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包间内的空气像是凝固住,我则惊魂未定,坐立不安,要说这世间有那长寿的老人,活个一百二三十岁,少则少矣,却也是有的。可是眼前这中年男子没有丝毫老态龙钟的样子,除了那黑眼圈,岁月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我看看已经发黄的照片,再看看丝瓜,我实在是难以置信,难不成?这是电脑修改过的照片?那网路蜘蛛是完全有这本事做的天衣无缝的!又会不会是史家的父辈?就算是血脉传承也不至于像到这个地步吧……就连左眼上方一粒米粒大小的痣也是一模一样!我脑子飞速的在寻找合理的解释,又逐一的慢慢否定,今天的惊吓可比昨天那胡鹏又要来的更为猛烈了。

  今天屈指算来,先是抓奸、后是锯颅、继而参观了人体器官博物馆、蜡像馆、听了段力挽狂澜的S级杀手故事,然后就是老乌贼与开路羯蚁的赛车豪赌,这临了临了,居然又冒出个不会老不会死的怪胎……我的目光紧紧盯住了眼前这个看着四十都不到的“老人”,我简直想用放大镜来研究一下。

  “你是不是想用放大镜来研究研究?”丝瓜挟了一个虾仁往嘴里送,多智蛇信,名不虚传,猜了个正着。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肚子里千头万绪,连怎么开口都忘记了,我只好去摸那酒杯。

  “要说这人哪,活得太长并不是什么好事,有无数的人走在了你的前头,而记忆渐渐就像这照片一样的褪色发黄,我这一生有过很多朋友,也有很多敌人,他们都死在了我的前头,有些人就连名字也不再记得……”丝瓜拿起酒杯一饮而尽,他转头看我:“我可是干了!”这当口还计较谁喝的多,谁喝的少了,你一百多岁的人了,我无可奈何的干了一杯。酒确是好酒,就像一根线一般一直暖到胃里,嘴里有异香荡漾,醇厚悠长,这老家伙今天倒是大方。

  “满上满上,我知道你肚子里有很多问题,莫要着急,这酒要一口一口喝,这事得一件一件说。”丝瓜不紧不慢的给我倒酒,趁他倒酒这功夫,我又仔细的看了看他的手,完全没有任何苍老的痕迹,他指甲剪的干干净净,皮肤白皙红润在灯光下看着油光水滑。

  “你到底多少岁了?”我决定开门见山。

  “我也说不上来具体多少岁了,因为我是个孤儿,上一代的蛇信在山里捡到的我,我跟他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年,他把这蛇信的位置传给了我,他老人家就不知所踪,云游去了……那是咸丰年间的事吧,正赶上闹太平天国那会,话说回来了,这衣服还是现在的好穿,长袍马褂的动起手来实在是费劲的很,不过现在这食物、空气和水就比不得从前了,天差地别啊,菜刀!”丝瓜拍拍我的肩膀,抒发他怀古的思情,我没空搭他的话茬,我在想我初中课本上的近代史,太平天国起义应该是1851年,这厮难不成一百五十多岁?不对,还得再加上二十年,那就是一百七十几岁?我猛灌了一杯酒,镇定一下自己的情绪。

  “我是个狼孩,野狼喂养长大的孩子,所以不知道老头子捡到我的时候是几岁,这狼群既是我的仇人,又是我的家人,你说奇妙不奇妙。它们杀死了我的双亲,却把我叼回去抚养,我是喝狼奶长大的。记忆是很奇怪的东西,我至今清清楚楚记得见到老蛇信的那一天,那天下着大雨,所以狼群在领地里的一个山洞休憩,老蛇信走进洞窟来的时候,狼群就像是被用蒙汗药放翻了一样,没有一只能够动弹,它们的尿从胯下滴落,整个山洞都弥漫着浓烈的尿骚味。老蛇信穿着双黑布鞋,一领长衫,拿了把油纸伞,慢慢的走到我面前。那时候我不会说话,我本能的感觉到危险,我露出牙齿向他低沉的咆哮,这是狼警告对手的方式,我在告诉他他走错了领地。” 丝瓜的神情有些复杂,狼群里的孩子,不死的怪物,讲述这些过去的记忆,于他不知道是快乐还是痛苦,这样传奇的一生,又究竟是幸运或者是不幸呢?

