子,请大家帮忙顶一顶,举手之劳,谢谢大家!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