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这蚂蚁干嘛乐开了花啊?”我打蛇随棍上,也正好多探听下有关六道的讯息,朱颜左边嘴角上翘,狡黠的笑起来,她嘿嘿直乐,眼珠上下左右乱转,我心里有些发毛,不知道她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你小子还挺聪明的嘛,居然知道旁敲侧击的探听六道,江湖上关于六道,是这么说的,多智蛇信,嗜杀羯蚁,爪利穿山,莫惹避役,乌贼难缠,蜘蛛眼密。这嗜杀羯蚁,你总能听明白吧?”朱颜说。

  “不明白!”我头甩的跟风车一样,腮帮子上的肉都在颤抖。

  朱颜咬着嘴唇笑,知道我是在装傻,但可能之前谈到魔都对欧洲一战,让她心情大好,她也就由着我,她接着话头往下说:“羯蚁,又叫做食人蚁,这你总该听说过了吧?”

  我鸡皮疙瘩一片片突起,我万万没想到这羯蚁居然就是食人蚁,此前还以为是某种不起眼的蚂蚁,食人蚁,电视里我曾见过,像是黑色的浪潮在大地上奔涌,黑浪所过处,只剩下累累白骨。电视里那个浑厚的男中音告诉我,它们生活在北非,食人蚁可以长到成人拳头大小,这种蚂蚁生有六足,奔走速度极快,它们不会挖洞穴,只能在地面生存。它们在非洲大草原上横行无忌,所向披靡,它们比狮子老虎更凶猛,它们吃掉所有一切能吃的东西,从地面上的动植物,到枯枝腐肉。 这是狮子与老虎也万万不敢招惹的凶神。

  它们纪律严明,进食时,礼让有加,绝不多吃多占,吃到一口即让出位置给伙伴,行军时阵形严密,排头和断后的都是最最强壮的个体,让敌人无可乘之机。即使遇到危险或者障碍,几百万只食人蚁的信息传递速度极快,随时能改变行军方向。唯一能够覆灭它们的只有草原上的大火,面对这种天灾,它们会聪明的奔向河边,于是在漫天的红色火光里,在如雪花般飞舞的灰烬里,无数只黑色的圆球在河里载浮载沉,这是它们用身体一层层叠出的蚁球。当渡过河的时候,这蚁球或许只剩下篮球大小,无数的伙伴淹死在了河里,它们选择了死亡,而活下去的将要负担重建族群的责任。它们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军蚁!

  朱颜看我呆若木鸡,轻轻拍了拍手,我才从恍惚中醒过来,我说:“嗜杀羯蚁,难道这羯蚁也怕火?”

  “开路羯蚁,怎么可能怕火……六道中的开路羯蚁,专司攻城拔寨,取人性命,渡者六道中,正面的攻击往往由羯蚁承担。他的出手也最为猛烈,他就像是一辆坦克上的主炮,又或者是取走性命的那一颗子弹。这渡者六道中最厉害的一个是不是开路羯蚁我不清楚,但是杀人最多的一定是他,这是个全面而没有任何短板的杀戮机器,枪械、火药、暗器、弓弩、近身格斗、远程狙击、中程的大范围群体杀伤,乃至各种载具的驾驶,无一不精,无一不会。这就是渡者六道的开路羯蚁。”朱颜说。

  “载具什么意思?”我问。

  “白痴,载具是指可以运送人的交通工具或者攻击性武器,简单的就比如汽车。”朱颜又在叹气。

  “这也没什么了不起啊,你不也会么……”我有些纳闷,开个车就很了不起,这满大街的车,这些司机都很了不起?要这么论,最厉害的就是出租车司机,他们开车时间最长,路最熟,嘴最碎,抢道变道最是不地道!

  “要是开个车就能当开路羯蚁,我早就去了!他会的不仅仅是汽车,开船我不会,他会!开火车我不会,他会!开坦克我不会,他会!开飞机我不会,他会!这也就算了,你架不住哪个飞行员买了游艇又转行去干火车司机,开着汽车上下班,是吧,我知道你这混小子会这么想。你是不是这么想的?”朱颜用一根春葱般的手指指着我,你别说,我还真就这么想的,我就打心眼里不想承认这事有多了不起,我连车都不会开,这件事更需要保密,我暗下决心,手头稍微宽裕点以后,一定要去学会开车。

  我点了点头,朱颜说:“我呸,你这惫赖怎么跟老曹头越来越像了……”她有气无力的叹口气,把手放下来。

  “这开车跟开车也是不一样的,我开车速度算是挺快的了,但是我要是跟羯蚁一起开车,我就像是一只乌龟慢慢在他后边爬呀爬,我只能吸着他的尾气看着他的车灯离我渐行渐远,我跟你说,这羯蚁无聊的时候,跟人去飙车,杭州离魔都的距离是多少你知道么?”朱颜问。

  我摇了摇头,这是真不知道。

  “从杭州的武林广场到魔都的人民广场,全程是一百七十六点二公里。你猜猜他开需要多长时间?”朱颜问我。

  我心想,高速限速一百二,这渡者六道又都是不走寻常路,胆上生了毛的主,开到一百五是有可能的,反正有的是钱,不怕罚款,胆子再大一点,我算你一百八,怎么也得一个小时吧,我胸有成足的对朱颜说:“一小时!”

  “一小时?呵呵,再猜!”朱颜冷笑。

  我开始有些犹豫不决,难道还能开到二百二十公里时速……这几乎已经是汽车速度的上限了,我在脑子里经过一番复杂而痛苦的心算,决定放弃,我把我那不知道几手的诺基亚拿出来,先把二百二除以六十,得到三点六六的数字,再用一百七十六点二除以三点六六,结果是四十八,我这么仔细是因为算错了很丢人,朱颜看着我的杏仁眼里,写满了字,那是无数个“白痴”

  “四十八分钟!不可能再快了!”我加重语气,试图证明我是正确的,我是聪明的。

  “四十八分钟的话,我勉强也能做到,不对,再猜!”朱颜摇头。

  我像是一尾呆头呆脑的胖头鱼,我动弹不得,要知道高速公路与市内的道路,这开车的速度是完全不一样的,我刚刚已经是假定他全程速度匀速二百二十公里,这实际上是不可能做到的,市内的速度会拖累到全程的匀速,也就是说高速上的速度已经超出了二百二,我竟然还是猜错了……这还怎么猜……

  “三十五分零二秒!”朱颜平静的报出了这个数字,我则用一百七十六点二除以了这个时间,五公里每分钟的速度,老天爷,这不可能!时速三百公里,这是高速铁路的速度!

  “不可能!”我失态的怒吼,朱颜冷冰冰的看着我,她一言不发,我的心向下沉去,她说的居然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