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很多年以后,我依然记得当晚结账时服务员的那张脸,穿着宫装的姑娘捧着账单微笑着走进来,看到那张椅子,立时急的一屁股坐在地毯上大哭,知道的是我们弄坏了红木椅子,不知道的以为她怀了丝瓜的孩子,却惨遭抛弃……我颇是幸灾乐祸的袖手旁观,杀人无算的老怪物,一时也没了方向,他走上去好生劝慰的时候,姑娘的妆已经花的七零八落,假睫毛被泪水冲的一半还粘着,一半已经脱落,像是旧日店家门前挂着的幌子,摇摇欲坠。黑色的眼影像是两道瀑布倒挂下来,颇为凄凉。

  她抽噎着说:“你们可不能走,这张椅子就是我一年半的工资,你们也太欺负人了!太缺德了!吃饭就吃饭,你们还弄坏东西,你们缺德不缺德啊!你看给刻的,你们是要写到此一游啊!!!呜呜呜……快来人哪!!!快来人哪!!!”她突然就尖叫起来……这叫声惨厉无比,震耳欲聋,天花的灰都被震的簌簌掉落。

  这姑娘却也是聪明的很,有大智慧,我要是她的经理一定要提拔她做个领班!她坐在地上大概怕我们跑路,她一把抱住了丝瓜的大腿,就像只考拉一样挂在那里,鼻涕、眼泪、眼影悉数蹭在丝瓜笔挺的西裤上,丝瓜挪了挪腿,那姑娘就跟粘上去了一样,也跟着在地毯上移动。我捂着嘴偷乐,这场景实在是太滑稽了,丝瓜没有胡子,他只好朝我瞪眼睛,要我上去帮忙。我心想,你那么大的能耐,也有这手忙脚乱的时候……我才不管呢,我装作没看见,斜眼去看墙上挂的画,好一幅富贵牡丹图,开的如火如荼,红的奔放,艳的浓烈,也不知是哪位名家的手笔。

  等到西装革履的经理,和身着衙役服饰的保安赶过来的时候,包间里已经是水泄不通,这店的保安真是多,足足一十六个!也是,这么多家当,不怕人偷也怕人抢。这保安招的好,一个个都是一米八几的个子,膀大腰圆,体壮如牛,为首的一个可能是保安的领班,更是一米九十多,像是尊铁塔。姑娘看援兵到了,她松开丝瓜的大腿,梨花带雨的跑向经理。

  “你们可来了,经理,是这两个人弄坏的,不是我噢,您可千万别叫我赔!”带着哭腔说完这句,她刺溜的窜进了人群,保安和经理迅速呈扇形堵住了包间的出口,经理是个中年男子,四十开外,二八开的分头梳的一丝不苟,涂了许多发蜡,锃光瓦亮的反着光!白白嫩嫩的一副小模样,保养的很不错。他现在的脸色有些发青,像清明时节的青团。他还没开口,丝瓜去拿了块餐巾在擦裤子上的鼻涕,擦完,把餐巾往地上一扔,丝瓜微笑着先开了口:“怎么着,这是要群殴?我倒是不怕这个!”

  经理的脸益发的青紫起来,他气的浑身都在颤抖,他指着那张椅子,手就像是打摆子一样的颤,他的眼神凶恶如豺,十六个保安给了他莫大的胆气,他说:“先给我揍,揍完再让他们赔!”

  我心里乐的跟墙上的牡丹一样如火如荼,跟一个S级的老怪物挑衅,这真是就着砒霜喝小酒,自嫌命长!不知道马王爷长了三只眼,你小子且等着吃苦头吧。虽说丝瓜弄坏了椅子是他理亏,这上来先揍一顿可也太过霸道,这店大欺客的老话却也有理。动起手来才好,我也好趁机见识一下这S级的出手,这可是开眼界的大好良机。今天听朱颜讲那无名的S级杀手的录像已经让我热血澎湃、心驰神往了,没想到居然运气这么好,现在能看直播!我往房间里面倒退了两步,躲在丝瓜身后。

  丝瓜往那不丁不八的一站,跟一群一米八几的保安比起来,他显得有些瘦小、单薄,他的身体笔直的像是一柄长枪,又像是钉进了地里的旗杆,他从容不迫,稳如泰山!只见他气定神闲的说:“我肯定赔钱,这架一定要打么?”

  那经理冷笑起来,他像是看见了小绵羊的大灰狼一般狞笑着说:“你倒是想不赔,你走得了么你!”话音才落,丝瓜懒洋洋的十指交叉起来,胳膊朝天伸了个懒腰,他扭动了两下脖子,我站在他背后听到了两声咔咔清脆的骨节响,他双掌掌心正对着天花,就在那一瞬,突然就听到啪啪啪啪的脆响,简直就像放爆竹一般,天花板上灯泡同时炸裂,我眼前一黑,已经看不见丝瓜,又听到“砰”的一声!似乎是关门的声音,这时就连走廊里的灯光也消失不见,包间已经成了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室,只有门缝下面透着一丝微小的光亮。


  耳边风声大作,就像是包间里刮起了龙卷风,不时有人发出哎哎的惨嚎,这惨嚎很是奇怪,似乎只能发出半截,那嚎叫就像是被抹布闷在深井里,那个哟死活发不出来,然后就是一连串的骨节脆响,绵密的像是雨滴敲打着窗台。跟着就是“砰”的沉闷一声,像是面布口袋摔在地面上的声音,这“砰”连响一十七下,包间里终于安静下来。

  这丝瓜不是大开杀戒了吧,这经理虽有点仗势欺人,可也罪不至死啊,唯一让我感到安慰的是,室内的温度没有明显下降,很显然老怪物没有施展他那冰龙雪月椎。

  我完全看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眯缝着眼睛,脖子里有灯泡碎裂的玻璃碎片,扎的我有些生疼。我又往后退了两步,身体贴住墙壁,这样不容易误伤,要是被丝瓜误伤这么一下,我不死也得在床上躺上半年。既然不用我帮忙,那我就保护好自己就是了。我正把衣服拎起来,抖掉玻璃碎片,就听到“叮”的一声,眼前已是有了亮光。

  那是一只展翅翱翔的古铜色雄鹰,底色却是银色的Zippo打火机,摇曳的红色火苗下,丝瓜那张脸渐渐清晰,他微笑着说,:“菜刀,去开门。”我走过去开门的时候,被绊了一下,似乎地毯上躺着人。我磕磕绊绊的到了门口,打开房门,回身一看,倒抽了一口凉气。走廊的灯光照进包间,我的影子拉的老长,在我的影子里是一座人山。
  =========================================================================
  一会还有没有呢???大家猜一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