  “老蛇信蹲下身子,仔细打量我,他的手闪电般的一伸,我就头上脚下的被吊在了空中,他哈哈大笑,他用手拨弄我的小鸡鸡,似乎这是世间最宝贵的东西,从那天起我的命运就被改变了,我从一个茹毛饮血,在山间狼奔豕突的野孩子,成了老蛇信的接班人。喝酒喝酒!干一杯!”丝瓜的眉毛紧皱,我只好又陪他喝了一杯。

  “为什么要选你呢?”我很好奇,一个什么都不会,话也不会说,只知道嗥叫,用爪子伤人的孩子对蛇信来说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老蛇信把我抓回去以后,在附近的青城山找了个道观带着我住了三年,那是苦不堪言的三年,从前在狼群的时候,为了不掉队我要拼了命的在密林间奔跑,被灌木树枝刮的遍体鳞伤,四肢跑的鲜血淋漓,这样算惨了吧,青城山的这三年更惨,他选我是因为我能在狼群中生存下来的坚韧,是因为狼群是最有纪律和等级的动物,更是因为狼群在狩猎中高超的战术和技巧。也因为在狼群中生存下来给了我远超常人的速度、力量与敏捷,以及下杀手时候的心狠手辣,绝不会有一丝半点的心慈手软,这道德本就是可有可无之物。这样的话,他对我的训练有了更高的起点,我是他选中要继承他蛇信位置的人。”丝瓜脸色渐渐凝重,显然这三年让他痛不欲生,我则想到了我未来的三年,以及老乌贼挂在嘴里的全套菜单,我有非常不好的预感……

  “这三年里,我每一天都在试图逃跑,我甚至有一次成功的跑出了五百公里,我想,这回你可抓不到我了吧,我躺在林间的落叶里放肆的打滚,随后高高兴兴的入睡,醒来的时候,我居然又回到了那座道观。他每天都要用奇怪的药水泡我,想着法子的揍我,学说话口音不标准,揍!蹲在椅子上吃饭,揍!躺院子地上晒太阳,揍!吃饭不用筷子,揍!翘起一条腿撒尿,揍!爱光着身子,揍!偷吃厨房的生肉,揍!不直着腰走路,揍!就这样一路揍下来,三年,一开始每天要挨他三五顿揍,揍的我一点脾气都没有了,我也试过要杀了他,我打闷棍,从山里摘毒蘑菇给他汤里下毒,趁他睡觉用菜刀剁他的脖子,我当然没有成功,打闷棍的下场是我被打晕,汤里的毒他毫发无伤,用菜刀剁脖子,他两根手指突然就夹住菜刀,我连拔也拔不出来,要知道我那时候的力气可不比你现在小。领路蛇信,从来不是易与之辈,我这倒不是夸我自己啊,呵呵!”丝瓜嘴上的苦不堪言,脸上却带着笑,显然他很怀念那段日子,跟老蛇信在一起的日子,每天想着杀了他的日子。

  “这么揍渐渐就把我揍回成了人,他开始教我读书、识字、练武,二十年时间,他陪着我走了二十年的江湖路,我成了六道的领路蛇信,他则飘然离去,这副担子,一挑就挑了一百多年,一百多年哪,菜刀!”老怪物的情绪有些激动,

  “你究竟为什么能够这样不老不死?”我郑重其事的问。

  “呵呵,这世界上不老不死的又岂止是我一个,渡者六道传承两千余年,蛇信只有十三个,这第一个蛇信据说是荆轲的女儿,她创造了渡者六道,也传下了蛇信的功法,我这武功叫做冰龙雪月锥,因她是个女儿身,所以这功法于延长寿命,保持容颜也有助益。”丝瓜说。

  他伸出一根手指,伸进他的酒杯里,就有白雾蒸腾开来,那酒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结冰,玻璃杯被冻得咔嚓裂开,丝瓜笑了笑,他拿起那冰块递到我面前:“要不要尝尝?这冻茅台可是一般人尝不到的美味,酒精要结冰在现实环境中很难做到,冰点要零下一百一十七点三度。我这武功正是藏在魔都的那个老不死的克星!”

  这老不死显然指的是力挽狂澜保了魔都平安的无名S级杀手,我惊骇的张大嘴巴,丝瓜,房产中介,六道的蛇信,活了一百多年的怪物,可匹敌S级杀手的实力,我这到底是在做梦,还是这个世界发了疯?

  ===========================================================================
  看帖顶帖,举手之劳,谢谢大家了,楼主重感冒了,鼻涕都趟在键盘上了,旁边纸巾堆成山,今天真是拼了命码出来的,明天告假一天,大家见谅,周末我是不码字的,所以又要周一见了,给我几天时间好好考虑下故事的结构和设定,以及人物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