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退路乌贼可谓惊才绝艳,这开路羯蚁却也不遑多让,我脑海里浮现了一幅画面。在漆黑的夜色里,一辆车贴着路面风驰电掣,就像是闪电劈开乌云一般,车驶过时巨大的风压让马路两侧的铝合金挡板不堪重负,它们咯吱作响,它们剧烈的颤抖,车带着巨大的轰鸣吞没前路,就像是一道极光,又像是地狱魔王的坐骑。四下原野中,巢穴中的田鼠,吓得簌簌发抖,纷纷挤在一起。

  F1,世界一级方程式赛车锦标赛,这是地球上最昂贵,速度最快,科技含量最高的比赛。我无聊时,曾经站在国美或者苏宁的营业大厅中看过这项比赛。

  诺大的营业大厅里摆着各式各样,大大小小,或薄或厚的电视机,穿着屎黄色衣服的营业员,三三两两的点缀在无数的电器里,她们烫着半短不长的卷发,挖着鼻孔、大声的喝着泡好的浓茶,眼睛里闪动着狡黠的光芒。对于我这这副式样的人,她们往往懒得搭理。她们对我嗤之以鼻,没花头的外地人,大热的天来蹭空调,什么也买不起的穷瘪三,她们斜斜的用眼珠呲我,眼眶里白多黑少,我却不管不顾,沉迷在那呼啸而过的赛车画面里,我挑一台最大最薄最漂亮的电视机,盘着腿坐在地板上看。电视机的光影将我的脸和胳膊映照的五色斑斓,营业员们则脸色渐渐发青。

  这种无声的对抗,互有胜负,五五之数。她们不敢明着赶我,因为我可以去店长那投诉她们驱赶客人,这会直接导致她们奖金数量的降低,于是她们用时不时换台来不让我好好看完一场完整的比赛,又或者将声音调成静默来跟我博弈。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知道了F1,这项全球最快的比赛,而这项赛事的平均时速不过是二百二十公里,而这个开路羯蚁在普通的路面而非专业赛道开出了三百公里的时速,这让我怎么相信?

  我张着嘴巴,半天没有合拢,朱颜也不说话,听凭我像个傻子一样站在那里,她拿着玻璃眼珠在桌子上玩耍,她两指一搓,那眼珠子就急速的旋转起来,旋转时,那眼珠会变成另外的一种颜色,驳杂而美丽的颜色。

  “傻眼了吧?”朱颜转头朝我微笑,我点点头,我说:“这怎么可能啊?”

  朱颜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她说:“魔都内环的长度你总该知道吧?”我麻木的点点头,这条内环是魔都最为拥堵、同时也是最为重要的交通主干道。它环绕着魔都的核心城区,若是在空中俯瞰,就像是一条首尾相连的白色巨蟒。

  “四十七点七公里对么?”我底气有些不足,态度便很是谦虚、低调。朱颜又好气又好笑,她说:“算你蒙对了!”

  “魔都有些‘枪毙句’,富二代、官二代,小开们喜欢玩车你是知道的吧?”她问,我点了点头,‘枪毙句’是魔都俚语,译成普通话是枪毙鬼,意思是该挨枪子,该千刀万剐的货色,专用于吐槽那些不懂事,容易闯祸的半大小孩。这帮‘枪毙句’经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开着改装过排气管的跑车雷鸣般的驶过,扰人清梦,所以我也是知道的。改车,对啊!他妈的!这羯蚁的车肯定是改过的,不然怎么可能!

  等等,等等,你朱颜开车那副强横霸道的劲头,你怎么有资格骂那些小孩是‘枪毙句’?我神色复杂,脸带费解的看了看朱颜,她似乎是看出了我心里的嘀咕,脸蛋微微一红,她说:“我是性子急,而且我都是急事,好比约了你不能迟到,好比去抓奸!而且我从不闯祸!”

  “得得得,说内环的事!内环怎么了?”我打断她的辩解,在我看来这有狗屁区别,不都是飙车!不都是违法!不都是拿生命寻找刺激么!这事说出大天来,也就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强词夺理的女人……

  “哼!”朱颜气呼呼的瞪我,她站起来插着腰就要发作,咬着嘴唇思忖了一会,又坐下去,自打她和老虎的事给我知道以后,我觉得她的气场弱了不少,不然刚刚肯定挨一顿暴踹。

  “这帮‘枪毙句’既有钱又有权,钱多的没地方花,偏偏就是时间多的是,玩车改车就成了他们的兴趣爱好,然后继而开始组织地下赛车比赛,赛车的同时还收取赌注,或者对赌,他们管这个叫魔都魅影锦标赛,你别说,这帮‘枪毙句’还真搞的有模有样。内环高架深夜、凌晨时常常封掉,对外说是洗路,实则是他们在比赛。”朱颜说。

  “靠,这样也行?”我有种深深的无力,无话可说,这路也不知道收取了多少税款,花了多少老百姓的血汗,砸了无数个亿下去建成的公众基础设施,却成了纨绔子弟的赛车场,想封就封,说禁行就禁行,指不定是哪个书记、区长、市长、部长公子的一个电话,这事就通行无阻了。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而这魔都魅影锦标赛由小到大渐渐的就有了规模,有了赛季,有了赛会纪录,甚至还学F1搞起了排位赛、正赛,就连赛车女郎也有,这些姑娘个个一米七几,蛇腰臀翘大胸脯!肯定对你这小色狼的口味!”朱颜又逮着恰当的机会对我进行了报复,不过说的倒是没错,我挺好这一口。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有错么,切,我翻了个白眼。

  “赛会纪录?单圈最快时间?”我瞎猜了一下,没有搭理朱颜的挑衅。

  “Bingo!猜对了!这个纪录保持者在魔都的地下赛车圈可是赫赫有名,金字招牌,常胜将军,十次比赛最少赢八次!他开的是俩车号五个七的兰博基尼,所以地下赛车的圈子里都叫他七七,他超水平发挥的一次,居然跑出了十三分四十五秒的纪录,从此更是狂妄的自称内环十三郎。”朱颜脸色有些鄙夷。

  我又用手机计算了一下,不过尔尔,212公里的时速,还是超水平发挥取得的成绩,其实也算是挺傲人的战绩,可是这世界有样东西叫做对比,跟那三十五分零二秒开到杭州武林广场的比起来,这魔都第一,内环十三郎,可就很有些不够看了。

  “这魔都魅影锦标赛,每月一次,经排位赛后决定正赛的出发位置,赛程是经中山南路、中山南一路、中山南二路、中山西路、中山北路、中山北一路、中山北二路、黄兴路、杨浦大桥、罗山路、龙阳路再回到南浦大桥。赌注总额是多少,你猜猜?” 朱颜已经开始掌握了讲故事的技巧,那就是不断的吊胃口,提问题。

  “五百万?”我无可奈何的瞎猜,反正也肯定猜不中,五百万也够可以了吧,我暗想。

  “五百万,那是零头,参赛车辆通常超过百俩,每部车都是超级跑车,车价基本没有低于一百万的,而改车费用则更高,参赛的人自己下注,再加上围观人员的赌注,因此这赌金的数量是个天文数字,比丧门星那张一亿的巨额订单更高,通常情况下不会低于一亿两千万,老乌贼和死蚂蚁就盯上了这块肥肉,他们设了个局,一举坑死了这帮‘枪毙句’……”

  这渡者六道还真是狗拿耗子啊,正经杀人的单不接,没事就爱给人下套……老乌贼如此,羯蚁也是如此。要说我今天之所以站在这里,也是那丝瓜给我下的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