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整个欧洲黑暗世界的力量系数积攒起来,是巨大的,是足以摧枯拉朽般瞬间摧毁任何一座城市的,整个欧洲的杀手精锐被迅速的集结起来,这是一场魔都对欧洲大陆的战争。黑暗世界里常有的小规模的帮派火并,如果用来对比那次的阵势,就像是个三岁的孩子在装甲车前挥舞木刀。形式似乎从未这样恶劣,道上人心惶惶,B级以下的菜鸟们一边逃离魔都,一边诅咒杀手公会的长老团,仅仅为了一个丧心病狂的丧门星,魔都这片地盘,这片基业,眼看着就要片瓦无存。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过惯了安稳日子的人们总是惧怕任何动荡,魔都杀手公会长老团却出人预料的沉默。他们在停跳上发布了一封公开信,一封战书……”朱颜的眼睛闪烁不定,这些江湖旧事实在是让人心潮澎湃,我能很明显的察觉自己血液的流速在加快,我暗暗攥紧了拳头,这才是大场面啊。

  “战书怎么写的?”我问。

  “那封信其实是一段视频,视频里只出现了一双寻常的不能再寻常的手掌,甚至有些苍老,手背上隐隐有几个灰褐色的老人斑。那双手掌左手无名指佩戴着一枚银色的戒指,四四方方的戒面上有两柄交叉的剑缠绕着一个字母,大写的S,这是黑暗世界王者的标志,唯有S级的杀手才会拥有这么一枚戒指,那只左手轻轻的,慢慢的挥向右手,轻的像母亲掖上孩子的被子,慢的像足球场上射门的镜头回放。那左手渐渐的就亮起来,自内而外的散发着蓝色光芒,那层光就像是火焰一般灵动,又像水波一样温柔,五根纤瘦的指骨在那光里若隐若现,在手掌前方的光焰足有半尺长短。这光的最前缘轻轻的擦过右手的食指,就像是烧红的刀刃滑过冻结的猪油,有淡淡的青烟溢出。半只食指悄然从第二指节处断开,掉在铺了白布的桌面上。那右手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颤抖,稳的就像是那半截食指从来就不属于这只手掌。”朱颜的眼睛这时亮的就像是星辰。

  “这是变魔术?”我问。

  “别打岔,再打岔,小心我抽你啊!”朱颜瞪起杏仁眼,厉声痛斥我,我只好沉默。

  “那左手将掉下的食指轻轻的捡起来,挪到一旁,用右手食指在那白布上写了一行血字。‘半指赔罪,若要战,便来战!’视频到了这就嘎然而止。这就是传说中的先礼后兵,魔都杀手公会的底气就在于有这么一个极其强大的S级杀手。一个S级杀手放下身段切了半个指头赔罪,这面子是给足了。你们要动手,我也不怕你,这个不知道姓名的S级杀手露的这一手化气为刀那是极为高明的武功,内力从无形、无影、无色而凝聚为可以控制的蓝色罡刃,说削铁如泥那几乎是有些糟践了这功夫,就咱们这两扇钛合金门在他面前恐怕就是纸糊的,这是我平生唯一一次见到S级的亮相,停跳就像是炸了锅一样,这视频就像是投入平静湖面的一粒石子,水波向四面八方荡开,各方的回应迅速反馈回来。魔术,魔术你大爷!”朱颜又开始骂我,很是为我的不识货感到痛心疾首。

  “后来怎么样了?”我厚着脸皮问,内力,老曹头改造我的时候似乎提到过这词,当时他痛斥我是根骨差、基础差、连内功也没有,完全就是个先天不足的废物。我无从想象这虚无缥缈,只在小说中见过的字眼,竟然有如斯强大的威能。

  我从前在建筑工地见人用氧气费九牛二虎之力切割钢板,我好奇的问过这氧割的温度是多少,那人告诉我是3200度。用氧气切割钛合金钢板我估计是不太可能的,这所谓罡刃仅仅温度就肯定要远超3200度,这一刻起,我才真正知道无坚不摧这四个字的真正意思,而在这黑暗世界里像这样的王者绝不会只有一个!

