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老乌贼下套,那必是万无一失的,这老乌贼简直就是一汪损的冒着青烟的坏水之海,我看向朱颜,她笑意盎然,却住口不说了,这胃口吊的恰到好处,无可奈何,我只得问:“怎么坑的啊?”

  “老乌贼让死蚂蚁花了三千买了辆二手桑塔纳,那车破的简直随时都会散架,漆也掉的七七八八,浑身上下除了刮痕,到处都是紫红色的铁锈,勉强能上路,开起来精彩的很,除了喇叭不响,哪哪都响,一路黑烟缭绕,知道的是辆破车,不知道的以为牛魔王出门赴宴。光是发动就要有很特殊的技巧,要有人推上一段路才行。三千买了这么一大块废铁回来,你猜他们要干嘛?”朱颜问我。

  “用这破车去比赛?”我真是哭笑不得,这也太丢人现眼了,这么辆破车开出去就够丢人的了,再往清一色的豪华跑车里一扎,简直就是满桌美酒佳肴、珍馐美馔,突然端上来一盘臭狗屎,人都能恶心死。这老乌贼的损劲,由此可见一斑,我无奈的摇摇头。

  “哈哈哈哈,恩,羯蚁也不怕丢人,就开着这车去参加魔都魅影锦标赛去了,当时那场面,真是轰动啊,这辆车出现在赛道上的时候,所有人都鸦雀无声,继而哄堂大笑。死蚂蚁很是得意,说是自打出生以来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注目礼,简直比好莱坞的明星都要耀眼,什么保时捷、法拉利、布加迪、奔驰、宝马都逊毙了,当日赛场所有人的眼球都被这辆破车所吸引,羯蚁就开着这破车加入了比赛……他的行头无比专业,诺梅克斯赛车服,还有舒博斯头盔,OMP竞速赛车鞋,这原本是很有型很拉风的,但是往那破车里一坐,这情形就像是个一百二十岁的老太婆浓妆艳抹还穿个比基尼卖弄风骚,整个地下赛车界为之震惊,或许更多的是崩溃与呕吐。”朱颜表情扭曲,显然也很有些吃不消。

  “神经病啊……”我继续摇头不止,这六道羯蚁看起来也同样不是正常人类,正常人类这会只会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臊也臊死了,他却得意洋洋,兴致勃勃……诺梅克斯赛车服,舒博斯头盔,OMP赛车鞋,这身行头加起来就是十几万人民币,却开辆三千块的破车,非常典型的神经病。

  “这是老曹头布局里很重要的一部分,他要的就是地下赛车界所有人都认为来了个神经病……”朱颜

  “这破车能赢?”我问朱颜。

  朱颜摇了摇头,她说:“赢个屁,连输了七场,每回都是最后一名,勉勉强强开到80公里的时速,那发动机就开始冒青烟,吱嘎作响,开的快得先回到了终点的,比如内环十三郎七七这样的,就开始套他圈,从他屁股后面追过去的时候,用远光灯闪他,羞辱他,继而开到他车头去,用车屁股别他。当这辆破车摇摇晃晃开过终点南浦大桥的时候,所有人都笑的腰都直不起来,在他们看来这就是个闲得没事哗众取众的小丑,钱太多没地方花送钱来的冲头。死蚂蚁一点也不生气,输了钱就走。”朱颜两道纤细的眉毛皱了起来。

  “羯蚁每场输多少?”我问朱颜,能占老曹头便宜的人,这个魔都我估计还没出生呢,所谓钓鱼,就是如此,下的饵料越香,上钩的鱼就越大。

  “第一场五十万,每输一场都翻倍,这第八场他的赌注突然翻了四倍,就到了两亿五千六百万,魔都地下赛车圈,一致认为这个神秘的,带着头盔,开着破车来送钱的主,是个精神出了问题的神经病。连赢了七场,赢的盆满钵满的纨绔们,完全丧失了警觉,开赛前,羯蚁把一张两亿五千六百万的银行本票拍在了当场,那是张汇丰银行的本票,可以在世界任意一家汇丰银行提取,他还是押自己赢!”朱颜说。

