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这四个人的外号怎么来的?”我一边把玩着据说跟我匹配度很高的眼珠,一边问朱颜。

  “这可说来话长了,骨灰盒的灰,只杀烟鬼,用的武器永远是金属拨片,没有人看到过他的出手,被他盯上的人,无一例外都会变成骨灰盒里的骨灰。个性孤僻,不喜言语,又疯疯癫癫的沿街卖艺,曲目一万年不变,不会说话的爱情。他就像是一只不会说话,却录制了安魂曲可以循环播放的骨灰盒。所以人们才叫他骨灰盒。他出手次数不多,因为烟鬼的数量本来也不会太多。”朱颜颇有些百晓生的意思,这些江湖逸事耳熟能详,张口即来,还说的头头是道。

  “跟他正相反的是剃刀慕二,慕二简直就是台开足了马力永不停歇的杀戮机器,他就是柄锋利的剃刀,刮胡子、割韭菜一样一茬茬收割人命,他不挑任务,不挑目标,连E级的订单也接,老虎杀人多,他比老虎杀的更多,这个人而且从来没失过手,道上风传他是最接近S级的人,他杀人用的就是一把剃刀,刀光一闪,喉咙一刀割断,血液从目标颈部动脉喷射出来的时候,会溅的天花板都一片血红,这就是剃刀慕二……非常棘手的家伙,处理他的杀人现场非常麻烦,白手套们个个叫苦不迭。”朱颜皱着眉毛,显然这个慕二确实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人屠夜雨,丧门星残叶又是怎么回事?”我接着问,

  “人屠夜雨,就比较特别了,这个人简直是跟我有的一拼,他是杀人的艺术家,他杀人就像屠户宰猪杀牛一样,有着一整套严格的流程,他都是预先制伏目标,带回去慢慢杀,说杀你一万刀,第九千九百九十九刀的时候,人一定还活着这杀多久则不一定,要看他的心情,以及他接单的频率,最长的一个据说杀了三个多月,道上流传说他把目标像牲畜一样圈养起来,也有人说他吃人肉,但这个真假就不好说了,不过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有的雇主太仇恨目标,特地重金指定人屠夜雨接单,就是为了让目标在死之前,饱尝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绝望与痛苦。这个人很神秘,几乎没有人见过他,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因为他从不跟人合作,反正每一个目标最后都会消失不见。”朱颜说。

  朱颜言语间颇是推崇这位人屠,杀人一刀足矣,这人屠夜雨却要杀一万刀,正常一米七五左右男子的人体表皮面积约为两平方米,这么狭小的面积里,要密布一万道刀痕,还要不死,难怪杀起来是如此得慢,凌迟,自秦代就开始的酷刑,又称活剐,最重不过三千六百刀,这人屠好生了得,难怪说是跟朱颜这开人体器官博物馆的怪胎有一拼的“艺术家”

  “丧门星呢?”我问。

  “丧门星残叶,道上的传奇,魔都首富刘毅死后,二个同父异母的儿子挣夺万贯家产,对簿公堂。这时候停跳上突然出现了一张巨额订单,一亿的金额,买二儿子刘山全家的性命。那二儿子在法国布雷斯特买了个背山面海的豪华庄园,带着老婆、两个情人、四个孩子,躲在庄园里,负责庄园保卫的则是世界上最顶级的保安公司黑水,八小时三班轮换,每一班是荷枪实弹的四十二个人,也就是说那庄园里的全副武装人员随时都有八十多个,这黑水的人员构成绝大多数都是各国特种部队退役的精英。这残叶却接了这张单,单枪匹马的去了欧洲,一夜之间他一个人将那庄园变成了一片焦地,没有一个活口,鸡犬不留。二儿子全家死绝,黑水的武装人员死绝,就连庄园里的门卫、园丁、女仆、管家统统死绝,就连刘山养的五匹赛马也死绝。他把所有的尸体摞在那豪宅的大厅里,堆成了一座尸山。他浇上汽油放了一把大火,史称摩尔庄园惨案,整个欧洲都被撼动,警方对媒体披露的死亡数字是二百零三,二百零三具焦尸,最小的孩子才三岁。后来他就有了这个外号,丧门星。”朱颜的神情变的很凝重。

  割喉咙的剃刀,杀烟鬼的骨灰盒,杀人如同艺术般的人屠,最让我咂舌的却是这丧门星,鸡犬不留,丧门星啊丧门星,一张订单就杀了二百零三个……单独看这一亿数字巨大,可要除以这人数,似乎又不算什么,此外白手套这又是一个新词。

  “白手套是什么?”我问。

  “唉,你真的是什么也不懂啊……白手套是专门负责处理杀人现场的痕迹,检查卫生最好的手段就是用白手套擦拭,有一丁点灰尘也能一目了然。白手套们能让最老资格的法医与条子也无法找到一星半点线索,这就是白手套!无论是毛发、体液、指纹、足迹,就连渗进了地毯的血液都能处理,除了白手套、清道夫、还有专门负责安全运送尸体到指定地点的司机,他们叫做管道工,他们只负责运送尸体,其他一概不管。杀手杀人,白手套处理现场,管道工运送尸体,清道夫则处理尸体。像人屠夜雨这种从来不跟人合作,一手包办的很少见。像丧门星也就是在欧洲才敢这么干,在魔都他可老实多了。摩尔庄园惨案差点就引发道上的大火并,英国、法国、德国整个欧洲杀手公会差点就杀过来兴师问罪!欧洲各国警方甚至派出了各自最精干的人员组成联合小组,要侦破这个案件,至今这起灭门惨案国际刑警方面仍未放弃。”朱颜说。

  我目瞪口呆,哑口无言,还真是流水线作业,各人只负责自己手边的部分,难怪外面那烟鬼死后迅速的出现在了特尸科,这之间可能灰只是飞出了三道拨片,其他事情他手指都不用动一根,可是这订单的钱又是怎么分配的?

  “烟鬼的悬红怎么分啊?”我好奇的问。

  “停跳会自动进行分配,常规比例是杀手占六成五,白手套分一成,管道工半成,清道夫两成到三成不一定,我这样的必须是三成!一切简单的很,杀手在停跳上接单的同时下单招募人手,需要白手套、管道工、清道夫,大家无需见面,订单履行后,停跳会自动支付各人的酬劳,打入银行卡也可以,现金支付也可以,指定地点的储物箱也没问题。一切都有条不紊自动运行。像骨灰盒跟我完全不认识,但是这样的合作已经有过几次了。”

  “最近因为你,所以我接单比较勤快,老曹头说要让你看到尽可能多的杀人手法,所以那烟鬼才会一大早就被管道工送来躺在外面。”朱颜微笑着对我说,显然这是一个天大的人情,老曹头的面子。

  哑巴吃黄连,就是我现在的心情,苦的连牙根都在发颤,这三个月到底要怎样才能熬过去……老乌贼真可谓是“算无遗策”他那全套菜单又会是什么折腾人的玩意,丝瓜啊丝瓜,你可真是坑苦了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