  “所谓核武器最大的威力不是它爆炸时候造成的破坏,而是那种威慑,你要敢动我一根毫毛,大家就同归于尽的震慑力。魔都杀手公会里居然藏了个S级的杀手,这消息就像是台风刮过整个欧洲大陆,台风裹挟着暴雨将黑暗世界的人们浇成透心凉,怒火像是被吹熄的蜡烛,只余青烟挣扎缭绕。报复他人固然快意,大象不会介意踩死一只蚂蚁,可若是这蚂蚁有个亲戚叫做毒蛇,这一脚就很值得掂量了,一个A级杀手能造成的破坏已经过于夸张,一个狂怒的S级杀手,可能会将大家都送去地狱。而那根断指所展示的决心,那沉默的台词就是人绝不会交,要想死,你就放马过来。”朱颜骄傲的像是一只开屏的孔雀,弹丸之地的魔都,区区一个魔都杀手公会,就敢硬撼整个欧洲,这确实是个壮举,值得骄傲的荣光。

  “整个欧洲就没有一个S级的杀手?可以与之抗衡?”我很是不解。

  “有自然是有的,可是到了这种层次的高手之间的较量,那是分不了胜负的,一旦出手就是生死立判。照理说同为S级,应该本事差不多吧,实则不然,这S级里也有强弱之分,这一手罡刃震住的不仅仅是我,是整个世界!整个地球黑暗的国度都被震动了,日本、美国、南美、非洲这些规模宏大的杀手组织迅速的表明了态度,他们不要战争,先挑起战争的一方将会所有人联手摧毁。为了一个A级杀手,为了二百零三条人命,毁灭整个世界,这显然是非常不合算的事,欧洲人只能偃旗息鼓。”

  “可怜的欧洲人!这次踢到铁板了,谁能知道一个丧门星能引出这么厉害的一个高手来……”我说。

  “是啊,哈哈哈哈,无法报复的欧洲人,就像是被人强行戴上了一顶绿帽子,可是这面子还是要的,行走江湖,面子那是第一要紧的,人家不给面子,自己找补!欧洲人很快也在停跳上发了封公开信,宣称整个欧洲大陆都不欢迎丧门星,要是敢再去,一定要宰了他,而且要把他的人头挂在埃菲尔铁塔的塔尖上。其实这意思跟武大郎对西门庆说,你睡潘金莲一回就够了,再来我可跟你急!哈哈哈哈,所以这丧门星残叶已经是道上近年最大的传奇,风头正劲的人物。”朱颜笑得肆无忌惮。

  “无缘无故,凭什么为他出头啊?还搭上半根手指头!莫非是那老家伙的私生子……”我灵机一动,正猜呢,脑袋上一阵巨痛,是那朱颜砸了个玻璃眼球,正中我的额头。疼的我龇牙咧嘴,很快就肿起一个小包,我一边用手揉着那包,怨恨的瞪了朱颜一眼。

  “力挽狂澜三万里,砥柱中流负万均,这可是前辈英雄,也是魔都这小池塘至今平安无事、风平浪静的救星,你需要有适当的尊重,不过也说不准啊,这杀手公会以往不是这么护短的,但是若是把人交了出去,怕是人心也是要凉的。杀手公会本就不是什么严密组织的黑帮,大家守着一块地盘吃饭,有规矩大家都好挣钱罢了,这也算是近十年来黑暗世界最大的波澜了……”朱颜说。

  “渡者六道干嘛呢?出这么大的事,就一点动静没有?”我问。

  “怎么没有,你们六道那只死蚂蚁可是乐开了花啊……他说束手束脚这么些年,可算是盼来一回大买卖了,他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兴奋的跟打了鸡血一样……”朱颜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蚂蚁,开路羯蚁?
  ===========================================================================
  看帖顶贴,举手之劳,谢谢大家,鞠躬!有批评的意见说越来越无聊了,还有同样感觉的也说一说,不怕批评,我其实是努力的在将故事抻的长一点,想陪伴大伙时间多一些,奈何众口难调,如大伙都这么觉得,我可以把节奏加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