  “两亿五千六百万……”真是见了鬼了,这渡者六道到底是有多富豪啊……这即便存在银行吃利息,每年也是一笔巨款啊,为富不仁,说的就是这老曹头!我想起刘三他母亲换肾的那五十万来了,越想越恨的牙齿痒痒。

  “魔都魅影赛通常的下注总额大约是一亿两千万,面对这张巨额的本票,就有了一亿多的巨大缺口,仓促之间,‘枪毙句’们也很难调动这样的巨量现金,而只要任何一辆车赢了,这两亿五千六百万就落袋为安。于是在那内环十三郎七七的号召下,所有的参赛车手联合起来跟羯蚁对赌,钱不够没关系,他们把车押上了,一百零三辆参赛的车辆,折价一亿三千六百万。这是魔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场豪赌。”朱颜说。

  “你猜猜看,这最后一场赢了么?”朱颜问我。

  “赢自然是赢的,问题这车能赢得了吗?总不会所有的赛车都抛锚吧?所有车手都突然闹肚子?老曹头是有这个手段的。” 我颇难想象,要是这么赢固然是赢了,可是这样的胜利也太不光彩了,即使是地下赛车,你要赢也要靠速度而不能是靠诡计吧?

  “你也太瞧不起人了,老乌贼是想捣鬼,可是羯蚁不让,羯蚁是个对于速度无比认真的人,最后一次比赛时,这辆破桑塔纳已经彻彻底底从一辆快要散架的垃圾,变成了能追风的烈马,除了那个掉漆的外壳,内部所有的改造均已完成。改车你懂不懂?”朱颜问我。

  我窘迫的摇头,脸开始慢慢涨红,幸好朱颜没注意,她继续说:“除了外形没有改动,这车的内部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千匹马力的大众16缸发动机,进气系统、点火系统、排气系统、刹车、底盘、悬挂、轮胎全部都做了更换,就连NOS氮气加速都做了一套。这车现在除了外形依旧破烂,不太符合空气动力学之外,全魔都没有一辆汽车会比它更快!”

  一千匹马力,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NOS氮气加速我无法理解,但好像是很厉害的样子。

  “后来呢?”我问。

  “这辆破桑塔纳从最后一个位置出发,像是流星赶月一样,一辆辆车被它超过,它从最后一个位置出发,超越了一百零三辆车,超越领头第一的内环十三郎,仅仅用了四分钟,而九分二十七秒后它已经回到了南浦大桥,围观的人们就像是哑巴了一样鸦雀无声看着这辆创造了奇迹的车,这辆三千块的桑塔纳车从那天起被人称为紫电,紫红色锈迹斑斑,却快似闪电。”

  “这赌资收的顺利么?一百零三辆车他怎么开回去,那帮‘枪毙句’能老老实实的交出来?”

  “这场比赛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内环十三郎第二个冲过终点的时候,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狂妄,他把自己的车钥匙放在紫电的引擎盖上,他泪流满面看着显示九分二十七秒的红色计时器,但是他输的心服口服。魔都从此没有了内环十三郎,而开始流传一辆车的传说,紫色的闪电,紫电。没有人能看清头盔里羯蚁的长相,所以这个神秘的车手被湮没在了人们的记忆里,被记住的只有那辆车。七七领着头交出了他牌照五个七的跑车,偶有几个不够豪富不舍得的家伙则被七七领着一群人一通暴打,103把车钥匙铺满了紫电的引擎盖。”朱颜幽幽的说。

  “这第八场不仅赢回了输掉的一亿两千七百五十万,还赢了一百零三辆超级跑车,魔都魅影竞标赛从此落下帷幕,没有人试图超越九分二十七秒这个纪录,那是人们无法逾越过去的高山,地下赛车圈也开始缩水,魔都的夜也因此安静了许多。”朱颜说。

  这就是六道的开路羯蚁……我开始喜欢上这个死蚂蚁,这才是条汉子,一个真正的爷们,在赛道上,永远无法战胜的对手!输也让你输得心服口服的开路羯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