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十六个膀大腰圆的保安叠成了一座人山,山顶上是那个服务员姑娘,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嘴巴大张着,眼睛瞪的像是刚刚遭到了非礼,她喊不出声音来,因为她的下巴已经脱臼,我这才注意到,他们为何无法动弹,人山高处的胳膊与大腿已经悬空,它们都郎当着,不住晃动,就像是钟摆,这些胳膊和大腿都已经脱臼,丧失了功能。在最底下的是那个经理,他的头从一个硕大的屁股底下露了出来,有些像生养娃娃的场景,他已经进气少,出气多,原本白嫩的脸已经紫的发黑。

  丝瓜啪一声熄灭火机,他说:“这东西不错,归你了。”他把打火机扔给我,估计是刚刚从经理身上顺来的,这东西二战时候出的名,是美国大兵的随身物品,防风防水,又经久耐用。据说还曾有因它挡住了子弹而幸存的士兵。我有些如获至宝,让我买我是肯定买不起的,便宜的几百块一个,贵的几千元。

  丝瓜蹲下去,轻轻拍了拍经理那张紫的跟茄子一样的脸,他轻声问:“我走得了么?”那经理无法说话,他拼命的急速眨动双眼,看这意思是,能!能!能!然后突然就听见噗的一声,不知道哪个孙子被压的放了一个屁,我和丝瓜掩着鼻子倒退了三步,十八个动不了的人则一齐露出了扭曲不堪的表情,这屁是极臭的,极辣的,也不知道头一天吃的什么东西,效果就跟催泪瓦斯似的,众人纷纷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我则迅速闭上了呼吸。

  待得这臭气消散,丝瓜上去将这帮人恢复原状,每拉起一个人,那经理的脸色就好了一分,由紫渐渐转白。丝瓜就像是在农地里薅菜,又像是在流水线上给玩偶装上四肢,他先将那姑娘的下巴“卡”的一声合上,薅着她的领子将她站起来,就像是拎着一根稻草,他的食指比在他的嘴唇上,他轻轻的说:“嘘……”

  姑娘已经吓傻,忙不迭的点头,丝瓜对她倒还算怜香惜玉,没有卸她的胳膊和大腿,她躲到墙角站在那里发抖,还搞不清楚到底什么状况,丝瓜依样画葫芦,一个个薅起来,顺便还替他们的关节复位,由于这关节复位是很痛苦的,所以丝瓜把这下巴放在最后,包间里才没有上演起鬼哭狼嚎的戏码,但这一十七个男人先后疼的痛哭流涕的场景也还是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这种哭泣却又比宝庆殡仪馆里葬礼时的有些不肖子孙虚与委蛇的哭泣要来的真实和深刻!

  十七条大汉像泥塑木胎一样站在包间里,既不敢动,更不敢说话。最后那经理,擦干了眼泪,这人倒也有急智,不愧是当经理的。他跳着脚拍着屁股大骂起来:“操你妈,刚刚哪个龟孙放的屁!老子日你个先人板板!”这位是个四川人……

  丝瓜笑了笑,捡起地上的账单看了看,我也凑过去看,这顿饭造掉七千多块,我三个半月的生活费,我一阵心疼加肉疼,那经理却凑过来,他堆着笑,搓着手对丝瓜说:“大哥,误会啊,这椅子还是麻烦您赔一下,不然我们是没关系的,这小姑娘就倒了霉了,您大人大量,不要跟我们计较,也肯定不会让小姑娘吃这冤枉,对吧?”

  说话间,变故突起,我完全没有看清楚丝瓜如何动作,他已经闪电般的出手,待得我看清楚,已经“砰”的一声巨响,丝瓜已经变换了一个非常标准的侧踹姿势,不远处的墙根,那个一米九几的保安领班一团烂泥的瘫在那里,他手里抓着根黑色警棍,这孙子大概趁我们背对他想上来打闷棍。血从他的嘴里不断溢出来,这一脚虽然是手下留了情,怕是也踢断了他好几根肋骨。丝瓜的脚慢慢放下,他冷笑着说:“这可是你自找的!”

  丝瓜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了三万,拍在桌子上,想了想,又摸出一万来扔在那保安领班身上,然后拉着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饭店,在饭店门口分手时,他对我说:“保重,估计要有一段日子不见了,活着!”他重重的捏了捏我的肩膀,这既像是朋友的道别,又像是长辈的勉励,我用力的点了点头。

  我目送他打车离开,然后开动一百二十一路车,当我跑回到白洋弄弄堂口的时候,发现了异样,今天人们没有下棋,他们在弄堂口围成了一个圈,他们嘟囔着:“哎,换一只歌唱唱,唱一晚上了,腻了!”圈内传来熟悉的旋律,那只--不会说话的爱情,我挤进人群,果然是他,他原本低着头,却像是有预感般突然抬头,他没有任何表情的看着我,瞳孔里一片死灰,连着两天,我都遇见这个叫做灰的杀手,他莫不是来杀我?我手心和后背全是冷汗。

  就在他看见我的那一刻,他拿出琴盒,把那把旧吉他放好,他俯身的时候,那个金属拨片垂在他脖子下面,来回摇摆,路灯下那拨片寒光闪闪,我想到这拨片插在女烟鬼颅骨以及肋骨上的时候,看他已经收摊,周边的人渐渐散去,弄堂口只剩下我和他。
  ===========================================================================
  看帖顶帖,举手之劳,点灯熬油的码,又没有稿酬,就图个热闹了,大家帮着顶,就是对楼主的认可,觉得这书写的不错,让更多人分享,能坚持到今天,全靠的是大家,不然真的坚持不下来,谢谢大家,鞠躬,书友群:186561014